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0明月少女心3
    他身后的几个人都立在原地,看着前面散发着压抑气息的背影吞了吞口水。

    “你不用再来了,明月是不会出来的。”温明珠虽然神色温和,但嘴里吐出地却是斩钉截铁的话,若仔细看去,那双美目里面是半分笑意都没有,隐隐还带着嘲讽与不耐。

    “温姑娘,求您了,再让我见明月一面吧,我们是真心喜欢彼此”

    说话的人一身白服,腰间别着折扇,生得高大却又有些瘦弱,那张脸端是长得俊俏,风光霁月,白玉冠与白袍更是衬得他身姿潇洒,只一笑,怕是得引了多少姑娘倾心。

    如今这公子满目的哀求,唇色有些苍白的模样,更是让人心生不忍,但这不忍的人群中,显然没有温明珠。

    “姑娘,冷琴心知自己身份低微,但一颗心却是真挚,求姑娘网开一面,让我与明月相”

    “玉哥哥!”冷琴的真心表白还未说完,温明珠抬眸一见着那熟悉的人影,立马避开眼前说话的人,提着裙角就奔了过去。

    少女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阳光照射下的那张脸熠熠发光,鲜活得让人嫉妒。

    叶玉珩见此,脸上的表情软和了下来,眼中满是柔色,原本身边的真空地带也立马多了行人。

    温明珠拉着眼前人的手,眼眶有些微红,这会儿人多,她也不好做些什么,只得微低着头,领着人进屋。

    冷琴见没有理他,脸上隐晦地闪过难堪与不甘,不过瞬时,又变回了那痴情人的模样,“姑娘”他急急地叫住即将要走的人。

    温明珠顿了顿,还未回头说话,便见着身边人面无表情地看了冷琴一眼,那刺骨的冰冷让后者脸色僵硬。

    “冷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你能骗得了明月却瞒不过我们,明月年纪小,心思单纯又不诸世事,以往的事我们不与你计较已经算给你面子。”往日一向温和的少女此刻脸上隐带着怒容,说起小妹时那眼神已经隐带了些杀气,“若是你再纠缠不休,那就别怪我这做姐姐的翻脸不认人了,你也知道,我如今还是未来的叶夫人不是?”

    冷琴咬咬牙,刚要硬着头皮在几束森寒的目光中反驳,却又见那不远处的少女笑着指了指身边的人。

    “忘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夫,叶大公子。”

    叶玉珩听此并未有自我介绍的意思,只是满脸宠溺地看着身旁的女子,似不经意地动了一下手上那把大刀。

    微弱的响动之声却惊得冷琴惊骇地后退一步,此时那门口处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朱轶和几个暗卫也都悄无声息地走近,那身上散发的阵阵杀意让冷琴的身子僵硬地立在远处,牙齿止不住地打颤。

    没有一个人的目光是朝向他的,可冷琴心中的恐惧却按捺不住,“姑姑娘冷某下次再来拜访”他强按着自己逃跑的冲动,扯着嘴角挤出笑容,随后便狼狈地离去。

    温明珠面无表情地往冷琴走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是谁?”叶玉珩不满道,硬是掰过眼前人的脸,让她的目光集聚到自己身上,语中的醋意十分明显。

    “一个麻烦的人。”温明珠翻了个白眼拍下他的手,撇了一眼他手上的刀,“怎么?你还拿着干嘛?等着见血不成?”说着,便不理他,径直往后院的方向去了

    叶玉珩挑眉,回头顺手将那大刀插进叶幺的刀鞘中,顺从地跟着。

    朱轶啧啧两声,没想到这叶大哥还未成亲呢,就成了一副妻管严的模样?且发现未来嫂子没有认出自己来,心头有些小失望。

    后院里热闹得很,院子中间支起了遮阳布,那大片的阴凉地下面摆了张桌子。

    “姑爷你们回来了?”顾小双胸前拿着一个装满菜叶的木盆,摸了把脸上的汗,十分热情地与院子里进来的人打招呼。

    暗卫们对视了一眼,没有人招呼他们,便自觉地去了仓库,帮着搬些桌椅。

    “小丫头呢?”这院子里所有人有条不紊地继续着自己手中的事,叶玉珩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往日里哪回那丫头不得闹翻天?

    “被关禁闭了。”温明珠指指那禁闭的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门,淡淡地说道。

    身旁人闻言都有些惊讶,别看温家人表面上老管着那小姑娘,可实际上却是宠得没边了,连叶玉珩都因为欺负她被老丈人整了不知道多少回。

    “跟刚刚的人有关?”俊美的男人挑眉,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温明珠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惆怅,“对,一会儿吃完饭再说吧。”

    “雨儿在哪儿呢?”王进环顾了一周,没有见着妹妹,心下有些奇怪。

    “回去换衣服去了。”温明珠笑笑,“她原的是想亲手给你做一道菜,可没想到差点烧了厨房,被我娘给轰出去了,一会儿估摸着就该回来了。”

    若不是厨房遭了彤霞仙子的一番苦难,这会儿众人回来该直接上桌吃饭了。

    王雨儿也是起了兴头,可没想到实在是天赋有限,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不说,那菜也跟黑炭似的,根本就不能吃。

    王进好笑地摇头,嘴里说着妹妹不懂事,可那双眼睛里面却尽是喜悦与柔和。

    “她啊,就是等着人伺候的命。”想起好友那副花猫的样子,温明珠捂着嘴笑得直抽抽。

    几人正说着话的时间,王雨儿就回来了,一撩开幕帘看见自家哥哥,那双眼睛噌地一下就亮了起来。

    “哥!”她提着裙角飞奔,一把扑到不远处哥哥的怀中,环住他的腰蹭着。

    淡紫色的衣裙飞扬,腰间的银铃发出悦耳的脆响,少女抬眸那一刻,湿漉漉的双眼让上方的人眼底闪过一丝猩红,可最后他也只是手上的动作紧了紧,宠溺地刮了下怀中人的鼻子,“都这么大了还撒娇呢?”

    “咳!”

    王雨儿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见后面一声轻咳。

    两人松开来,王进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对着来人行礼,“舅舅。”

    来人是王远,高大威严的身材,下颌留着一把羊角胡子,面上虽带着些皱纹,但合着坚挺硬朗的五官,不难看出其年轻时的风采。

    “怎么的?你还记得我这个舅舅呢?”王远虎着脸,瞪了一眼那眯着眼笑的侄儿,心头还有些委屈。

    一个两个的都不着家不说,这一去就是几个月,到了水镇竟还不回家!难为自己这老人在家望眼欲穿了!

    “您怎么来了?”客气了一秒钟,王进便毫不犹豫地开口道,他话里并没有表现出嫌弃的意思,但王远却不干了。

    “哼,你以为我是来找你的?我还不能有个朋友?”王远翻了个白眼,背着手,一脸高深莫测地走到温父的身旁。

    王家现在的当家人可是王进,王远虽说是担着族长的名儿,但实际上早就是甩手掌柜了,每日里在家逗逗鸟啊,没事儿出去赌点小钱啊,日子消遣得很,可就是女儿和侄子老不在家,这年纪虽还只是中年,可他却有些老年的孤独感。

    于是乎,在知道了女儿老喜欢跑温记之后,便想着法子想参与进去,后来就与温父成了朋友。

    两人的年龄相仿,其实多年前还是同窗来着,只是交情不深,这么些时间以来,却也感情升温,不过他两的感情,多是互相揭对方的短来的。

    王远的话才落音,却未想旁边的温父凉凉道:“端个什么架子?每天跑来瞅一眼,看看侄子和女儿有没有偷偷扔下自己跑来的孤寡老人不是你吗?”

    猛地被拆台,王远的脸色一僵,转头瞪了旁边的人一眼,这么些后辈在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温父接受到了他的意思,恍然后认真道:“好的,给你面子!”

    王远脸色一黑。

    “好了,王叔叔,您别生气了,快坐下休息一会吧,马上就要开饭了。”温明珠见长辈的面子过不去了,连忙招呼道。

    “哼,这么个人居然还能生出这样的女儿!”王远撇了温父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心里却不住地给自己降火,默念着不要与这王八蛋一般见识再回过头来对着晚辈之时,却是满脸的慈祥。

    其余人笑笑,也当是揭过了刚刚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