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八十九、不是对手
    罗舒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为,让在场的众人都愣了愣。

    陆翰墨宠溺的一笑,看着罗舒的双眸中满是温柔。他的舒儿就是这么顽皮,让他想不爱都不行,不过他心中也有着一丝丝的酸味。虽然他知道,在舒儿心中只是将云韩看成朋友,可是看到舒儿为云韩出头,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吃味。

    云韩回过神,低下头笑了起来。这样的她,让他怎么放的下?

    凌熙羽看着罗舒,眼中闪烁着一丝冷冽的杀意。没想到他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摆了一道。

    见凌熙羽瞪着自己,罗舒洋溢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恭喜你了!不愧是十大宗门的弟子。”他不是想要找借口动手吗?她偏偏就不如他的意。

    凌熙羽暗暗的咬了咬牙,挤出了两个字,“多谢!”伸手拿出一个笼子,丢给那名还愣在那里的女修,收起了玄玉铁。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

    那名女修收了笼子,从里面抓出两只星嗜蝶收了起来,然后快速的向着门口走去,在经过凌熙羽一行人身边时,她将笼子塞到了天海宗的一名弟子手里。她是很心动,但是她知道,自己一旦收了凌熙羽这么多星嗜蝶,她的下场会很凄惨。

    见交易已经完成,一名绝仙后期修士,拿出一株仙灵草道:“我这里有一株七星七叶草,想要交换一颗仙髓丹。”

    “我有仙髓丹。”

    “我也有,这株七星七叶草我要了。”现场的众人立即争抢了起来。

    “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罗舒看向陆翰墨几人道。

    “好!”陆翰墨几人点了点头。有凌熙羽他们在,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罗舒一行人向着门口走去。

    经过凌熙羽他们身边时,天海宗的一名弟子突然抱着肚子蹲了下去,指着云韩大叫了起来,“大师兄,他偷袭我。”

    凌熙羽转过身,冷冷地看着罗舒一行人,“得不到玄玉铁,就使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云韩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冷笑着看着凌熙羽,“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是你们吧,既然你们想要找茬,那我们就奉陪到底!”他算是看出来了,对方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做了还不敢承认,真是不要脸!师兄,我们不能放过他们。”

    “以为升了五级宗门就了不起了吗,还不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

    “就是,有本事就跟我们去外面的比武台,你们敢吗?”天海宗的弟子叫嚷道。

    “我们在比武台等你们!”罗舒说完,抬步向着外面走去。既然免不了,干脆早一些了结。

    看到凌熙羽一行人跟上罗舒他们,在场的众人都兴奋了。

    “我们快跟去看看!”

    “凌熙羽和选拔赛的第一二名对战,不知道最后谁会赢。”

    “这场比赛肯定很精彩。”

    不多时,天海宗弟子要和罗舒他们对战的消息,就传遍了整艘仙船,众人纷纷的向着比武场跑去,很快比武场就被挤的水泄不通。

    天海宗的长老,正与仙船上的执事下棋,听到这个消息,立马站起身向着比武台走去。熙羽真是太冲动了,他根本就不是罗舒和陆翰墨的对手。

    之前去甲板抓星嗜蝶的时候,他有注意过罗舒和陆翰墨的修为,他们现在的修为,都已经快要超过他了。熙羽挑战他们,不是自找罪受嘛。

    凌熙羽冷笑着扫了罗舒一行人一眼,跃身上了比武台,抬手指向罗舒,挑衅道:“我要挑战你!你敢应战吗?”在选拔赛的时候,他就想挑战罗舒了,只是宗主不允许,他也只能作罢。

    他恨罗舒,因为是罗舒让他喜欢的女子,无法一起去土之界。要不是罗舒,莫兰不会输,更不会被罚去思过湖。

    他知道莫兰喜欢的人不是他,但是他并不比风溅攸差,他相信总有一天,莫兰会喜欢上他的。可是现在因为罗舒,他和莫兰要整整分离十年。所以他要杀了罗舒,这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罗舒给了陆翰墨一个灿烂的笑容,抬步走上了赛台。

    “在比赛前,我能不能先问你一个问题?”罗舒看向凌熙羽问道。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对你有敌意?”凌熙羽也不是笨蛋,自然知道罗舒想要知道什么。

    “那你就说说吧。”罗舒勾唇道。

    “你知道莫兰吗?因为你她才去不了土之界的。”凌熙羽目光冷冽的看着罗舒,眼中充满了对她的恨意。

    “原来是为了喜欢的女人,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痴情种。”罗舒戏谑的看着凌熙羽。

    凌熙羽冷哼一声,祭出了自己的长枪,快速的向着罗舒攻击了过去,“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原因,那就受死吧!”

    罗舒站在原地没有动,不过她却释放出了一缕神识,神识化为一根尖锐无比的细针,比凌熙羽的攻击速度更快的向着他攻击了过去。这是她第一次使用神识攻击,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凌熙羽还没冲到罗舒面前,突然一种无法言喻的剧痛,在他的脑中爆了开来,他惨叫一声,抱着头停住了脚步,手中的长枪也落在了地上。

    “你做了什么…”凌熙羽神情痛苦的看着罗舒。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强大!

    “只是神识攻击罢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下去吧!”罗舒抬手一挥,凌熙羽就飞出了赛台。凌熙羽的背后有着天海宗,她还不想去招惹那个庞然大物。她之所以同意比试,只是想知道凌熙羽为什么会对她有敌意。

    天海宗的长老赶到时,正好看到罗舒将凌熙羽挥下台的这一幕,见凌熙羽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心中松了一口气。对罗舒的印象也更好了几分。罗舒没有重伤凌熙羽,说明她是个很有头脑,和分寸的人。

    凌熙羽是他们天海宗,核心弟子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若是罗舒真的伤了,或是杀了他,他们天海宗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天海宗是仙界第一大宗门,怎么可能让人欺负到头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