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七十四、比赛(七)
    “大伯母也有修炼,说不定将来你们还有机会相见。对了,我这里有大伯母的相片。”罗舒从储物戒中拿出凤羽桦的相片,递给凤华清。

    凤华清接过相片,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儿,看向罗舒问道:“这相片能给我吗?”相片留着也可以时常看看。

    “可以!”罗舒笑着点头。

    “谢谢!”凤华清收起相片,“凤家的其他人还好吗?”他虽然不喜欢家族的做事风格,但是他们毕竟是他的亲人。

    罗舒想了想,“凤家已经不存在了。”

    凤华清愣了一下,急切的问道:“怎么回事?!”凤家难道是得罪了别的修真家族吗?

    “被我灭了。”罗舒说道。

    “为什么?”凤华清不解的看着罗舒。羽桦是她的大伯母,她为什么要灭了凤家?

    罗舒叹了一口气,开始将凤家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我不可能让我的家族,时刻处于危险中。”

    凤华清沉默了许久,站起身看向罗舒,“我真的不知道是该感谢你,还是该怨恨你。”说完,他转过身,缓步向着楼下走去。虽然凤家落到这样的下场是咎由自取,但是那毕竟是他的家族。但是罗舒也没有做错,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先考虑自己的家族。

    望着凤华清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罗舒叹了一口气,收回目光,转头看向窗外。就算凤华清真的找她报仇,她也并不后悔救了他。因为他对奶奶的好,是出自内心的。

    陆翰墨伸手握住罗舒的手,“难过吗?”

    罗舒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向陆翰墨,“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救他只是因为奶奶。”她没必要为一个陌生人而难过。

    陆翰墨微微一笑,拿出一个水晶球递给罗舒,“这个给你。”

    “影像水晶球?你把他录下来了?”罗舒有些惊喜的看着陆翰墨手中的水晶球。凤华清离开了,她才想到自己应该录个影像水晶球,到时回地球的时候,将影像水晶球交给奶奶,奶奶看到影像水晶球里的凤华清,一定会很高兴的。

    陆翰墨笑着点头,拉起罗舒的手,将影像水晶球放在她的手中,“我知道你应该需要它。”她开心,他就开心。

    罗舒看了四周一眼,见没有人,伸头在陆翰墨的唇上亲了一下,“这是奖励!”

    “这样可不够,最起码加倍才行。”陆翰墨勾唇,目光中带着一丝火热的光芒。

    罗舒娇嗔的白了陆翰墨一眼,收起水晶球,站起身道:“我们去看比赛。”

    莫兰一直在人群中,寻找着罗舒和陆翰墨的身影。她想要挑战他们,她要让亦寒师兄和风师兄看看,他们看好的人,连她都打不过。

    只是寻找了几遍,还是没有见到罗舒和陆翰墨。

    “难道他们今天没来?”莫兰皱眉道。要是今天无法挑战,那明天挑战他们的人肯定很多,他们身上有着那么多分,谁会放过这个夺分的机会。

    正想着,就看到罗舒和陆翰墨向着这边走来。

    “总算给我找到人了。”莫兰心中一喜,快步走向了罗舒和陆翰墨。今天她一定要挑战他们。

    罗舒和陆翰墨看到突然有人拦住自己,有些诧异,看向对方,立即就认出,她就是昨天在客栈楼梯上与他们错身而过的那名女子。

    “我要挑战你们!”莫兰开口道。

    “我们不接受挑战。”罗舒直接拒绝道。如果换成明天,对方挑战他们,他们也只能接受,但是今天她完全可以拒绝。

    “你们是害怕我,所以不敢应战吗?”莫兰挑衅道。

    “你想怎么认为,随便你。”罗舒不想理会莫兰,与陆翰墨越过她,向着第三个赛台走去。他们看到两仪宗的何林平,正和鹊山派一名弟子在对战,两人的修为不相上下。

    莫兰追上罗舒和陆翰墨,再次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若是我今天非要挑战你们呢?”

    “那是你的事,我们是不会接受的。”罗舒淡声道。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以为自己是大宗门的弟子,别人就都得让着她,讨好她。

    “不接受也得接受!”莫兰说话间,已经摆开了要战斗的架势。不在台上也没有关系,她不在乎他们的分数,她只要向亦寒师兄和风师兄证明,罗舒和陆翰墨不如自己就好。

    “兰师妹!你这是干什么?”冷亦寒的声音从莫兰身后传来。

    “我要挑战他们。”莫兰看向冷亦寒说道。

    “不许再胡闹,不然我就去告诉师傅,取消你的比赛资格。”冷亦寒淡声道。

    “亦寒师兄,我只是想要证明给你看,他们根本就不值得我们重视。”莫兰不甘的看着冷亦寒。今天的亦寒师兄真是讨厌!

    “回去!”冷亦寒冷声道。

    莫兰咬着唇看着冷亦寒,见他的脸色阴沉下来,瞪了他一眼,用力的跺了一下脚,快步向着自己门派的休息区跑去。大不了她明天一早再挑战他们,反正她一定会打败他们的。

    “我代我师妹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冷亦寒对着罗舒和陆翰墨拱了拱手。

    “没有那么严重。”罗舒笑道。

    “那我就先告辞了,希望明天能有机会与两位一战。”说完,冷亦寒转身走向了七号赛台,他今天的计划还没有完成。

    罗舒和陆翰墨来到三号赛台,台上何林平此时已经伤痕累累,鹊山派的弟子也受了伤,不过情况比起何林平来,明显的要好了很多。

    “看来何林平要赢的可能性不大了。”罗舒说道。

    陆翰墨点了点头,“何林平的实力并不比对方差,输在太过急躁。”

    两人说话间,何林平被鹊山派的弟子打下了赛台,同时阵法屏上,何林平的名字上面的分数消失,累加到了鹊山派弟子的身上。被人打下赛台,就失去了比赛资格。

    “大师兄!”观战的两仪宗弟子立即涌上前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