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十、调查
    ,精彩小说免费!

    目送着罗舒几人离去,秦天峰收回目光,对着在场的众人歉意的抱了抱拳,“各位!实在很抱歉!我还有些家事要处理,今天的订婚宴就先这样了。荀伯,替我送一下客人。”不管下毒的人是谁,这件事都是秦家内部的事。就算要处理,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

    众人虽然很想留在这里看结果,但是秦天峰既然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们也不好厚着脸皮留在这里。

    很快宴会厅里就只剩下了秦家人,以及陆澜曦和云韩。

    秦天峰目光冷冽的看向秦君荷一行人,沉声喝道:“说!是谁下的毒!”她们都是陪着君澜的人,也只有她们才有机会在嫁衣上下毒。

    秦君荷一行人吓得身子一缩,低着头不敢说话。

    见众人都不说话,秦天峰的脸色更是阴沉,“谁碰过嫁衣?说!不然我查出来,就休怪我不客气。”连自己的家人都下得了手,真是歹毒至极。

    “我碰过…不过我没有下毒…”秦君香战战兢兢地开口道。其实她更担心自己是不是也中了毒,因为没有喝酒,所以毒还没有发作。

    “我也碰过。”秦君叶开口道。

    “秦家主,其实我们都有碰过嫁衣,不过我们都没有中毒。”陆澜曦道。她们没有中毒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下毒的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解了她们身上的毒。另一个可能是,下毒的人是在帮君澜整理衣服的时候下的毒。她觉得第二个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你有没有什么发现?”秦天峰问道。一开始他就没有将陆澜曦算在内。再说就算是她,他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陆澜曦看了一眼秦君荷一行人,“让她们把手伸出来,我有办法测出谁沾过毒。”

    “好!”秦天峰看向众人,“你们把手伸出来。”

    秦君荷眉头皱了皱,见众人都已经将手伸了出来,也只能慢慢的将手抬起来。七星金蝉的毒无色无味,而且她早已经服用了解药,连手都用清水决洗了几遍,她就不信陆澜曦能看出来。她肯定是在忽悠她,让她心虚。

    陆澜曦见众人都已经将手伸了出来,抬步上前,一一的查看起众人的手。

    “我知道是谁了。”陆澜曦看向秦天峰道。

    “是谁?”秦天峰问道。不愧是绝世强者的女儿,果然不同凡响。

    陆澜曦走到秦君荷的面前,“你为什么下毒?”

    秦君荷心一紧,心控制不住的加速跳了起来,“你…你不要胡说,君澜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下毒呢?”她是怎么知道下毒的人是她的。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陆澜曦冷笑道。

    “我没有下毒,你不要含血喷人。”秦君荷眼睛躲闪着,不敢和陆澜曦的眼睛对视。她现在真的很想不通,陆澜曦到底是什么断定是她的。

    众人都震惊的看着秦君荷。她和君澜的感情一直都是最好的,上次归元宗来提亲,还是她通风报信的。下毒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她?

    “澜曦,你怎么确定下毒的人是六堂姐?”秦君叶不解的问道。

    “你看一下自己的手。”陆澜曦勾唇道。

    众人抬起自己的手,仔细的看了起来,除了上面有一些胭脂水粉外并没有什么。刚刚她们帮君澜化妆,手上难免会沾到一些胭脂水粉。

    “我看不出来。”秦君叶看了半天,还是不明白陆澜曦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明白了,因为君荷的手有洗过,所以她的手最干净。”秦君颜恍然道。

    陆澜曦笑着点头,“你们今天帮大嫂化妆的时候,都或多或少的会沾上一些胭脂水粉,就算没有沾上胭脂水粉,也不会刻意的去洗手。”

    “我一向爱干净,洗手也是很正常的,而且我去拿嫁衣了,并没有帮君澜化妆,不沾上胭脂水粉也是很正常的。”秦君荷狡辩道。

    “你真的确定你没有碰过胭脂水粉?”陆澜曦玩味的笑道。

    秦君荷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她和君香拿着嫁衣进房间的时候,君浅拿了一盒胭脂给她,帮她涂在了脸上,她当时觉得太浓,就用手擦去了一些。

    “这也不能确定就是我。”秦君荷反驳道。只要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无法证明下毒的人就是自己。

    “那你敢不敢给我看一下你的储物戒?”陆澜曦看向秦君荷手上的储物戒。她的修为比秦君荷要高,又精通阵法,所以一早就已经用神识查看过秦君荷的戒指了,她的戒指中有着一瓶七星金蝉的毒粉。

    “我凭什么给你看。”秦君荷的神情有些慌乱。早知道她刚刚应该将那瓶七星金蝉的毒粉扔掉的。虽然七星金蝉的毒粉十分珍贵,而且来之不易,但是比起自己的命,它根本一文不值。现在该怎么办?

    陆澜曦无所谓的笑了笑,看向秦天峰,“秦家主,我和云韩哥哥去看看大嫂的情况。”秦天峰身为一家之主,这种事自然不可能处理不好。

    “陆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将下毒的人留给你们的。”秦天峰保证道。他是不可能为了一个小辈,去得罪陆翰墨他们的。

    “那就多谢秦家主了。”陆澜曦对着秦天峰笑了笑,与云韩向着外面走去。

    秦天峰收回视线,目光冷厉的看向秦君荷,“说!到底是不是你?!”就算她是他的女儿,这次他也不会姑息。比起秦家的未来,她又算的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