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十九、修真者
    “两个都是军人,一个是陆翰墨,还有一个应该是陆翰墨的朋友。”凌天羽想到当时自己被拍飞的情景,心中涌起了一股委屈。

    “那个陆翰墨,是京城陆家的人吗?”凌老爷子问道。陆家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有听说过,陆家也是古武家族。难道陆家也和他们凌家一样,深藏不露。

    “是的,他现在是一名旅长,在华夏军部极有威望,是华夏赫赫有名的战神。”凌天羽说道。虽然他被陆翰墨拍飞了,但是心中对陆翰墨还是有些佩服的。

    凌老爷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凌天羽,“你怎么会想到要去挑战陆翰墨?”江州军校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派出一队学生去军区,与军区的战士们进行对战,来测试学生是否已经达到军人的标准。

    学生们一般都只会挑战军中的战士。若是挑战那些军官,先不说对方会不会应战,就算会应战,也不是那些学生能够对付的了的。

    陆翰墨是一名旅长,应该不在挑战之列,天羽怎么会去挑战他呢?

    “陆翰墨的妻子,就是我上次跟您说的那个罗舒,她是神医世家的人。我这次挑战陆翰墨,主要是想试探一下陆翰墨的实力。看看罗舒是否已经传授了他古武功法。如果没有传授,我想将他招入我们凌家。”凌天羽将自己之前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么说来,陆翰墨应该已经修炼了古武功法。那他的那个朋友呢?他难道是古武门派的人?还有陆翰墨就算修炼古武功法,他的修炼速度也太快了吧。”凌老爷子提出疑问道。天羽从就开始修炼古武功法,陆翰墨是认识她的妻子后才开始修炼的,就算天赋异禀,应该也很难超越天羽才是。

    “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我问过陆翰墨,他是不是古武修炼者,他说不是。可是这世上,还有什么可以超越古武功法?”凌天羽紧皱着眉,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凌老爷子沉默片刻,“这世上的确有可以超越古武的功法存在。”只是那可能吗?

    “是什么?”凌天羽震惊的看着凌老爷子。怎么会有功法比古武功法更强呢?

    “天羽,你知道家族的功法是怎么来的吗?”见凌天羽点头,凌老爷子继续道:“那名给凌家祖先修炼功法的得道高僧,并不是一名古武修炼者,而是一名得道的修真者,他修炼的功法也不是古武功法,而是修仙功法。”这些是他小时候,听他父亲说的。

    “世上真的有这种功法吗?”凌天羽一脸不相信。

    “我也不清楚。”凌老爷子摇头叹气道。他也是突然想起来的,至于这世上是不是真有修真者,他也无从考究。

    凌天羽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我或许可以试探一下罗政。”罗政是罗舒的弟弟,他肯定会知道一些内幕。

    罗舒正与朱慧珍和申安宁在客厅里说话,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应该又是来拜年的。”罗舒站起身。今天是大年初一,一大早就不断地有人过来拜年。

    “我去开门吧。”申安宁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打开院门,只见门外站着两名年轻的漂亮姑娘。

    “你们是文工团的?”申安宁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这两个姑娘,有一个正是昨天唱’我的祖国‘的那名姑娘。

    “是的,请问这里是陆旅长家吗?”其中一名姑娘问道。

    申安宁点了点头,“你们找陆旅长吗?”她心里大致已经猜到了,两人来这里的目的。

    “不是的,我们是在陆旅长的妻子的,她在家吗?”那名昨晚唱歌的女子问道。

    “在的。”申安宁点了点头。她就是知道,对方肯定是来找罗舒的。

    “我们可以进去吗?”另一名女子问道。

    “进来吧。”申安宁向着一旁让了一步,等到两人进入院子后,带着她们向着屋里走去。她昨晚就跟罗舒说过,文工团的人有可能会来找她,没想到今天还真的来了。

    申安宁带着两人走进屋,指了指身后的两人,对罗舒使了个眼色,“罗舒,这两名文工团的同志,有事找你。”

    罗舒闻言,无奈的一笑。看来对方是来者不善!

    那名昨晚唱歌的年轻女子,上前一步,对着罗舒笑了笑道:“陆旅长夫人您好!我是文工团的张晓凤,我们这次来,是因为听说了上次您在西北军区,战胜了文工团的事,我们想再次和您比一场。您看可以吗?”

    “抱歉!我兴趣,再说上次赢得比赛的人不是我。”罗舒微笑着婉拒道。

    “旅长夫人,我们知道您上次没有上台,但是那个主意是你出的没错吧?”张晓凤微笑着问道。罗舒现在的身份是旅长夫人,绝对不是她们可以招惹得起的。

    她们这次来,是团里经过商量以后,派她们为代表过来找罗舒谈的。若是罗舒真的不同意,那她们也只能作罢。

    “算是吧。”罗舒点头,“不过我现在没有精力去想那些东西。”就算她有精力想,也没有人配合她。在西北军区,她和那些军嫂处的都还可以。但是来到这里后,与她相处最好的也只有林菏莲一个人。难道唱独角戏吗?

    “旅长夫人,您再考虑看看,我们这次的比试很简单的,您只要想出一个节目,然后从我们团里选出同志来表演,我们团会出另一个节目,到时让战士们给两个节目评分。”张晓凤不放弃说道。

    朱慧珍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罗舒,“这倒是有些意思,罗舒,要不你就试试。”若是需要花体力,她是绝对不会赞同的,不过只要用脑力,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申安宁赞同的点了点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