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母女之结2
    她嗤笑一声,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似乎一脸正气的上座女人,虽未开口,却已经表明了对刚刚其一番话的不屑。

    余贵妃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她当然知道余夫子的原话是什么,但她是不可能将这些说出来的,又经受着如此眼光,心头的火又瞬间燃起,张口便要怒骂。

    可杨星火的反应却比她更快,似悠闲地抛了一下手上的鞭子,冷笑了一声,“我的婚事如何,不牢母妃操心,您只需要知道,我!平安公主!未来的驸马,是不可能在你余家诞生的!”

    殿内瞬间沉静了下俩,下人们听此,皆装作眼瞎耳聋一般地低下头,放缓呼吸,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而惊扰到殿内的剑拔弩张的母女。

    余贵妃的脸色有些苍白,但那双美目却锐利地射向站立无所畏惧的小公主。

    如今的后宫之中,后妃就只有余贵妃一人,民间多有传说当今的天子与贵妃琴瑟和鸣,任弱水三千却只取一瓢饮,似美谈,如神仙眷侣。

    可这些,都是假象而已!

    这其中的虚伪与苦楚,就只有余贵妃一人能尝,索性最尊贵的天子并没有因为外面的流言而问罪与她,虽对她无情无义,却也留了尊严所在。

    余贵妃原名余娆,为右相余中的嫡女。

    许多年前起义之时,还不是右相的余中投靠了杨君昊所在的一方。

    余娆和寇香曾也算是好友,但因为她是从小被家中人以贵女之姿教导,所以两人之间关系虽好,但却并不常在一处。

    当年,若寇香被称为混世魔王,那余娆便是她极端的反面,小小年纪便被称之为贵女的典范。

    后来,偶有一次,杨君昊上余家来接回调皮晚归的小师妹,在那大门之前,余娆见着了自己一生的劫难,一眼倾心,便这样陷了进去。

    之后的余娆却似变了一个人似的,从足不出户的大家小姐,渐渐地性子也野了去,非得跟着寇香出门去玩闹,但其实她的目的,也不过是想多看两眼那俊俏的少年罢了。

    余娆有着姣好的容貌,窈窕的身段,年纪虽小,却也落得美丽,在外许多男子偷窥于她的同时,她却在垂帘那笑得开朗的少年回头一眼。

    可杨君昊那时候一颗心早就系在他小师妹的身上,根本就没多看那女子一眼,行为举止上也是礼貌生疏得紧。

    余娆心有不甘,想着凭什么自己从小辛苦习得各种礼仪,控制自己的情绪,出落得美丽大方,到最后却比不上一个四处玩闹,毫无半点女子姿态的野丫头?

    这之后,她对寇香的态度就奇怪了起来,时不时地装作说错话,或者不小心地给对方下绊子,因她长了一张柔弱良善的脸,寇香与杨君昊也没发现她渐渐变质的心思,这让余娆更加地肆无忌惮了。

    但她还未来得及干点别的,战事便起。

    原本余中在那场战役中想要投靠的是实力强盛的五皇子,但余娆在其中又哭又闹,还架着剑在脖子上,逼着她爹带她去找了杨君昊的队伍。

    在行军的队伍中,余中文不能与寇太傅相较,武比不上英勇的朱老将军,本身的能力并未得到施展,让他心中不虞,但也聪明地并未表现出什么,反而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当时的时态紧张,寇太傅一群人也没办法顾及到余中的心思。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余娆在战时和寇香一样,被留在了后方,但却日日思念着前线的儿郎。

    那时候寇香的心思不宁,她似有察觉一般,每日都觉得心烦意乱。

    余娆抓住了那次的机会,怂恿了寇香装作小兵上去前线,虽说得一番大道理,但实际上她心里恨毒了对方,巴不得其在战场上死无全尸。

    寇香虽然调皮妄为,但心里对于大事上却也拎得清楚,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捣乱,什么该乖乖听话。

    余娆的嘴皮子利索,说起蛊惑话来也是一把好手,正处于焦头烂额的寇香最后糊里糊涂地就收拾东西奔去了前线,就算后来清醒了过来,也没好意思再食言回去了。

    再之后,杨君昊虽然赢了帝位,却面临着众叛亲离。

    师傅与他决裂,师妹对他避而不见,小师妹生死不知,那段时间他过得凄惨,每日晚上独自坐在偌大的宫殿里饮酒,醉得人事不省,但到了早朝时间,却又强撑着处理政务。

    余娆对此,看在眼里,疼在心底。

    她装作是对天子斥责的模样,又借着说是要看看丢了自己好友的人渣是如何堕落的理由,强行留在了宫中。

    杨君昊一直觉着余娆与自己小师妹是一对好友,因为心里愧疚,所以也默许了余娆的做法。

    后有一晚,余娆借着思念好友的理由,拿着一壶兑了强效催情药的酒去找了已经喝得烂醉的杨君昊。

    那一晚,**一度。

    那催情散的药效之烈,还有些致幻之能,余娆下的分量足以让一个冷情的男人疯狂。况且杨君昊本就处于醉酒状态,意识模糊之中还当是自己小师妹回来了,更是欣喜若狂。

    清醒之后,他只需一闻那酒壶的味道,便知自己这是中了算计,怒不可遏,当场翻脸走人,之后任由余娆如何求见,如何坦白自己的心迹都无济于事,杨君昊不想再见她。

    新帝继位,后宫空乏,群臣们复议请求年轻的帝王纳妃以充盈后宫,为皇家开枝散叶。

    然杨君昊的心里一直记挂着寇香,对这些臣子们的要求烦不胜烦,可他一日不选妃,这些臣子就一直奏请。

    他是开国帝王,权力之大,这朝廷几乎算得上是他的一言堂,臣子们不敢逼迫,但暗地里却一直耍些小动作,让他更烦闷了。

    余娆一直住在宫中,下人们也势力,知道这余姑娘在宫里不得帝王待见,所以明里暗里给她小鞋穿。

    她作为京中贵女,怎受得了这些,后来她父亲给送信来,让她去找天子谈条件,说她愿意做那挡箭牌,为天子挡下群臣之口。

    此时余娆正处于落魄期,最后也只能拼此一博。

    她想的计划倒也美丽,可实际上杨君昊压根儿就没给她接近的机会,最后在绝望之下,她竟也喊出自己怀孕的假信。

    借着如此借口,才终于见到了威严的帝王,两人达成了条件。

    可余娆本是情急之下才喊出自己怀孕的假消息,但上天垂怜于她,这假消息居然成真!她真的怀孕了。

    后来,杨君昊看在未出世的孩子面儿上,也给了她一个贵妃的封号。

    因她又有了身孕,所以朝堂之上诸位臣子也暂且不再提及充盈后宫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