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八十四、反噬
    各方得到消息,态度各异,不过很多门派,还是派了人来到了两仪宗。毕竟今日的两仪宗,已是今非昔比,让一些门派也开始注重了起来。

    夜色如墨,两仪宗外人影绰绰。

    荀浩天一行站在阵法显示屏前,看着外面的情景。

    “他们来的正好,正好可以试试护山大阵的威力。”

    “阵法一启动,绝对可以亮瞎他们的眼睛,哈哈哈…”

    “这次水易迅,肯定会派出他宗门内的韩柏。”

    “我对我们宗门的护山大阵绝对有信心,韩柏来了也绝对破不开阵法。”众人讨论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绝对的信心。阵法的威力,他们可是亲眼验真过的。

    两仪宗外,人越聚越多。

    韩柏带着一行弟子来到的时候,看到那么多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是海之界颇有盛名的仙阵师,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孤山剑派的人。若是他公然破阵,那所有的人都会知道孤山剑派和两仪宗有过节。

    想到这里,他取出通讯符,等到接通后问道:“宗主!两仪宗外聚集了各大门派的人,我们是否要照原计划?”

    水易迅闻言,斟酌片刻,说道:“按照原计划。”如果是选拔赛那两天对方拿出影像水晶球,他们孤山剑派必定会被众人口诛笔伐。但是现在选拔赛已经过去,就算对方将影像水晶球公布出来,也最多会有人说他们仗势欺人。毕竟他们并没有得到两仪宗的名额。而且他这次只是让韩柏去破阵,警告一下两仪宗而已。

    得到水易迅的命令,韩柏收起通讯符,向着两仪宗的宗门入口走去。

    “快看!韩阵师来了,不知道他能不能破开这个阵法。”

    “刚刚有阵法师看过这个阵法了,根本就找不出破绽。”

    “韩阵师可是五级仙阵师,若是连他都无法破开阵法,还有谁能破开这阵法?”

    “韩阵师走到阵法面前了,他肯定是要去破阵了。”

    众人闻言,齐齐的将视线集中到了韩柏的身上,只见他在阵法面前停了下来,盘膝而坐,释放出神识开始推演阵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柏的眉头越皱越紧。这是什么阵法,为什么他找不出一点破绽?

    “看韩阵师的样子,好像也破解不了这护山大阵。”

    “这阵法到底是谁设置的?怎么连韩阵师都无法破解?”

    “看来两仪宗真的是今非昔比了。”

    “现在两仪宗就已经是五级宗门了,说不定以后真的能成为六级宗门呢。”

    “还说是海之界最厉害的仙阵师,我看也不过尔尔。”

    听到众人的议论,韩柏变得越加烦躁,他站起身,祭出一把阵旗,拿出自己的三节钢叉,向着阵法攻击了过去。

    “轰!”三节钢叉与阵法相撞,发出一道巨响,一股狂暴的力量从阵法上席卷而出,将韩柏卷入了其中。

    韩柏吓得脸色惨白,胡乱的丢出阵旗想要挣脱,只是卷住他的力量越加的狂暴,让他根本无力招架。

    孤山剑派的弟子们想要上前帮忙,可是却无从下手,只能在原地急的团团转。

    “要不我们通知宗主吧。”

    “就算宗主知道了也没用,现在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该怎么办?”

    “韩长老是五级仙阵师,肯定可以挣脱的。”

    “啊!”这时韩柏发出一声不甘的惨叫,身体也在同时化为了一团血雾,消失在了那股狂暴的力量中。

    “韩阵师被阵法给卷成了血雾,我是不是眼睛花了。”

    “天哪!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啊?”

    “太恐怖了!两仪宗有了这阵法,谁还能对他们怎么样啊?”

    “我得告诉宗主这个消息。”

    随着一人拿出通讯符,其他的人纷纷拿出了通讯符。

    雾气缭绕,水易迅坐在白玉砌成的浴池中,享受的闭着眼睛。

    听到自己放在池边的通讯符震动,他睁开眼睛,勾起一抹笑容,伸手取过了通讯符启动。

    “宗主!不好了,韩长老陨落了。”

    “什么?!怎么回事?”水易迅一下子从水池里站了起来,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韩长老去破阵,结果被阵法的力量反噬了。”

    “啪!”水易迅一屁股坐倒在了水池中,水花四溅。两仪宗的阵法怎么会如此强大?阵法到底是何人所布置的?

    天海宗,凉亭中,两名老者正在悠闲的下着棋。

    “不知道两仪宗的阵法有没有被破了?”灰袍老者看了一眼棋盘,将手中的棋子放了下去。

    青袍老者微微一笑,从棋盒里拿出一枚棋子,“韩柏去的话,那阵法肯定已经破了。”

    “或许…”灰袍老者正要说话,感觉到自己的通讯符有异,便伸手将通讯符拿了出来,看了一眼上面的讯号,“是方溪,两仪宗那里有情况了。”

    说话间,他接通了通讯符,“有什么情况吗?”

    “宗主!韩柏陨落了。”

    圣天门

    莫飞扬正与冷亦寒分析着各派的情况,一名长老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发生了何事?”莫飞扬看向那名长老问道。

    “启禀宗主!刚刚收到消息,孤山剑派的韩柏韩阵师,去破两仪宗的阵法,结果被阵法反噬陨落了。”

    莫飞扬正与冷亦寒对视,眼中充满了震惊之色。

    韩柏破阵陨落的消息,很快就被传遍了整个海之界。这让原本不是很看好两仪宗的宗门,一下子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两仪宗上,也开始重新评估起了两仪宗的实力。

    看着外面那些脸上充满了震惊、惶恐、不敢置信的门派弟子和长老们。

    荀浩天一行人开怀的大笑了起来。

    “这次水易迅真的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他现在肯定肠子都悔青了,韩柏可是五级仙阵师,是多少名额也换不回来的。”

    “这是这样一来,我们和孤山剑派的梁子算是结定了。”

    “那又如何?连韩柏都攻不破阵法,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说到底还是罗舒和陆翰墨的功劳,宗主当初将他们留下来的决定真是太对了。”

    想想当初,其实他们中还是有很多人反对宗主的做法的。现在想起来,才知道宗主的眼界长远,使他们所不能及的。没有罗舒和陆翰墨,他们无法在这次的选拔赛中脱颖而出,更不用说晋级为五级宗门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