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七、心动
    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罗舒翻开书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罗舒合上了书,虽然每本书都有着圣树的记载,但是都只是记载了了了数行,只知道圣树在圣光城,有着强化身体,洗涤身心的作用。书上也没有配任何圣树的图片。

    林觉给他们的玉简中,也只是提了在水泽国有着星辰天元果。因为来水泽国找星辰天元果的修士,一个都没有回去过,所以玉简上也没有记载星辰天元果树所在的具体位置。

    “有收获吗?”罗舒看向陆翰墨问道。

    “没有,上面记载的内容都差不多。”陆翰墨将最后一本看完,将书合上。

    “看来只能我们自己去看了。”罗舒说道。这圣树所拥有的一些作用,星辰天元果也是有的,也因此现在她已经有百分之六七十,可以确定那棵树是圣树了。

    离开书房,罗舒和陆翰墨并没有回房间,而是在院中逛了起来。

    城主府的后院很大,每座院子与院子之间,都有着假山莲池,莲池中养着一条条全身漆黑的鱼。那鱼和他们以前见过的鱼,有些不同。而且那鱼身上也散发着那种神秘的力量。

    两人来到池水中央的湖心亭,在湖心亭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水木叶和水母在水木炎的院子里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经过莲池的时候,水木叶看到了正坐在湖心亭中赏景的罗舒和陆翰墨。

    转头对着水母说道:“娘,你先回去吧,我去与他们说说话。”

    水母看了湖心亭的里的两人一眼,“那你好好招待他们。”他们帮了炎儿,她自然不能怠慢了。

    “娘,你放心吧。”水木叶对着水母俏皮的一笑,抬步向着湖心亭走去。

    罗舒和陆翰墨看到水木叶过来,停止了聊天,对着水木叶点了点头。

    “你们好,我是水木炎的妹妹水木叶。”水木叶走上前,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好!”罗舒和陆翰墨微笑着与水木炎打招呼道。

    “我听我哥说你的医术很好,我最近也在研究医书,你能不能教教我。”水木叶看向罗舒,对上她那双璀璨如星子般的明亮眼眸时,她的心跳莫名的漏跳了一拍。

    罗舒点了点头,“水木小姐有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我。”

    “那就多谢了!”水木叶开心道。

    “不必客气!”罗舒微笑道。

    看到罗舒的笑容,水木叶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紊乱。难道她喜欢上了对方?不可能的,他们才刚刚认识。

    转头看向亭外的风景,极力的让自己的心跳平稳了下来,“我让人给你们上一壶茶吧。”她不敢再看罗舒的那双眼睛,怕自己会跌入其中而不可自拔。

    “不用了,我们坐一会儿就走。”罗舒摇头道。她感觉到了对方的心跳有些乱,南方她对翰墨有那种意思。

    水木叶看向身旁的丫头,“小玉,去端一壶茶和一些点心过来。”她不想与他们这么快就分开。

    “是小姐!”小玉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我听我哥说,你们这次要去圣光城?”水木叶看了罗舒一眼,将目光转向了陆翰墨。

    “想去一睹圣树的风采,我和陆墨还没有见过圣树。”罗舒有些期待的说道。

    “你们没见过呀?”水木叶有些惊讶。

    见罗舒点头,继续道:“我见过一次,那棵圣树可大了,叶子是金色的,上面还结了一些圣果,只要在圣光城光域开启时去的人都可以享受到还有着圣果汁液的圣水。”想到圣水,水木叶有些兴奋。喝了圣水,她的皮肤会变得更好,更白皙。

    小玉端着茶水和点心,走了过来,将茶水和点心从托盘中取出,一一放于桌上。

    “圣水?”罗舒有些诧异。

    水木叶点头道:“在光域开启时,圣树上会自动掉下来三颗圣果,然后圣光城的圣子,就会将那三颗圣果的做出汁液放于水中供众人品尝,喝了那水会觉得全身都很有力量。”而且连皮肤都会变得光滑白皙。

    “这样就更要去看了,水木小姐,你知道除了圣树外,还有其他树和圣树差不多吗?”罗舒问道。经过水木叶的描述,她已经肯定,那棵圣树不是星辰天元果。

    “有啊,在圣树旁还有着几棵树,其中一棵叫星辰天元果,还有寒髄枝树和还魂妖果树。”水木叶说道。

    罗舒眼睛顿时一亮。只要她要的星辰天元果树在那里就好。

    “圣光城也是水泽国最为繁华的城池。”水木叶对上罗舒那双明亮的眼睛时,连忙慌乱的闪开。

    “我以前就听说过,只是一直都没有时间去,这次终于凑出时间了。”罗舒拿起面前的茶杯,抬手喝了一口。

    “我哥说等他伤好的差不多了,我们出发。”水木叶笑道。一路上有‘他’在一起,应该不会寂寞吧。她很期待这次的旅行。

    水木刚回到房间,有些疲惫的走到椅子旁坐下。

    “是不是人没有抓到?”水母走到水木刚身旁,帮他将外衣换下来。

    “寻找了一天一夜,一点线索都没有。”水木刚有些懊恼道。他怎么能让他的儿子,就这么白白的被人伤了,他一定要找出伤了他儿子的那个人,就算将整个水木城翻过来,也在所不惜。

    水母轻轻地拍了拍水木刚的肩膀,走到桌旁帮水木刚倒了一杯水,递给他道:“你也不要太累了,我今天去看炎儿,他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个帮炎儿治伤的药师,医术真的非常不错。炎儿已经让人,将那名药师和‘他’的朋友请到府上了,这几天都会住在这里。”

    “你见过他们了?”见妻子点头,水木刚继续问道:“感觉怎么样?”妻子看人的眼光一向都很准。

    “器宇轩昂,气度不凡。”水母说道。这是她看到罗舒和陆翰墨时的第一印象。说实话那个罗予真的不像是一名药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