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四、争抢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春兰有些愧疚的看着罗舒和陆翰墨。她只是随意安排的位置,哪里会想到,却会让对方处于这样的局面。只是现在要帮他们换位置也是不可能的了,不然她的下场肯定会很凄惨。

    罗舒和陆翰墨对于众人投来的目光,似乎毫无所觉,自顾自的聊天喝茶。这个位置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正好可以近距离的观察两人。

    少城主看到罗舒和陆翰墨的表现,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中有着一丝玩味的笑意。这两个人的表现,不是神经太大条,就是没将他们放在眼中。

    在少城主看罗舒和陆翰墨的时候,另一边的黎少主也在观察着两人。这两人倒是有些意思。

    琴音缈缈,如泉水般流泻而出,干净、动听,让人不由的被之吸引。

    在琴音中一名身穿紫色衣裙,脸上带着同色纱巾的女子款款而出,不用看她的全貌,只要看那双水波潋滟,荡漾著风情万种的迷人眼眸,就已经能够知道,她绝对是一名世间少有的美女了。

    “翠香姑娘!你终于出来了。”

    “我已经准备好了金币,今晚就翻翠香姑娘的牌。”

    “翠香姑娘,我思慕你很久了,为了你,我愿意付出我的全部。

    翠香走到台前,勾魂的眼眸,在众人身上慢慢掠过,对着在座的众人嫣然一笑,“大家对翠香如此抬爱,翠香感激万分。翠香别无所求,只希望能得到一份真心,真情,那翠香就没有遗憾了。”说话间,她将目光停留在了黎少主的身上。

    黎少主勾唇一笑,转过头张嘴接过身旁女子递来的葡萄,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他哪里会看在眼中。

    翠香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之色,微笑着看向众人。她喜欢他,而他却从来没有将她放在眼中,不过他来了,她还是高兴的。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如自己所愿,为她翻牌。她别无所求,只求能成为他的人,哪怕为奴为婢。所以她才会赌上这一次!

    “翠香姑娘,我愿意为你赎身,你放心,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我也愿意为你赎身,只要你肯跟我,就算为你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我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有一个爱你的心。”

    翠香对着众人行了一礼,走到拂琴的女子身旁,代替了她的位置,修长白皙的手指放于古琴的琴弦之上,轻轻拨动。

    美妙动人的琴音流泻而出,就这样流进每个人的耳中,撩动着众人的心弦,让人如痴如醉。

    待到琴音落下,之前在门口迎客的中年妇女,扭动的腰肢走到了台上。

    “欢迎各位客官光临我们移花楼,为了感谢各位对我们翠香的一直以来的喜爱,我们翠香今日决定,为各位客官翻牌,从此以后正式接客。”

    “好啊!我等这个机会很久了。”

    “就算今日得不到翠香姑娘,以后我也会常来的。”

    “能成为翠香姑娘的入幕之宾,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

    翠香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黎少主,只是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曾,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如果不是他,那谁都一样。

    “好了,现在大家就开始开价吧。”老鸨笑呵呵的看着众人道。原本她还想多留翠香一段时间,不过既然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她又怎么会反对。反正早晚都得有这一天。

    “我出一万枚金币。”

    “一万五金币。”

    “三万金币。”

    “五万金币。”众人争先恐后的叫着价,价格不断攀升。

    罗舒看着这堪比拍卖会的场面,忍不住皱了皱眉。她以前也在电视剧里看过类似的桥段,但是真正发生在自己眼前时,她心里还是稍稍有些不舒服的。毕竟众人出钱买的是一个女人的尊严,贞操。

    “十万金币。”一旁的少城主懒洋洋的开口道。

    众人听到他开口,都停住了叫价,迟疑着要不要继续。对方的身份,他们可是招惹不起的。

    “十五万金币。”另一边的黎少主也开口道。他今天来,就是为了和少城主较劲的。他不缺女人,更不缺钱,但是他不喜欢别人老拿他和水木炎来比较。

    翠香立即转向了黎少主,眼中有着一丝狂喜之色。他应该还是在乎她的吧,不然他怎么会竞价?

    水木炎挑衅的扫了黎少主一眼,继续叫价道,“二十万金币。”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和黎飞逸一较高下。他堂堂一个少城主,难道还不如一个家族的少主不成?

    “二十五万金币。”黎飞逸毫不犹豫的加价道。

    “三十万。”

    “三十五万。”

    “...”

    周围的众人都被两人的豪气给震惊了。为了抢一个女人,花那么多钱真的犯得着吗?

    在场的众人中最高兴的莫过于老鸨了,这么多钱是她之前所没有想到的,不要说买翠香一个初夜了,就算是买十个翠香也够了。

    “五十万。”黎飞逸喊道。

    水木炎微微斟酌,正想要开口继续喊价,“五...”

    一道黑影突然落在了台上,直接抓起台上的翠香,同时向着水木炎发出了一道暗箭。

    水木炎虽然反应迅速,但是还是被暗箭刺中了腹部。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突然发生的情况给怔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翠香和黑影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快去叫药师!”看到水木炎受伤,老鸨也顾不得翠香不见了,焦急的对着愣在一旁的移花楼的姑娘们喊道。要是少城主在他们移花楼出了事,他们移花楼肯定会被夷为平地的,到时她也肯定活不了。

    “我是药师。”罗舒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水木炎的身边,蹲下身帮他治疗了起来。

    手指在水木炎的身上点了几下止住了血,看向水木炎道:“会有些痛,你忍一下。”

    “嗯!”水木炎满脸痛苦的点头。

    罗舒撕开水木炎的衣服,抓住暗箭的尾部,用力向外一拔。

    “唔!”水木炎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