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八、鸿门宴
    水木刚挑了挑眉,“看来我也要见见他们了。”妻子可是很少会对人有如此高的评价的。

    “那就晚饭请他们过来一起用吧,正好也感谢他们帮了炎儿。”水母提议道。

    “好!”水木刚点头道。他一直觉得对方出手帮炎儿的时机太巧合了,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只是他盘问了移花楼的众人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对方坐的位置,都是移花楼的人给安排的。或许他是多心了吧。

    罗舒和陆翰墨回到房间没多久,就有城主府的下人来禀报,说是城主邀他们共进晚餐。

    “翰墨,你觉得城主是单纯的想要邀请我们,还是有其他的目的。”罗舒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看着陆翰墨问道。这件事唯一可疑的地方,就是她出现的太过巧合。

    “怀疑是难免的,对方应该会试探我们。”陆翰墨说道。能坐上城主的位置,将一个城池管理的井井有条的人,觉得不会那么简单。

    “看来这是一场鸿门宴呢。”罗舒摇头笑道。就算对方真的怀疑这件事跟他们有关,对方也找不出证据,动手的小黑可是在她的空间里。

    “你会怕吗?”陆翰墨笑着看着罗舒。别说鸿门宴,就算水木刚真的对他们动手,他的舒儿也不会害怕这些。

    “你觉得呢?”罗舒调皮的对着陆翰墨吐了吐舌头。

    陆翰墨笑着将罗舒揽入自己的怀中,宠溺的亲了亲她,“你呀只会觉得有趣。”

    “知我者翰墨也。”罗舒伸手环住陆翰墨的脖颈,笑着凑上前吻上了他性感的薄唇。

    夜色渐渐暗下,罗舒和陆翰墨跟着下人来到大厅的时候,水木刚和他的妻子,水木炎和水木叶都已经在大厅等着他们了。

    “见过水木城主!水木夫人!”罗舒和陆翰墨上前,跟水木刚和他妻子打招呼道。水木刚一看就是个比较精明的人。

    “两位小友果然器宇轩昂,谈吐不凡,快请餐厅就坐。”水木刚笑着站起身,邀请罗舒和陆翰墨道。他们两个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

    众人来到餐厅,在水木家人的热情招待下,罗舒和陆翰墨坐了下来。

    “这次多亏小友出手,才让炎儿的伤得以尽快的得到治疗。”水木刚感谢道。

    “只是举手之劳罢了。”罗舒咽下口中的食物,笑着说道。

    “小友去移花楼也是为了那个翠香?”水木刚问道。

    罗舒不好意思的一笑,“不瞒城主,我已经仰慕那翠香姑娘许久了,这次好不容易等到她翻牌,自然不想错过。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幸好我有将药物带在身上的习惯,不然我也无法帮到水木兄了。”

    水木叶闻言,抬起头狠狠地瞪了罗舒一眼。花心大萝卜!

    “听说你并没有竞价。”水木刚开口道。如果对方为了这个原因,应该会竞价才是。

    罗舒看了水木炎一眼,“当时是想要竞价的,只是水木兄,和那个黎少主实在喊价太高,我只是一名药师,哪能有那么多钱。”

    水木刚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翠香现在已经回到移花楼了,要是小友喜欢,我让人去把赎出来送于小友。”

    罗舒目光顿时一亮,眼中有着一丝激动之色,随即不好意思的一笑,“我还是想靠自己的努力将她赎出来。”

    “眼睛有问题。”水木叶愤怒地哼了一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鹿肉放进口中,气鼓鼓的咀嚼着。

    水母看了水木叶一眼,微微的皱了皱眉。难道叶儿喜欢上这个罗予了?

    “那我就不勉强小友了,祝小友早日心想事成。”水木刚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罗予的话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看来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多谢城主!”罗舒也举起手中的酒杯。

    “罗兄,陆兄,我敬你们一杯。”待到罗舒放下酒杯,水木炎拿起酒杯笑着对罗舒和陆翰墨道。经过早上的相处,他觉得他们两人还是值得交的。

    “水兄,你伤势未愈,不宜饮酒。”罗舒开口说道。对于水木炎,她还是有些愧疚的。虽然水木炎长着一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不过他的个性却十分的爽直。要不是这里不能使用丹药,她早就治好他的伤了。

    “不碍事,我只喝一杯,你帮了我,我总得敬你一杯以表谢意才行。”水木炎笑道。

    “好!”罗舒应了一声,看到陆翰墨已经将自己的酒杯倒满,拿起酒杯和陆翰墨一起向水木炎敬酒道:“干杯!”

    水木炎一口将酒饮尽,开怀的大笑了起来,“等我伤好了,我们好好的喝一场,不醉不归。”

    “好!”罗舒和陆翰墨笑着应道。

    “叶儿,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罗予了?”等到罗舒和陆翰墨离开后,水母问道。

    水木叶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娘,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喜欢上‘他’啊。”看到‘他’的时候她的心跳会加速,听到‘他’喜欢翠香时,她又忍不住生气,这应该是喜欢了吧。

    “娘是过来人,你骗不了娘的。”水母皱眉道。

    “好啦!我承认就是了,可是‘他’又不喜欢我。”只要想到‘他’喜欢那个翠香,她就气得牙痒痒。

    “‘他’和你不合适。”水母说道。她是绝对不会将女儿的一生幸福,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的。

    “哪里不适合了?”水木叶皱眉看着水母。她觉得就挺适合的,罗予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让她心动的人。

    “那个罗予来历不明,你爹都查不到‘他’的底细,这样的人,娘这么可能放心将你交给‘他’,乖!趁现在还刚刚开始,你就放下吧。”水母伸手拍了拍水木叶的肩膀,劝说道。

    水木叶轻轻地点了点头。心已经动了,她真的能放下吗?

    ------题外话------

    推荐:《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艾依瑶

    她叫宋羡鱼,他叫季临渊。

    她是宋家收养的孤女,寄人屋檐十余载。

    他是vinci集团现掌权人,京城商界只手遮天的名门勋贵。

    ……

    初见。

    她十岁生日宴上,他轻抚她的头发,眼神温和:“生日快乐。”

    再见。

    她十八岁成人礼上,他送上价值千万的定制款腕表,声音沉稳:“祝贺你长大。”

    又见。

    她二十岁,他三十五岁。

    他救她于困境,她怔怔地望进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里,胸口的位置怦然作响。

    自此,她的世界,充满季临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