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五、你别后悔
    马振海停住要追上去的脚步,看着中年男人和罗舒三人远去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

    看到罗舒救周畅的过程后,他对罗舒的医术就更加有信心了。只是妻子之前那样对待罗舒,不知道罗舒还愿不愿意,再去他家里帮他儿子治病?

    “周畅送去医院了?他人怎么样了?”林玉的声音从马振海的身后传来。

    林玉害怕见血,所以一直都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刚刚听到外面的救护车远去,才大着胆子走了出来。

    “人没事,是罗舒救的。”马振海心中有气,所以说话有些冲。

    林玉听到马振海的语气,怒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你这是跟我发脾气吗?罗舒救的又怎么样?那种简单的包扎谁不会啊?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将儿子,交给那个罗舒治疗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好!只要你以后不后悔就好。”马振海冷哼一声,推开林玉向着家里走去。他一直觉得妻子是个善解人意的人,今天他才知道,妻子根本就是个自以为是,蛮不讲理的人。

    “马振海,你今天疯了是不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对我这样的态度,你信不信我让那个罗舒在云市待不下去。”林玉指着马振海,厉声威胁道。她要对付罗舒根本就不需要靠马振海,只要她回娘家说一声。以她娘家的势力,别说一个罗舒,就算十个罗舒也只是小意思。

    罗舒三人跟着中年男人来到他的家里。

    中年男人让人端上茶点后,开口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徐峰。”

    陈志和听到徐峰的名字,立即就知道了徐峰的身份。没想到他竟然有幸,能来到云市市长的家里做客。

    “我是罗舒。”罗舒微笑着对徐峰点了点头。她对徐峰的印象很好,至于他是什么身份,她并不会去在乎。

    “徐市长您好!我是方亭镇派出所的陈志和,罗舒现在就住在我父母的家里。”陈志和站起身,带着一脸阿谀的笑容,伸出自己的手。

    “你好!”徐峰伸手与陈志和握了一下。陈志和这种人他见过很多,虽然说不上讨厌,但是却不怎么喜欢和这种人多相处。

    看向罗舒,见她依然一脸淡然,徐峰心中对罗舒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罗舒,等一下我妻子就出来了,麻烦你帮她诊治一下。”

    “好!”罗舒轻点了一下头,伸手拿起桌上的茶,细细的品着。一派悠然自得!

    不多时,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接着,众人就看到一名中年妇女,推着一辆轮椅从里面走了出来。

    轮椅上坐着一名长相和蔼,全身散发着书香气质的中年妇女,看到罗舒几人,她微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完全没有半点市长夫人的架子。

    徐峰看到妻子,笑着起身上前,从中年妇女的手中接过了轮椅,“爱书,那位小姑娘,就是我请来帮你治病的。她叫罗舒。”

    赵爱书看向罗舒,温和的微笑道:“小姑娘,那就麻烦你了!”对于自己的双腿,她并不抱什么希望,只是丈夫不肯放弃,她也只能随着他了。

    “不必客气!”罗舒放下茶杯,起身走到赵爱书的面前,“把你的右手给我,我把一下脉。”

    赵爱书点了点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罗舒伸出手轻轻地搭在赵爱书的手腕上,停留了片刻后,收回手看向徐峰问道:“令夫人的腿,应该是在十年前受到的重创吧?”

    徐峰和赵爱书闻言,皆都一愣。没想到罗舒竟然连这个也能看出来,简直神了!

    “是的,还能治好吗?”徐峰回过神,急切的问道。为了让妻子能够重新站起来,他几乎跑遍了全国的医院,可是得到的结果都让他十分失望。

    “可以,不过令夫人必须要接受针灸。”罗舒说道。虽然赵爱书瘫痪了将近十年,但是由于她家人的精心照顾,所以她双腿上的肌肉并没有太过萎缩。只要用灵枢针法,针灸几次便可以恢复了。

    “真的?那太好了!罗舒,真是太谢谢你了!”徐峰闻言,激动的无以复加。他并不怀疑罗舒的话,罗舒能通过把脉就能知道妻子受伤了多久,她的医术根本就不用怀疑。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不必客气!我现在先帮令夫人针灸一次。”

    “罗舒,你也不用那么见外了,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徐叔,叫她徐姨好了。”徐峰笑着道。

    “好!”罗舒也不矫情,爽快的应道:“徐叔,那你先送徐姨回房,让她躺在床上,等一下我帮她针灸。”

    “行!”徐峰笑着应了一声,推着轮椅去了房间。因为妻子的腿不方便,所以他们的房间就设在了一楼。

    “大妈,陈大哥,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好的。”罗舒回头对陈大妈和陈志和说道。

    “快去吧!别耽搁了!”陈志和笑着对罗舒挥了挥手。心中盘算着,以后一定要跟罗舒打好关系。他能不能平步青云,就靠罗舒了。

    徐峰将赵爱书抱到床上,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就知道是罗舒进来了,转头看向罗舒问道:“罗舒,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家里有酒精吗?”罗舒从口袋中拿出装有银针的布袋。这银针刚刚给周畅用过,必须要消毒后才能再用。

    “有的,我去拿给你。”徐峰走到一旁,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医药箱。

    走回床边,将医药箱放在床边的五斗橱上,从医药箱里取出酒精递给罗舒,“你徐姨没受伤之前也是一个医生,十年前,她跟着部队去了前线,做了战地医生,她的腿就是那时候受伤的。”想到往事,徐峰的脸上露出了对妻子的心疼和愧疚。

    赵爱书伸手握住徐峰的手,“老徐,过去的事就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而且罗舒不是说了,我会好起来的吗?”她明白丈夫现在的心情。

    “是啊,用不了多久,徐姨就能站起来了。”罗舒附和道。她出生在神医世家,从小就接触中医。为了追求更高的医学境界,将中西医结合。她十六岁就去了国外留学,二十岁她回国,去医院当了一名外科医生。曾经也跟着部队过去战场,所以她十分明白战场有多凶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