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七、初吻
    陆翰墨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你怎么会知道神医世家?”为了爷爷的病,家里曾派人去拜访过神医世家,但是却被拒绝了。

    “当初我爷爷在山上采药时,遇见了神医世家的家主,他们两人一见如故。我爷爷的大部分医术,就是神医世家的罗爷爷教的。”罗舒只能胡扯道。

    陆翰墨明了的点了点头。怪不得罗舒给他的那个驱蛇药那么厉害,原来是传自于神医世家的。

    “我家里有一块神医世家的令牌,只要有那块令牌,就可以随时请神医世家的人出山。”罗舒继续道。她不知道前世爷爷为什么会出山帮陆老爷子治病,但是看陆翰墨现在那么急切的需要人参,就知道陆家还没有请到她爷爷。

    陆翰墨闻言,猛地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罗舒,唇却在不经意间与罗舒的唇碰撞在了一起。

    四目相对,两人全身宛如被电击了一般,突然僵住不动,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这一刻,仿佛时间突然静止,整个天地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反应过来,两人同时红着脸快速的分了开来。

    陆翰墨转过头,看着前方的一棵树,脸上的红晕一路蔓延,直达耳际,“对…对不起…”他的唇上似乎还能感受到那温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去回味。该死的!在瞎想什么呢?

    “没…没关系…”罗舒捂着自己的唇,羞涩的回答道。他们这样算不算是接吻了呢?这可是她两世以来,第一次接吻呢。好羞涩啊!

    就在两人尴尬,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莫少泽气喘吁吁的抱怨声,“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家伙,就不知道等等我吗?”野猪可比罗舒重多了。

    莫少泽扛着野猪,喘着粗气走到罗舒和陆翰墨的身旁,立即就注意到了他们脸上的红晕,“咦?你们两人的脸怎么这么红?发生什么事了?”他们两人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吧?

    “要你管!”罗舒红着脸怼了一句,转过了头。

    “你最近缺乏锻炼。”陆翰墨淡声说完,背着罗舒快步向着前面走去。

    “陆翰墨,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老子什么时候缺乏锻炼了?”不过回应他的只有山间的回音,和陆翰墨两人越走越远的背影。

    “靠!”莫少泽恨恨的咬了咬牙,扛着野猪继续上路。

    来到停车的地方,陆翰墨打开副驾驶的门,让罗舒坐了进去,细心的帮她系好安全带,关上车门,绕到主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陆翰墨看了罗舒一眼,轻咳一声道:“我会对你负责的。”

    罗舒微微一愣,许久,她才开口问道:“陆大哥,你喜欢我吗?”她知道,这个时代对女子的名声是十分看重的。她喜欢陆翰墨,但是却不希望他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她负责。虽然以后她会跟他表白,但是她希望的是,他们能够两情相悦的在一起,而不是因为某种责任,或者其他的原因。或许是她太矫情了吧?

    陆翰墨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罗舒的问题。这次他和罗舒才第二次见面,还谈不上喜欢,但是他不否认对她有好感。

    罗舒缓缓地扬起一抹笑容,斗志昂扬道:“我知道了,我会努力让你喜欢上我的。”

    陆翰墨转头看向罗舒,许久,他唇边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你很特别!”这样的女孩,喜欢上她应该不难,或者他已经喜欢上她了也有可能。

    回到镇上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陆翰墨打开车门,在罗舒惊讶的目光下,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抬步向着罗舒所住的院子走去。不管她同不同意,他都已经决定要对她负责了,所以他抱自己的媳妇没有什么不对。

    莫少泽看着远去的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认命的将野猪拖出来扛在肩上,向着陆翰墨两人离开的方向走去。他突然感觉自己很悲催,人家抱的是香喷喷的美女,而他背的却是一头臭烘烘的死猪。

    “大姐怎么还不回来呢?”罗政再一次看向院门,心中焦急万分。

    “应该快回来了。”罗珊安慰罗政的同时,也在不断地自我安慰着。自从姐离开后,她就一直都坐立不安,生怕姐会出事。

    正在此时,院门“吱呀!”一声,被人推了开来。

    罗政和罗珊同时转头望去,看到陆翰墨抱着罗舒进来,愣了一下,连忙冲了过去。

    “姐,你怎么了?”

    “大姐,你受伤了吗?”

    “我没事,陆大哥,你放我下来吧。”罗舒轻轻的拍了拍陆翰墨的手臂。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总不能一直赖着他怀里不下来吧?

    陆翰墨并没有放罗舒下来,而是抱着她向着屋里走去。

    来到床边,才将罗舒轻轻的放在床上。在放下罗舒的瞬间,陆翰墨突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让他有种很想将罗舒再次抱入怀中的冲动。

    “有药酒吗?”陆翰墨忍住心中的冲动,看向罗珊问道。

    罗珊打了一个激灵,连忙点头,“有…有的…”药酒是他们搬来的时候,姐去药铺买的,说以备不时之需。

    “拿给我。”陆翰墨皱了皱眉,淡声道。

    罗珊点了点头,害怕的后退了一步,才转身走向了柜子。好可怕的男人,姐刚刚被他抱着,怎么就不怕呢?

    看出罗珊害怕陆翰墨,罗政走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药酒,上前递给陆翰墨,“大哥,我大姐伤到哪里了?”虽然他对陆翰墨也有些发憷,但是远没有到害怕的地步。

    “我只是扭伤了脚,你们不用担心。”罗舒笑着回答道。

    陆翰墨蹲下身,慢慢的挽起罗舒的裤脚,将药酒倒入手心,“有点痛,忍着点。”

    “嗯!”罗舒点了点头。在路上她已经偷偷喝了一滴灵泉,她的脚踝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痛了,只是外表看起来有些红肿而已。

    随着陆翰墨带着一丝微凉的手揉搓上她的脚踝,罗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脚踝处微微有些疼痛,有些炙热,更多的则是一阵阵的酥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