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二十九、小伙伴
    两人聊天间,陆翰墨推开门,带着彦骋走了进来。

    “妈妈!”彦骋看到林菏莲立即跑了过去,开心地扑进了她的怀中,“你不是说不来接我了吗?”妈妈来接他,他还是很高兴的。

    “妈妈今天是有事要跟阿姨谈,从明天开始你就要一个人回家了。”林菏莲说道。既然已经跟丈夫商量好了,要让小骋养成独立的个性,她就不能先破坏了规矩。

    “好的!”彦骋笑着点了点头。

    林菏莲揉了揉彦骋的头发,从沙发上站起身,对着罗舒和陆翰墨道:“彦战也差不多要回来了,我回去做晚饭了。”

    离开罗舒家,林菏莲拉着彦骋的手向着家里走去。

    远处,四五个孩子正在院子里追逐打闹着,银铃般的欢笑声传来,让人的心情莫名的变得轻松起来。

    一个扎着两只麻花辫的圆脸小女孩,跑到了林菏莲和彦骋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彦骋,“你和我们一起玩吧。”以前她就很想要和彦骋一起玩,只是妈妈不让,说彦骋是坏人的孩子。但是这几天,妈妈却常常在她的耳边说,让她和彦骋一起玩。大人的世界,他们小孩子真不懂!

    彦骋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光芒,随即那道光芒就暗淡了下来,他转头看向林菏莲,“妈妈,我可以和他们一起玩吗?”他很渴望和小伙伴们一起玩,只是他每次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躲的远远的,好像他有传染病一般。即使让他靠近,也是将他当成出气筒。

    林菏莲本想拒绝,看到彦骋眼中的渴望神色,犹豫了片刻,开口道:“小骋,妈妈昨天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她昨天跟他说,若是有人欺负他,就让他跑。

    彦骋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一定会跑的,绝对不会让他们欺负的。”

    “那好,你跟他们一起玩吧。”林菏莲伸手揉了揉彦骋的头发,轻声说道。小骋总不能一直都是一个人玩,让他多跟小朋友一起接触,对他有好处,不然万一造成了他性格上孤僻就不好了。

    “妈妈,我和她去玩了。”彦骋脸上扬起灿烂的开心笑容,对着林菏莲挥了挥手,和小女孩一起,向着远处的几名小伙伴跑去。

    林菏莲看着彦骋,见他很快就融入了那个小团体,脸上露出一抹放心的笑容,收回视线,向着家里走去。

    将饭菜端上桌,林菏莲看到彦战回来,对着他笑了笑,“可以吃晚饭了。”

    彦战点了一下头,走进洗手间洗了下手,“小骋在房里吗?”他每天回来,小骋都是在房里蹲马步,练功。

    “和院里的那些孩子在一起玩呢,你先吃饭,我去叫他。”林菏莲脱掉身上的围裙挂在椅子上,抬步向着外面走去。

    刚刚打开门,就看到玩的满头满脸都是汗的彦骋正站在门外,看到他红扑扑的脸上满是笑容,林菏莲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瞧你玩的这一身汗,快进去擦把脸,准备吃晚饭。”林菏莲笑着瞪了彦骋一眼,等彦骋进屋,伸手关上了门。

    “好!”彦骋开心地应道,向着洗手间走去。今天他真的很开心,没想到和小伙伴一起玩,竟然那么有趣。

    洗好脸和手,彦骋在林菏莲的对面坐了下来,“爸爸,妈妈,以后我可以一直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吗?”那个常带头欺负他的大熊,今天都对他格外的好,还送了他一支铅笔。

    林菏莲和彦战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可以!”既然小骋玩的这么开心,他们当然不会反对。

    “太好了!”彦骋开心地欢呼了起来,伸手从自己棉衣的口袋里拿出一支铅笔,在彦战和林菏莲的面前晃了晃,“爸爸,妈妈,你们看这是大熊送给我的,而且他还向我道了歉。”这是他今天最最开心的事。

    彦战和林菏莲也被彦骋的开心感染到了,脸上一直都带着浅浅的笑容。

    与此同时,在离彦战家不远的一间屋子里。

    扎着两条麻花辫的圆脸小女孩,正满脸兴奋地告诉自己的父母,刚刚和小伙伴们一起玩游戏的事,“妈妈,我今天叫人彦骋一起玩了,我们玩了‘老狼老狼几点钟’的游戏,可好玩了。”

    小女孩的母亲闻言,眼睛顿时一亮,问道:“你跟彦骋一起玩了?那妈妈让你问的事,你问了吗?”她早上就听说了林菏莲去上班的事,所以一再叮嘱女儿,让她找彦骋一起玩,同时借机询问一下彦骋,他妈妈工作的事。

    小女孩点了点头,“问了,彦骋说不知道。”

    小女孩的母亲有些失望。

    “你想问什么事?”小女孩的父亲喝了一口酒,用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放进嘴里。

    “林菏莲今天去上班了,我怀疑是陆嫂子给安排的。”小女孩的母亲说道。她也想找机会接近罗舒,可是却一直找不到机会。

    “就算是陆嫂子给安排的,那又怎么样啊?”小女孩的父亲不解的看着妻子。

    “当然是找陆嫂子帮忙,让她给我安排一份工作了。我一天天的待在家里,待的我都快发霉了。”小女孩的母亲放下手中的饭碗,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怎么肯定,陆嫂子就会帮忙呢?”小女孩的父亲皱眉问道。

    “这就要靠你了,你不是陆旅长手下的兵嘛!你去跟陆旅长说说不就成了嘛。”小女孩的母亲笑眯眯的看着丈夫,等待着他的回答。

    “要说你去说,我可不会去说的。”小女孩的父亲拿起酒杯,将里面的酒一口喝完,拿起自己用来夹菜的碗,向着厨房走去。她是不知道陆旅长的可怕,他要是敢向陆旅长提出这个请求,他绝对会被陆旅长好好的收拾一顿。他又不是吃饱了撑的,何必自己找罪受。

    “吴向阳,我是你妻子,我有了工作,可以增加家里的收入,让我们的生活变的更好。”小女孩的母亲站起身,生气的瞪着自己的丈夫。她不过就是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连这他都不同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