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八十六、星嗜蝶
    “好,那我去问一下云韩和逍遥大哥,他们要不要去。”罗舒说话间,已经走向了隔壁的房间。

    陆翰墨关上房门,与叶家三兄弟跟上了罗舒。

    “叩叩叩!”罗舒敲了好一会儿,门才被人打开。

    “罗舒!”云韩打开门,看到门外的人是罗舒,眼睛亮了亮。

    “虚空中出现了大量的星嗜蝶,我们打算去抓,你和逍遥大哥要不要一起去?”罗舒问道。

    “那我去叫逍遥。”云韩点了一下头,走进了房间。他最近正好想要炼制一件飞行法器,星嗜蝶来的正好。

    等到云韩和逍遥出来,一行人向着甲板走去。

    来到甲板,只见甲板上已经聚集了无数的修士。

    之前那名站在舱门口的中年男人和一名长须老者,正站在甲板的中央位置。

    “这一片区域是星嗜蝶的巢穴,我们的飞船将在这里停靠三个时辰。在这三个时辰内,我们会打开仙船上阵法禁制,大家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虚空中抓捕星嗜蝶。不过大家一定要记住时间,若是晚了,飞船可是不会等你们的。”中年男人说道。他们每一次航行,都会经过这片区域,也有不少的修士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若是在虚空中迷失,那活着的希望就渺茫了。

    随着中年男人的话落,仙船的禁制被打开。

    众修士见状,毫不迟疑的冲出了飞船。星嗜蝶可是炼制飞行法器的最佳材料,就算自己不炼制,卖给商楼也是一大笔的收入。

    “我们走吧!”罗舒眼中闪烁着兴奋地光芒。在虚空之中抓蝴蝶,可是头一遭,应该会很有趣。

    众人点了点头,一起飞出了仙船。

    虚空广阔无边,这么多人一下子涌入虚空,连一丝涟漪也无法激起,很快众人便四散而去,消失在了茫茫虚空之中。

    “我们也分开吧。”罗舒提议道。

    “嗯!”众人点头赞同。

    “舒儿,你不要走远了,有事就叫我。”陆翰墨不放心的叮嘱道。

    “放心吧!”罗舒抬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与众人分开,罗舒向着前方飞去。

    很快就看到了一群大星嗜蝶,漫天飞舞,密密麻麻,好像随手一抓,就能抓住一大把。

    罗舒看准目标,向着前面的一群星嗜蝶扑去,不过她却扑了一空,再次扑向另一群,还是一无所获。真正抓起来,才发现星嗜蝶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好抓。

    她干脆停下来仔细观察,发现星嗜蝶的飞行轨迹没有任何规律可循,明明这一刻还在这里,等你扑上去的时候,它却消失出现在了另一边。

    释放出神识,将神识向着周围展开,形成密密麻麻的神识网,想要将星嗜蝶网住。

    在神识网收起的那一刻,网中的星嗜蝶身形一闪,齐齐的消失在了远处。

    罗舒惊讶的张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么难抓。”这星嗜蝶能这么快瞬移,肯定有着什么秘诀,如果她学会这一招,将来在应敌的时候,哪还需要怕对方的神识。

    神识向着一群星嗜蝶而去,她现在不急着抓它们,她只想知道它们是怎么瞬移的。

    一只星嗜蝶发现了罗舒的神识,翅膀一扇,身形立即消失无踪,等下一刻,它就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罗舒抬眼望去,发现在那只星嗜蝶瞬移过去的时候,那边出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等到星嗜蝶瞬移过去,那道影子就和星嗜蝶合为了一体。就是说星嗜蝶之所以可以瞬移,是因为它可以分身。

    想到这里,罗舒将神识向着一只星嗜蝶探去,在那只星嗜蝶失踪的同时,快速的寻找它的分身,记住它的移动的轨迹和距离。

    又将神识探向另一只星嗜蝶,再次观察它的移动轨迹和距离。

    一次次不厌其烦的观察,罗舒终于寻找到了其中的规律。

    再一次将神识释放而出,向着一群星嗜蝶而去,同一时间,丢出几枚阵旗,布置了几个隐匿阵法。

    星嗜蝶发现神识网,立即扇动翅膀在原地消失,就在它们与自己分身融合的时候,早已布置好的隐匿阵法突然启动,将它们一网打尽。

    罗舒快速闪身而去,将星嗜蝶收入了自己的空间中。她刚刚观察得知,在星嗜蝶融合的那一刻,是它们防御力最薄弱的时候,而且在那个时候,它们也不可能再一次进行分身术。这一刻便是抓捕它们的最佳时机。

    有了经验后,罗舒抓起星嗜蝶毫不费力,短短一个多时辰,就抓了上千只。

    看了一下时间,罗舒转身向着仙船而去。

    “舒儿!”陆翰墨飞身来到罗舒的身旁。和她分开后,他一直都放下不心,干脆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守着她。只有看着她,他才能安心。

    “你一直在这。”罗舒微笑着看着陆翰墨,伸手与他的手相握。以她的神识,又怎么会发现不了他的存在。有他在附近陪着,她才有安心的感觉。

    “担心你。”陆翰墨勾唇道。这虚空无边无际,他担心他们会再一次分开,他再也不想尝试那种分离的感觉了。

    “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我会天天黏着你,直到你嫌我烦。”罗舒俏皮的眨了眨眼,笑了起来。

    陆翰墨宠溺的刮了一下罗舒的鼻子,“我永远不会嫌你烦的。”

    “这可是你说的哦!要是你哪一天嫌我烦,我就咬你。”罗舒嘿嘿一笑,威胁的露出雪白的牙齿。

    “只要你高兴,我任你处置。”陆翰墨低下头亲上罗舒的唇,许久,他不舍的放开,深邃的双眸着凝视着罗舒,“我更喜欢你这样咬我。”

    “讨厌!”罗舒娇嗔的轻锤了陆翰墨一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遵命老婆大人!”陆翰墨张开自己的手,与罗舒的手的十指相扣,拉着她向着飞船而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