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三、食补
    随着一道道菜出锅,浓郁的菜香飘散而出,让家中的几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些菜看着就很好吃,没想到你这丫头还有这样的厨艺。”陈大妈看着灶台上的菜,忍不住连声赞道。

    罗舒将最后一道酸菜鱼盛进碗里,“只是一些家常菜,大妈不嫌弃就好。”对于自己的厨艺,她还是极有信心的。他们罗家虽为医学世家,但是厨艺也是必修的一门功课,因为食补比药补更重要。

    食补可以根据个人的体质,有针对性的调补。如热体、热病就要多吃寒凉性食物。寒体、寒病,就要多吃温热性食物。只有这样的食补才能相“宜”,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很多食物中都带有着药性,比如土豆,可补气健脾,和胃调中,适宜于脾虚体弱,神疲乏力,食欲不振,消化不良。

    胡萝卜能养血明目,健脾消食,补气生血,行气化滞。

    南瓜补脾利水,解毒杀虫,退热,止痢,止痛,安胎。

    食材一旦用好了,不仅可以增强抵抗力,免疫力,达到一个健康的体魄,而且还可以延年益寿、强健体魄。所以在中医看来,食补是极为重要的。

    等到陈大妈的红烧肉烧好,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候。

    两人将菜端到堂屋,陈大爷和陈志和早已在那里昂首期待了。没办法,菜实在太香了,就算一开始不饿,闻着那菜香也早就饿了。

    “罗舒,你先坐,我去叫罗珊和罗政过来吃饭。”陈大妈将手中的菜放到桌上,转身走了出去。

    “罗舒你好,我是陈大妈的儿子陈志和,你可以叫我陈大哥。”陈志和微笑着看着罗舒。他对于罗舒的第一印象很好,特别是罗舒身上那种特别的气质,让他感觉她并不像是一个乡下丫头。

    罗舒微笑着对陈志和点了一下头,“你好陈大哥,我听大妈提起过你,你现在是在派出所工作吧?”

    “是的,你以后要是有事需要帮忙,可以随时去所里找我。”陈志和笑道。

    “那就先谢谢陈大哥了。”罗舒笑着道谢道。第一次见面,她自然不可能马上就让陈志和帮她处理户口。

    “别那么客气,我还要谢谢你帮我爹抓药呢。罗舒,你是学医的吗?”陈志和有些好奇的问道。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我爷爷以前是走方郎中,把脉、认草药,都是我爷爷教我的,其实我就是个半调子。”

    “是这样啊。”陈志和闻言,顿时失去了兴趣。他领导的儿子患了一种很奇怪的病,看了很多医生,都查不出病因。本来他想,若是罗舒真的精通医术,倒是可以让她帮忙看看。万一治好了,领导肯定是不会忘记他的。

    不过现在,他可不敢提出让罗舒去看病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他也是要担责任的。

    见陈志和态度变得冷淡,罗舒笑了笑,心中有了一丝明了。看来陈志和问自己那个问题是有目的的。不过她也不急,等陈大爷的身体好了,陈志和自然会找到她的。到时候,她也可以作为交换条件,提出自己的要求。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陈大妈带着罗珊和罗政走了进来,“罗珊,罗政,你们快坐下,在大妈家不用客气。”

    “谢谢大妈!”罗珊和罗政道了一声谢,走到罗舒的身旁坐了下来。

    “大家开动吧,我可是早饿了。”陈大爷笑呵呵的拿起筷子。

    众人也纷纷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大姐,这菜是你烧的吗?”罗政吃下一颗萝卜丝肉圆,一脸惊讶的看着罗舒。

    “是啊,不好吃吗?”罗舒挑眉问道。

    “简直太好吃了!”他不是没吃过大姐烧的菜,但是却远远没有这次烧的好吃,美味的让他差一点连舌头都吞下去。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罗珊嘴里嚼着菜,赞同的点头道。

    “好吃就多吃点。”看着两人,罗舒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以后她再也不会让这对姐弟受苦了。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不过陈志和的态度却始终冷冷淡淡的,只是偶尔搭几句话。

    午饭过后,陈志和便离开了陈家。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请济民药铺的刘掌柜,帮忙去看一下领导儿子的病。听说刘掌柜的医术不错,在这个小镇上十分有名。

    来到济民药铺,只见刘掌柜正在帮人看病。

    陈志和走到刘掌柜身旁,等他帮人看好病,开口道:“刘掌柜你好!我是陈大爷的儿子陈志和,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刘掌柜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坐下再说吧。”他虽然没见过陈志和,不过却常常听陈大妈提起,知道他现在是派出所的大队长。

    “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去帮我领导的儿子看病,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陈志和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是黎勇前的儿子黎少云吗?”刘掌柜问道。

    “你知道?”陈志和有些诧异。

    “我去看过少云的病,不过那种病我现在也无能为力。”刘掌柜无奈的叹气道。他和黎家是亲戚,所以一早他就去给少云看过病,也请了许老爷子去看过,只是那种病他们也查不出是什么病因。

    陈志和有些失望的站起身,“打扰刘掌柜了,我就先告辞了。”本来他还想借着此事,动了动现在的位置,看来是没有希望了。

    夜色深沉,丝丝夜风如顽皮的孩子,悄悄的从窗户的缝隙中吹入屋里,使得桌上媒油灯的火光有些摇曳。

    罗舒拿出在供销社买的纸笔,想了想,在纸上写了起来。她正在写信给陆翰墨,不过她写的都只是一些感谢的话。

    “姐…你在写什么呀…”罗珊模模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看到罗舒正趴在桌上写字。

    “没写什么,就是练一下小政教我的字,你快睡吧。”罗舒将写好的信折了起来,装进信封后放进空间。打算明天一早,就去邮局把信和萝卜肉圆子一起寄掉。不知道他收到自己的东西会不会高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