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母女之结1
    杨星火一边朝着自己的向阳居踱着步子,一边好心情地啃了一口手上的蜜桃,感受到嘴里的香甜气息滑下喉咙之后,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想到不久前花园里吃瘪的男人,双眸眯起,笑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一般。

    “公主!您终于回来了!”

    她才刚一踏进房门,便听见自己的哭包小侍女杀猪般的尖叫声。

    这幅场景几乎每日都会上演一番,杨星火无所谓地咽下了口中的最后一口桃肉,而后对着那边捻着裙角小跑过来的矮萝卜挑挑眉。

    不过虽然平日里金子也咋咋呼呼的,可今日似乎格外焦急,难道是出什么事儿了。

    如此想着,她先帮着扑过来的矮萝卜稳住身形,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您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停下脚步的金子那张圆乎乎的肉脸有些微红,嘴里有些奇怪地问道。

    杨星火的双手还放在她肩膀上面,正想张口搪塞自己的小侍女两句,便见那肉呼呼的矮萝卜忽然跳了起来,反抓住眼前公主的双臂,急吼吼道:“公主!您快去梳洗一下换套衣服!贵妃娘娘来了!”

    “母妃?”她有些惊讶,但却并未跟着金子的脚步走。

    “对,贵妃娘娘已经在殿中坐了好一会儿了!”金子走了两步,见自己主子没有跟上来,忙转过身去扯她,“娘娘看着脸色不太好,您快跟金子去换身衣服去,不然娘娘一会儿看了还得生气!”

    金子难得地除了哭想干点正经事,可她主子却并没有领情的打算。

    杨星火不耐地甩开金子的手,仰着头不雅地翻了白眼,“她来便来了,我换什么衣服?我这衣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见主子的倔脾气上来了,金子也急了,那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眼见着就要掉下来了。

    “您看您,老是这么任性!娘娘好不容易来一回!您好好讨娘娘欢心,那娘娘指定会多来看您的!”说罢,金子便要来拉杨星火的手。

    可这会儿杨星火心头的火气也上来了,脚步一错便躲开来,眉头皱起,冷笑了一声,“你别忙乎了,上次我换身衣服不一样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做什么废那力气?”

    说罢,她也不再理自己眼泪啪嗒啪嗒掉的侍女,直接背着手朝着那殿内走去,适才脸上洋溢的笑意也不见了踪影,那双眸子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殿门,里面满是嘲讽。

    啧,好不容易来得好心情,又得糟蹋了。

    杨星火还未曾踏进自己那殿门,脚边便响起“啪”的一声,霎时,那双墨色的靴子便染上了些茶水的痕迹,她微眯了眸子,抬头看着那首位的人,满脸的不虞。

    “还不滚过来跪下!”

    余贵妃呵斥道,那张对外一直温和有礼的容颜,在对着自己生出来的小公主时,却满是刻薄与怒容。

    杨星火扯着嘴角笑了笑,却并未依照对方的话去做,反而嫌弃地蹬了蹬靴子上的水渍,施施然走到房间中的一处坐下。

    “今个儿是什么样的大风?竟然把母妃给吹到我这残破的向阳居来了?”她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抬头看着那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座上的怒容,眼中满是讥讽,“怎的?母妃今日的汤水煲完了?”

    余贵妃闻言,脸上有一瞬间的难堪,而后却手指着不远处的公主,厉声道:“本宫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你修得礼仪妇容都识到哪里去了身为一国公主,整天就知道无所事事地闲逛,没有一点公主的自觉,连件衣服都穿不好!你身上穿的这是什么东西?”

    她一拍手,斥道:“来人!把公主给本宫带下去!把她这身衣服给我扒下来!好好教教她怎么穿衣!”

    那旁边站着的老宫女听此,犹豫了一瞬。

    她在这宫里的时间长,贵妃和公主之间的斗争也是见了许多回,公主除了小时候拧不过贵妃以外,这长大了还没见着她在娘娘手中吃过什么亏

    老宫女想着,心里微微苦涩,见主子瞪眼而来,也只有硬着头皮上去了。

    “啪!”一声鞭响落地,杨星火微微抬起头,睨着那上座雍容贵气的贵妃娘娘没有一丝的畏惧,反而竖着眉道:“我看谁敢!”

    此言一出,那两宫女立即止住了步子,头回不安地看向身后的主子。

    余贵妃见此气得忍不住站起身来,指着那下面桀骜不驯的女儿,浑身都在发抖,“你你”

    “你还真是反了天了!身为公主,竟敢顶撞自己的母妃?!”

    房间里面压抑得紧,金子偷偷摸摸地从门外摸了进来,低着头躲在小角落里,紧张地捏着自己的手指,看着站在殿中浑身都是刺的主子,眼中尽是担心。

    公主她心里悄悄念叨着。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母妃来我这儿干什么?”杨星火不耐地甩了一下手上的鞭子,那桌上的茶杯应声而倒,掉在地上又是一片脆响。

    公主又浪费

    看着那摔在地上成为碎片的名贵茶具,金子纠结地咬唇,心里疼得直冒血。

    余贵妃见女儿的样子,眼中又不由得浮现出几分旧人的影子,脸上表情变换,眼中时不时闪过些心虚,还有愤恨。

    她强行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冷眼看着不远处的小公主,“本宫听你二叔公说,你最近在南都学舍因为一个学子闹得沸沸扬扬?”

    “您放心,他们都不知道我是您的女儿,丢脸不会丢到您这里。”杨星火嘲讽道,不屑地偏头。

    余贵妃听此心里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一根绵刺又进心头,那双保养十分细嫩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攥成了拳头。

    “你身为公主,要随时铭记身为皇室子弟的责任!你的婚事必须得你父皇开口做主,不可总在外胡闹成性!你二叔公说,那学子并非京都人士,父母也只是乡下巴人,此后,你就不要再与他见面!”余贵妃僵着脸说道,面上全无一丝表情。

    杨星火的二叔公便是南都学舍的余老夫子,她心里敬佩余夫子,所以在余夫子面前,她的脾气也会不由地收敛几分。

    她深知自己二叔公的为人,把南都学舍的事告诉自己母妃还有可能,但这原话定不可能是这样的。

    况且,如今那香粉公子还算得上是余夫子的得意门生,夸都来不及,怎还会如此贬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