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五十二、调查
    莫少泽来到派出所,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后,在一名警察的带引下,来到了停放郭秦岭尸体的小屋。

    走上前掀开白色的被单,莫少泽仔细的查看了一番郭秦岭的情况,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也没有在郭秦岭的身上,发现任何伤痕。

    抓起郭秦岭的手,莫少泽将一丝内力探入了郭秦岭的体内,开始查看起郭秦岭体内的情况。他刚刚修炼没多久,现在还没有筑基,自然还没有产生神识,只能借助内力查看了。

    随着内力缓缓的流入郭秦岭的体内,莫少泽的眉头越皱越紧。因为他并没有发现,郭秦岭的体内有什么异样。这样看来,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遇到了修真者。只有修真者才能让人死的毫无痕迹。

    收回内力,莫少泽抬腕看了一下时间,抬步走出了小屋。现在时间太晚了,只能等到明天让陆翰墨来看一下了,或许他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回到医院,病房里只剩下了申安宁和她母亲。

    “怎么样?有发现吗?”看到莫少泽,申安宁连忙问道。

    莫少泽摇了摇头,“等明天我让陆翰墨去看看再说。”

    “嗯!”申安宁点了点头,目光担忧的看着床上的父亲。受了这次打击,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陆翰墨和罗舒正在吃早饭,听到莫少泽过来,两人都有些诧异。现在正是莫少泽和申安宁新婚燕尔之际,他怎么会有空来找他们?

    看到莫少泽精神不济的走进来,陆翰墨和罗舒诧异的对视了一眼,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看莫少泽的样子,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陆翰墨看向莫少泽询问道。

    “我岳父住院了。昨天罗舒给了我岳父一张药方,我岳父等不及,就叫了他同事过来取药方,他同事回去的时候出了意外。我昨晚去查看了郭教授的情况,不管是他的身体表面,还是他的体内,都没有一点异样。我怀疑他是遇到了修真者。”莫少泽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

    “都怪我不好,不应该给申教授药方的。”罗舒自责道。若是她没有给申教授药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莫少泽摇了摇头,“这不怪你,你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这种事谁又能预想的到。

    “舒儿,你不要自责,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我先跟莫少泽去看一下,那个郭教授的情况。”陆翰墨伸手握住罗舒的手,轻声的安慰道。舒儿给申教授药方,是一片好意,这怎么能怪她呢?

    “我和你一起去。”罗舒说道。她必须要弄清楚,那个郭教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死的。

    陆翰墨微微犹豫,点了点头,“走吧!”

    三人来到派出所,法医正在准备手术器具,打算给郭秦岭解剖。

    “古医生,这里先不用解剖了。”派出所所长走上前,对法医说道。

    “为什么?”法医放下手中的器具,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陆少要检查一下死者的死因,我们先出去吧。”所长转头对着陆翰墨三人笑了笑。

    法医顺着所长的目光望去,看到罗舒,他的目光顿时一亮,快步上前,一脸崇拜道:“您是罗神医吧?我对您仰慕已久了,能见到您真是太荣幸了!”罗舒是所有医生心中的神。虽然他是法医,但也是医生。他之所以一眼就能认出罗舒,是因为他曾经有幸见过罗舒一次。

    “你好!”罗舒微笑道。

    “罗神医!您能帮我签个名吗?”法医一脸期待的看着罗舒。

    “好!”罗舒点头应道。

    “太好了!我去拿纸笔。”法医开心地走到自己的工作台前,伸手拿起桌上的纸笔。这纸笔本来是用来记录尸体的解剖情况的。

    将纸笔递到罗舒的面前,罗舒接过纸笔,快速的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法医收回纸笔,开心地道谢了一声,跟着所长走出了屋子。他是很想留在这里现场观摩的,只是他有些害怕陆翰墨,他身上的气势太吓人了!

    “他的魂魄被人收了。”陆翰墨说道。他已经用神识检查过郭秦岭的情况了,郭秦岭是被人直接收去了魂魄。

    “又是邪修?”罗舒皱眉道。

    陆翰墨点了点头,“郭秦岭的魂魄是十分罕见的七煞之魂,用来修炼邪功是最适合的。”

    “也就是说,他这次遇难只是巧合?”莫少泽语带惊喜的问道。如果只是巧合,那他岳父知道后,心里肯定会好受很多,至少不会将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的头上。

    “昨晚正好是月圆之夜,七煞之魂每逢月圆,就会散发出浓烈的煞气,即使想要藏也藏不住。若是昨晚他没有出来拿药方,那些和他在一起的人,或许一个都活不成。”陆翰墨说道。

    世界上有很多的魂魄,都是适合用来修炼的,比如刚出生的婴儿,他们的魂魄纯净,对邪修的修炼是极有好处的。还有纯阴之体和纯阳之体的人,他们的魂魄也是一样。

    “罗舒,你能开具个证明,让我岳父相信这件事是个意外吗?”莫少泽问道。他自然不可能告诉岳父,郭秦岭是被邪修吸取了魂魄才死的。就算说了,他岳父也是不会相信的。

    “没问题!”罗舒答应道。

    看到罗舒三人从屋里出来,守在门口等着罗舒的法医,连忙问道:“罗神医!您查出是什么原因了吗?”

    “突发急性心梗猝死。”罗舒道。

    “怪不得外面没有任何伤痕。”法医恍然道。对于罗舒,他是完全信任的。

    “麻烦你出具一个死亡证明,送去京大研究所。”罗舒对法医说道。她刚刚已经在郭秦岭的体内动了手脚,就是真的解剖,也只会是这个结果。

    “好的!”法医点头应道,目送着罗舒三人远去的背影。

    “不愧是神医,这么短的时间就查出了结果。”法医一脸崇拜道,他拿起手中签有着罗舒名字的那张纸,脸上洋溢出激动的笑容。要是被他的那些同事知道,他不但见到了罗舒,还有着她的签名,肯定会羡慕死他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