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1明月少女心4
    后院里很是热闹,大家都坐下吃饭之时,温母望了那紧闭的房门一眼,微皱了皱眉头,“小双,你去叫明月出来吃饭吧。”

    顾小双小心地斟酌了一下自家夫人的脸色,而后踱着步子小跑着去敲了敲门,“二小姐,快吃饭了。”

    温家的人眼神都若有若无地看一眼那房门,其余人相互看了下,觉着气氛带了些压抑,便尽量压低自己发出的声音。

    那房门静了一会儿,正当温母准备起身之际,终是打开来。

    出来的温明月表情有些憔悴,往日里圆润俏丽的脸蛋也瘦削了下来,那身衣服穿着也有些空落落的,默不作声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叶玉珩和暗卫们见着,都有些惊奇,这才短短的两个月时间,这小丫头到底经历了什么?

    但她的这番模样,温家人却似司空见惯一般,谁也没去搭话,反而笑着招呼桌上的众人吃饭。

    许是这饭香浓郁,其余人都刻意地调动气氛,想要揭过这一章。

    温明月有些呆愣地端着碗,不过略略扒了两口,便朝旁边的母亲低声道自己已经吃饱,看着无甚精神的样子。

    温母看着女儿的样子,有些心疼,正想开口的模样,却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挂回了那张冷漠的脸,只恩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小姑娘带着那副单薄又疲惫的身子安静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和院子里的热闹情况相比,她像是处在另外一个空间一般,只是,在关门的那一瞬间,那双沉沉的眼眸却忽然闪过暗光。

    “这菜叫佛跳墙,明珠接了你们要回家的信儿,这些东西可是生生准备了两天呐。”温母笑着朝众人介绍菜品,“那准备的高汤都是生生拿着八只老母鸡熬了一晚上才出的味道,可香着呢,来大家尝尝”

    几张圆桌上同时被放上了大土坛一般的物件,那上头的口虽说盖了蒲草盖子,可从里面散发出的味道,却让众人的嘴里泛着口水。

    正说话的期间,桌子上的盖便被人迫不及待地掀开来,一股浓郁的肉香扑面而来,看着那中间一群人迫不及待地拿着筷子伸手。

    院子里的众人吃得欢乐,可忽然,几个暗卫却停下了动作,眼神微妙地对视了一眼。

    “小丫头翻墙跑了。”叶玉珩见身边的珠子一脸莫名的样子,便低下头,悄悄在她耳边说道。

    温明珠闻言,眉头一皱,捏筷子的手都紧了几分,敛下眉眼思考了片刻,轻轻地在身旁之人的耳边道了几句。

    叶玉珩微颔首,下一秒便用脚踢了踢旁边吃得正欢的朱轶一脚。

    “怎么了?”朱轶从碗里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看了旁边人一眼,嘴里自然地砸吧了一下,回味着刚刚那口饭菜的余味。

    配着他那满脸的络腮胡,那是说不出的油腻憨傻。

    将军府中,镇国将军和夫人是在儿子回家的那天本是铁了心地要恢复儿子的形象,但奈何后者是拼了命地反抗,做父母的没办法,最后那头发虽打整干净了,可胡子却硬留了下来。

    如今这幅形象,他若不开口显出声音的不同,那不仔细地去看,年纪也是跟他爹相仿了,若走在街上,指不定人家还以为这是镇国将军的哪个走失的兄弟。

    叶玉珩有些无语加隐晦嫌弃地看了一眼身旁坐的人,找朱轶做这件事,完全是因为他正好坐在旁边。

    “刚刚那小丫头跑了,你去跟着她,别让她吃亏。”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我?”朱轶微微睁大了眼睛,语气中有些不可置信,“可我这”他指了指桌上的饭菜,满眼的不舍。

    “回来给你留着。”叶玉珩压低了声音说道。

    最后朱轶想了想,虽不甘心,但最后还是迫于身旁叶大哥的淫威之下屈服了去,那一眼一回头的不舍模样,倒是让温明珠有些忍俊不禁。

    “这位也是你暗卫?”

    叶玉珩放在桌下的手悄悄捏了捏身旁那双纤细如葱白的柔荑,瞧见珠子脸上染了些粉红,心头略开心,可脸上却一派正经。

    温明珠嗔了他一眼,桌底下那双小脚轻踢了一下,示意对方收敛一点,没见着爹娘已经往这边看了好几眼了?

    那一脚对男人来说不痛不痒,反而跟一根羽毛一般骚弄着心里,让他更加蠢蠢欲动想要做些什么,可收到那边岳父杀人一般的目光,也只能放弃,按下自己的心思来。

    叶玉珩轻咳了一声,“那是朱轶,你不是认识吗?我走的时候小丫头还给了他玉佩拿给我。”

    “什么?”温明珠惊讶地蜜唇微张,回头看了看刚刚人离去的方向,满脸的不可置信。

    还以为那是玉哥哥的长辈呢!所以刚刚在那人面前,她才刻意照顾几分。

    这好端端的英俊少年郎,这么一年的时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风霜?能让人变成这幅模样?

    叶玉珩打量眼前人俏丽的模样,微眯了双眸,看着那轻启的口,眼底的幽色愈发地重了。

    那方的温明月见着院子里热闹的气氛,心知这场接风宴的必定进行得久,这时候她爹娘和姐姐定没时间来查看她的行踪,于是乎便趁着众人“不备”,悄悄地从自己房间的那扇小窗户爬了出去。

    可她到底低估了院子里暗卫们的警惕,她才一开那窗户,离得近的叶幺等人便听到了房中那不寻常的响动声,于是乎,一个眼神,这行踪便暴露了去。

    正当吃饭的时间,那后街里空无一人,这倒是方便了小姑娘,那双适才阴沉沉的眸子里面,如今却是贼亮。

    成功从家里逃出来,她有些开心,想了想便急匆匆地朝着一方跑去。

    而在她后出来的朱轶,等了一会儿,才踱着步子跟上前方那灵活的小身影。

    温明月心知那院中的人都不是好惹的,怕自个儿被发现了捉回去,所以一开始也警惕非常,时不时地皱着眉朝身后查看,可走了一段,绕了些小路之后,发现好像没人跟着,便放下心来,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而去。

    朱轶在后面远远地缀着,若不是因着习武多年,在外也长了些特殊的本事,只怕早就被甩开来了。

    见着前面的小姑娘有些意思,他倒是收了些玩闹的心思,认真起来。

    一直到了一处较为阴暗的后巷,小姑娘轻轻地扣了下门,那门中闪出一个身着清凉的姑娘家,那姑娘似乎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最后在小姑娘的哀求下,终是叹了口气,摸了下她的头,将人放了进来。

    那门关了没过一会儿,朱轶就到了地方,这地方,看着明明是

    明明是那和春园的后门啊!!!

    他有些抓狂,心中更是疑惑,这和春园就是一勾栏院,这正正经经的小姑娘跑这儿来干嘛!?看着还和里面的人颇为熟悉的模样?

    这会儿朱轶满脸的严肃,不敢掉以轻心,提气而起,朝那高墙上蹬上一脚便顺利地进了院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