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抢劫
    看到罗舒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陈大妈愣住了。她之前看罗舒她们的衣着,就知道她们是穷人家的孩子,没想到她们可以拿出那么多钱。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那成!以后你们就叫我陈大妈好了,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和大妈客气。”陈大妈笑着接过钱,从口袋中拿出两元找给罗舒。

    罗舒接过钱,笑着点了点头,“我叫罗舒,她是我妹妹罗珊,以后就麻烦陈大妈了。”

    “不麻烦!不麻烦!呵呵呵…”陈大妈笑着摆手。有了这些钱,她就可以多买些肉给老头子补补了。

    “陈大妈,我们还要去接弟弟,就先出去了。”罗舒说道。既然房子找到了,也该去买些家用的东西了,不然晚上就要受冷挨饿了。

    “好!好!好!你们路上小心点。”陈大妈笑着将罗舒两人送到门口,看着两人消失在巷口,才关上大门,“真是两个不错的孩子。”

    “姐,我们现在去学校吗?”罗珊问道。她到现在还感觉像是在做梦似的。

    “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去买些被褥和日用品。”离罗政放学还有两个多小时,等买好东西再去也不迟。

    向路人打听了一下供销社的位置,罗舒和罗珊很快就找到了供销社。

    这个年代除了一些大城市很少会有商场,要买东西大多都是去供销社,不过供销社里的很多东西都需要票,买布需要布票,买棉被需要棉被票,自行车也需要自行车票。

    两人来到卖棉被的柜台,只见一名中年妇女正坐在柜台中打着毛线。

    听到有人来,那名中年妇女只是抬头看了罗舒两人一眼,就又低下头继续打毛线了。

    罗舒皱了皱眉,“同志,请问棉被怎么卖?”

    “有棉被票吗?”中年妇女抬起头,语气中带着一丝高傲。她一看罗舒她们的穿着,就知道她们买不起棉被,何必去跟她们浪费时间?

    罗珊有些不自在的拉了一下罗舒的衣袖,小声的说道:“姐,要不我们就不要买了吧。”她走进供销社就感觉全身都不自在,连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不买我们晚上盖什么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罗舒说完,就向着店外走去。

    “姐,你等我一下!”罗珊连忙跟上去,走到店外,发现罗舒已经不见了身影。只能走到一旁,等着罗舒回来。

    罗舒拐进一条巷子,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从空间中拿出爷爷存放在空间中的一叠票据。

    记得当初,她从父亲手中接手空间的时候还问过爷爷,为什么他要存这么多没用的票据,爷爷只是笑了笑,说这是一种回忆。想不到她竟然会用到这些票据,果然是世事无常。

    从角落里走出来,罗舒向着供销社走去。

    还没走出巷子,突然有五六个人从一旁蹿了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把钱交出来,不然我手中的刀子可不长眼睛。”为首的光头男子手中把玩着一把匕首,流里流气的威胁道。

    “我没钱。”罗舒淡声道。这些人怎么会知道她有钱的?

    “你骗谁啊?我可是亲眼看到你用人参换了五百块钱的。”光头男子身后的一名龅牙男子说道。

    罗舒看向那名龅牙男子,一眼就认出了他也是济民药铺的伙计,冷笑一声,“好好的伙计不当,来当强盗,也不嫌丢人。”

    “哪那么多废话?把钱交出来。”光头男子不耐烦的喝道。

    “没钱!”罗舒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六人,心中计算着自己的胜算。若是以前,要对付这些人她根本不用花太多的力气,但是现在的这具身体实在太弱,她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不识相的婊砸,那就不要怪我们动粗了。兄弟们,上!”光头男子对着身后的众人一挥手。

    众人连忙冲向了罗舒。在他们看来,罗舒一个弱女子,他们要对付起来根本就用不着花什么力气。之所以全冲上去,只是为了吓唬她,谁让她不识相呢。

    看着冲向自己的众人,罗舒皱了皱眉,迎了上去。

    侧身避开其中一人刺来的匕首,罗舒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肚子上,同时一个扫腿,将身后偷袭自己的那人踢飞了出去。

    “这小娘们会功夫,大家小心点。”光头男子大声提醒众人道。没想到这个好似不起眼的小丫头还是个硬茬。

    众人也看出了罗舒不好对付,便也不敢掉以轻心了。

    罗舒勉勉强强的挡住了众人的攻击,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她感觉自己的体力越来越不济了。再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她必须想个办法脱身才行。

    “唰!”手臂上被光头男子手中的匕首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立即就流了出来。

    罗舒咬了咬牙,继续与众人周旋着,随着鲜血越流越多,她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白。

    “住手!”一道冷喝从众人的身后传来。

    接着,罗舒就看到了一名身材颀长,穿着军装的男子,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看到突然出现的军装男子,众人都愣了一下。

    “我告诉你不要管闲事,不然我们连你一块干。”光头男子虽然有些害怕军装男子,但是一想到那五百块,胆子就又大了起来。而且他这边的人也比对方多。

    “滚!”军装男子冷声喝道。

    光头男子一行人被对方吓了一跳,脚步不由的后退了两步。

    稳了稳心神,光头男子指着军装男子威胁道:“你特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上!抢到钱大家都有份。”反正这里也没别人,等他们抢到钱,把这两个人一起干了,谁又知道这件事是他们做的。

    军装男子微微勾唇,斜长的桃花眼中迸射出一道凛冽的寒光,身形一闪,冲向了光头男子一行人,接着,现场就响起了一声声的惨叫声,只是片刻地上就躺满了人。

    罗舒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和浓浓的惊喜。竟然是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