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四十九、婚宴
    朱慧珍将手中的虎头鞋放回到桌上,对着众人笑道:“晚饭已经做好了,大家去餐厅吃饭吧。”

    “好的伯母!”众人站起身,跟着朱慧珍向着餐厅走去。

    朱慧珍请众人坐下后,就让厨房将早已准备好的菜端了上来。

    在陆家有着两个餐厅,一般大家都会在主餐厅吃饭。要是家里来了客人,不方便和众人一起吃,就会在分餐厅吃。这样也避免了客人和主人之间的尴尬。

    菜式十分丰富,做的也是极为精致,让人一看就十分的有食欲。

    “大家不要客气!”朱慧珍笑着招呼了众人一声,来到罗舒的身旁,“这里就交给你招呼了,妈就不留在这里打扰你们了。”虽说她和众人早已不陌生了,但是她们都是年轻人,她留在这里,她们难免会有些拘谨。

    “伯母!您不留在这里吃吗?”听到朱慧珍要离开,众人都有些诧异。

    “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话题,我就不打扰你们聊天了,大家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就好。”朱慧珍对着众人笑了笑,走出了餐厅。

    没有了长辈在,众人的确感觉轻松了很多,大家天南地北的聊着,一直聊到很晚,众人才依依不舍的告辞离去。虽说她们都在京城,但是她们各自都有着自己的事要忙,见面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少。

    罗舒刚刚洗完澡,陆翰墨就回来了。

    陆翰墨上前将罗舒揽入怀里,宠溺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又用神识和她肚子里的宝宝们嬉戏了一会儿,“我先去洗澡,等一下我们再聊。”后天就是莫少泽和申安宁结婚的日子了,他已经请好了三天的假。这三天他又有时间陪着舒儿和宝宝们了。

    “嗯!”罗舒微笑着点了点头。她回来后,他们相处的时间也少了,就只有晚上的时间可以聊一会儿。

    陆翰墨放开罗舒,走上前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睡衣,走进了洗手间。

    很快里面就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罗舒微微一笑,爬上床,拿出一本小说看了起来。这是今天逛街的时候,她们去书店买的。

    陆翰墨走出洗手间,看到罗舒正在看书,莞尔一笑,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罗舒将小说收了起来,靠在陆翰墨的怀里,“请好假了吗?”她觉得她比小说中的女主角还要幸福。

    陆翰墨微笑着点头,大手习惯性抚上了罗舒隆起的肚子,“请了三天的假,你想去哪里走走吗?”舒儿现在的身体情况很好,所以他也很放心。

    罗舒摇了摇头,“我想待在家里,享受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光。”

    “好!”陆翰墨微笑着点头。不管她想要做什么,他都会依着她。在他的心中,没有什么可以与她相比。

    “我今天和张琪她们出去逛街了,她们给我买了很多宝宝的用品。”罗舒慢慢的叙述着今天发生的事,她喜欢和他一起分享所有的一切。

    陆翰墨静静的听着,时而莞尔一笑,时而微微皱眉,不过他凝视着罗舒的眼神,始终温柔似水,充满了宠溺和浓浓的爱意。

    莫少泽的婚礼安排在了京城最大的岳庭会所,这里在清时,是一个贝子府。

    园中的风景十分不错,有亭台楼阁,古树参天,山石点缀,土山环绕。

    沿着园中的青石板路,来到一座别具特色的二层小楼前。这里就是岳庭会所的所在,在清时,这里原本就是贝子设宴所用的场所,所以大厅十分宽敞。再加上别具一格的装修风格,会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看到陆翰墨和罗舒到来,莫少泽连忙笑着迎了上来,“你们总算来了。”他最担心的就是,陆翰墨会因为罗舒无法来参加他的婚礼。现在看到人,他总算安心了。

    “恭喜!”陆翰墨笑着将一只红包递到莫少泽的面前。

    莫少泽也跟陆翰墨客气,伸手接过红包,放进自己的口袋中,“我带你们进去。”陆翰墨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自然要亲自接待。

    将陆翰墨和罗舒带进大厅,安排两人坐下后,去一旁拿了一盘水果和一杯红酒过来,分别递给罗舒和陆翰墨后,莫少泽才离开去招呼别的客人。岳庭会所的特色就是有着餐前自助,这样不至于让来宾饿着肚子。

    “罗舒!”罗舒和陆翰墨正说着话,一道带着一丝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抬眼望去,只见申教授正一脸惊喜的向着他们走来。

    “我还以为你这次不来了呢。”申教授笑呵呵的看着罗舒。上次罗舒去xl国时,肚子就已经非常大了。安宁也说,罗舒可能无法参加她和莫少泽的婚礼了,他听到后十分的失望。所以刚刚看到罗舒,他才会特别惊喜。

    “申教授,好久不见!”罗舒笑着,伸手与申教授握了一下。

    “罗舒,我最近正在研究一个病毒,只可惜你没有办法看到。”申教授有些可惜的说道。若是罗舒没怀孕,他是肯定要邀请罗舒加入研究小组的。

    “什么病毒?”罗舒笑着问道。申教授对医学的狂热,连她都自叹不如。他曾经为了研究一个病毒,三天三夜没有睡觉,连水都没有喝一口。无论众人怎么劝,他都不愿意离开,最后还是晕倒了才被人扶出去的。

    “前段时间在辽省的一个边陲小镇,发生了一次小型的瘟疫,那些瘟疫病人身上的病毒,是来自一种青色蚊虫的叮咬。虽然想到了办法预防,但是那种病毒却很难治愈,我现在就在研究那种病毒。”这次要不是女儿的婚礼,他是绝对不会离开实验室的。

    “应该是碧血毒蚊。”听到申教授的描述,罗舒立即就知道了,他所说的蚊子是什么种类。

    申教授闻言,双眼顿时一亮,连忙在罗舒身边坐了下来,“我查过书,并没有你说的这种蚊子的资料,你知道那病毒要怎么治吗?”为了研究这种病毒,他几乎将图书馆里,有关于蚊子的书都翻遍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