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3园中遇3
    这不是他自己发出的热量,而是因为怀里的小姑娘太紧张了,硬揪着他胸前的薄衫不放手,弄得他像是抱了个小太阳一般,热得紧。

    如今他的胸门大开,那层薄薄的里衣根本就没有任何阻挡作用,小姑娘的两只爪子落在上面,那温软的触感与热度直直透入胸膛。

    温明阳的耳尖有些微红,脸上的表情也极其不自在。

    杨星火虽然十分紧张,可她并没有忽略自己手下的颤动,抬头看了一眼自己上方的那张俊脸,无辜地眨了眨眼。

    在察觉到对方的身子微动,想要远离她之时,唇角微勾,下一秒,温明阳便感觉到那两只爪子动了!

    那双白皙细嫩的手似柔弱无骨一般,只轻轻在胸膛上移动,便引得他的身子不自觉地颤动,身下突然涌起一股子邪火来。

    “明阳哥哥,别动。”杨星火见身前人的脸色越发地僵硬了,悄悄踮起脚,把自己的脸依偎在其胸膛之上,感受着耳边跳得越发迅速的声音,笑得得意,“天女节那日,我要你空出一日来陪我”

    温明阳皱了下眉,默不作声,没有一丝答应的意思。

    天女节就在不久后的几日,他一向将时间利用得很好,那日他是有做其他打算,因此并不想陪着小姑娘胡闹。

    这节日在水镇那方并不盛行,也就是京都的人喜欢过,更重要的是,其实这天女节就是另一种意义的七夕节。

    传说中这日天女会显身在凡姐,为心意相通的男女送上祝福。

    在这日里年轻的男女亦或者是夫妻都可以放纵一回,携手同游也是正常的,过了这一日之后,大家都会默契地忘记昨日所做的出格之事。

    当然,是不是真的会"忘却",那就不好说了。

    温明阳正张口想拒绝,怀中的女子却变了脸色,在他的唇上放了一指,瞪了他一眼小声威胁道:“你要是敢不去,那我现在就大喊!”

    那外面的袁善两人并未离去,一直都在外面游荡,找不到温明阳,心头也是焦急得紧。

    杨星火见他蹙眉不做声,眉头一竖,张口就要喊!

    温明阳眼中的危险之色一闪而过,忙腾出手捂住她即将出口的叫喊。

    你去不去?杨星火挑眉。

    温明阳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外面的两人逐渐接近的脚步声。

    “那边好像有声音啊”袁善一边嘀嘀咕咕地说着,一边放慢脚步,警惕地接近温明阳两人所在之地,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好友会躲着他这件事。

    萧岱也莫名觉着,那海棠艳丽之地会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可从那细小的缝隙之中,却忽然瞥见一抹不一样的颜色,顿时心中一凛。

    忙拉着想要继续接近的袁善,“那指不定是什么野猫之类的,你也知道,这地方偏,老跑进些外面的野东西”

    “嘿,那正好”袁善一听说有猫,双目一亮,摩擦着手跃跃欲试,“我去逮一只养着,养好看了,就送回去给雨儿!”

    王雨儿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这点子癖好不算是隐秘,袁善自然也知道。

    说着,也不再佝偻着身子,大大方方地往前踏了一步,可还未等他跨出的第二步,身后的萧岱却又猛得一扯,袁善不察被他的大力拉住,差点摔在他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上。

    正想回头抱怨他两句,却忽然看见萧岱脸上满脸的严肃,眼神微妙地盯着那花丛处。

    袁善心头一乐,“怎的?你还怕猫不成?”

    此刻的萧岱张了张口,神色纠结。

    如今知道那处是谁了,就总觉着有些许杀气渐渐渗透过来。

    萧岱是知道小公主对那新来不久的学子抱了什么心思,也听余夫子笑谈过这件事,这花园里的约定也略有耳闻。

    他毫不怀疑,若是自己现在去打扰了公主的好事,那铁定下次进宫就会吃上一顿鞭子!

    这样一想来,萧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手上拉着袁善的动作越发用力了。

    袁善本也是开个玩笑,见到萧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那笑意也收了回去,安慰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算了。”他还是忍不住嘲笑两句,“没想到我们堂堂萧大才子,居然会怕猫啊!”虽是揶揄,可他到底是考虑了萧岱的感受,不再往前去。

    萧岱嘴皮蠕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低下头装作有些尴尬的样子。

    “也不知道明阳是怎么回事明明夫子们都说是看见他进来的,怎的就找遍了也没人?”袁善有些疑惑地抱怨了两句,随后便不再纠结,与萧岱并肩离去。

    走之前萧岱还往那海棠处抻着脖子望了一眼,见那处果然有两个人影,又收到小公主杀人一般的目光,心头一激灵。

    “诶,你看什么呢?”袁善说了半晌话发现身旁的人没有反应,便想回头看看自己背后到底有什么。

    萧岱见此,连忙把住他的头,哭丧着脸,“袁大哥!我是真怕啊!咱们快走,快走”

    他一直捧着袁善的脸,不准他回过头去,可脚下的步子却毫无暂停的意思。

    “一发嗨窝”袁善口齿不清地说着,那双手挥舞着给了萧岱好几下,余光却看见了几片青色,那让他更激动了。

    萧岱见他发现端倪,咬牙忍着手上的疼痛,愣是拖着袁善以极其怪异的姿势强行拖了他出去。

    两人走之后,温明阳立即从原地跳开来,没好气地瞪了杨星火一眼,将自己的腰带扯回来。

    不一会儿,那个翩翩公子就又恢复了原样,只是脸色不似来时的好看。

    “你以为这就完了?”小公主略带笑意地仰着头,嘴角露出的两颗小虎牙让她散发着些邪恶的气息。

    “邢姑娘还想如何?”温明阳微眯双眸,嘲讽道,“遇见姑娘这种如饥似渴的女子,也是明阳倒了霉。”

    语毕,便忍着心中的不爽准备转身离去。

    杨星火听他语出不善也不生气,只懒懒道:“你要是敢踏出这院门,我就去马上扯坏自己的衣服跑出去。”

    行动中的男子脚步一顿,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邢姑娘觉着,是你女儿家吃亏,还是在下吃亏?”

    温明阳有些不懂这姑娘的脑子,这种事情闹出去,那她的名声不就全毁了?她这是在拿自己的名声威胁他?

    杨星火笑得开心,盯着眼前的男子似看一只在劫难逃的猎物一般,“我有什么吃亏的?反正我的目标也是让你娶我,这不过是将时间提早了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