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三十七、禁锢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世界都是修真者吗?”罗政完全被罗舒的话给震惊了。更让他震惊的是,二姐竟然也是修真者。

    罗舒摇了摇头,“那里和地球一样也有凡人,只是他们都知道修真者的存在。”

    “姐,那你知道,要对付你和姐夫的那个人是谁吗?”想到那天那个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势的神秘男子,他就充满了担忧。

    虽然他的心中因为二姐的逝去而难过,但是他现在一点都不怪姐了。秦澈说的没错,以姐的为人,如果不是让她太过失望,或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她是绝对不会对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动手的。

    “有几个猜测的人选,只是暂时还不能确定。”罗舒看向罗政,目光直视着他的双眼,“我杀了罗珊,你不怪我吗?”

    罗政想了一下,开口道:“一开始我的确怪过你,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杀二姐。听秦澈说,二姐带人来对付你后,我就已经不怪你了,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杀二姐的。”这几天他一直都在调整自己,现在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虽然还是很伤心,但是他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

    罗舒点了下头,从空间中拿出两瓶果汁,将其中一瓶递给罗政,“我知道这是个两难的抉择,毕竟我和罗珊都是你姐。”无论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都是很难选择的。

    罗政接过果汁,微微犹豫问道:“姐,二姐她是什么时候死的?”说到这个问题,他的心情再次低落了下来。

    “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死了。”罗舒淡声道。

    “可是二姐的尸体没有任何腐烂,不像是死了几个月的样子。”他见二姐的样子,分明没死多久,不过他知道,姐是不会在这种事上骗他的。

    “对方应该是将她的尸体,放入了储物空间中。”只要不是有生命的物体,都是可以存进储物戒的。储物戒里没有时间的流动,所以任何物体放进去是什么样子,拿出来还是什么样子。

    “那为什么对方现在才告诉我?”罗政不解的问道。

    “对方应该一直在寻找,对付我和翰墨的机会,他现在将罗珊的尸体拿出来,应该是希望利用你来刺激我。如果我们反目成仇,正好中了对方的计谋。”罗舒道。即使罗政真的选择跟她反目成仇,她也最多只是难过一下而已。

    罗政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真是太可恶了!”他差一点就中了对方的计,幸好有秦澈劝说,幸好他没有钻牛角尖。

    想到那个人的强大,罗政担忧的看向罗舒,“姐,现在那个人还没有找出来,你还是先不要回京城了。”他已经没有了一个姐姐,他不想再失去另一个姐姐了。

    “嗯!”罗舒拿起果汁喝了一口。虽然她并不怕对方,但是现在她以宝宝们为主,能不冒险,就不冒险。

    “姐夫知道这件事吗?”罗政问道。

    罗舒点了下头,“他已经在开始调查了。”那天知道这件事后,翰墨就已经用神识在江城扫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员,看来对方应该不在江城。

    “那就好,以姐夫的实力,应该没有问题的。”罗政放心道。

    “嗯!”罗舒点头赞同。在失落的空间中,实力最强的修士只有大乘期,她和翰墨的实力现在都已经达到了渡劫期,自是不必担心的。她不想与对方对上,是因为她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她现在不敢轻敌,因为她赌不起。万一对方也和他们一样遇到了机缘,实力同样达到了渡劫期,那她与对方对上就危险了。

    房间里一片凌乱,陈晓梦正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自从那天被那个人表白过后,她就开始在外面重新找起了房子。她真的不敢再与对方,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了。

    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收拾好,陈晓梦拎起行李。

    刚刚打开门,就看到对方正站在她的门外,陈晓梦被吓了一跳,“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看了一眼陈晓梦手里的行李,黑衣男子皱了皱眉,“你要去哪里?”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陈晓梦不悦道。他以为他是谁啊?凭什么用那种口气质问她。

    “回答我。”黑衣男子声音转冷。

    陈晓梦被对方的眼神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道:“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我那天已经向你表白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黑衣男子强势的说道。这几天他人虽然不在江城,但是却一直都在关注着罗政的动向。今天早上他收到消息,罗政已经去了军区找罗舒,不知道他们两姐弟,会不会因为罗珊的死而争吵,从此反目成仇。虽然这样最多只能让罗舒难受一下,但是能让她难受,他也开心。

    “你…你有病吧,我什么时候同意了。”陈晓梦愤怒而又害怕的看着对方。

    “不需要你同意,我决定就好。”黑衣男子勾唇笑道。不管陈晓梦喜不喜欢他,他都会让她成为他的女人。罗舒若是知道,不仅是她的弟弟背叛了她,连她的朋友也同样背叛了她,不知道会不会气疯。她现在可是怀着孕,可是受不了刺激的。

    陈晓梦惊惧的后退了两步,伸手关上了门,她扔掉手中的行李,拉过一旁的桌子抵在门板上,她真的很怕对方会闯进来。

    看了看桌子,陈晓梦觉得还是不保险,又将一只五斗橱也推了过来,抵在了门上。

    看着被堵得严严实实的房门,陈晓梦全身无力的坐倒在了地上,她背靠在五斗橱上,卷缩着身子默默的流泪。她该怎么办?怎么才能离开这里?

    黑衣男子冷冷一笑,抬手丢出了几枚阵旗后,走向了自己的屋子。有了他的阵法,陈晓梦休想逃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