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六、治疗
    将银针一一消毒,罗舒让赵爱书全身放轻松后,拿起了银针。

    见罗舒准备下针,徐峰开口问道:“罗舒,针灸的时候不用将裤子脱掉吗?”他也去针灸过,每一次针灸,医生都是让他脱去衣服的,说这样好认穴。

    “不用!”罗舒笑着摇了摇头。认穴对她来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就算闭上眼睛,她也能准确无误的扎入穴道。

    见罗舒如此自信,徐峰便不再说话了,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罗舒,看她怎么为妻子扎针。

    罗舒拿着银针的双手,快速的移动了起来,中间没有任何间隙,就像是在变魔术一般,看的徐峰眼花缭乱。

    等到罗舒停下动作的时候,赵爱书的双腿上已经扎满了银针。

    徐峰张着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赵爱书腿上的银针,许久,才回过神道:“这简直太神奇了!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他不是没见过别人扎针,但是像罗舒这样神乎其神的,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已经扎好了吗?”赵爱书问道。她的腿在受伤后就失去了知觉,就算用刀在上面划两刀,她也没有丝毫的感觉。

    “已经好了。”罗舒笑着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拈着银针,时深时浅,时提时刺,“徐姨,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

    “好像有些凉凉的。”赵爱书声音中带着一丝难掩的激动。这是她受伤后,第一次有这种感觉。难道自己真的有希望能够再站起来吗?

    “这是个好现象。”罗舒笑道。

    差不多五六分钟后,罗舒将银针一一拔除,“徐姨,我再帮你针灸三次,你就可以走路了。”

    “真的吗?”赵爱书激动的看着罗舒。原本她没有抱什么希望,但是没想到罗舒的医术竟然这么好,只是针灸一次,就让她的双腿有了感觉。

    “真的,最多半个月,徐姨就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罗舒说道。她在针灸的时候,偷偷的在银针上滴了一滴灵泉。若是平时,她自然不会这么做,但是赵爱书让她想起了在战地的那段日子,让她对赵爱书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徐峰好半响,才平复了自己激动的情绪,“罗舒,徐叔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徐叔,只要徐叔能办到的,绝对不会推辞。”能认识罗舒,是他三生有幸。所以只要他能帮的上忙的,他绝对会尽心尽力的去办。

    “是啊罗舒,你有事尽管开口,不用跟我们客气的。”赵爱书也笑着附和道。如果罗舒能让她站起来,那对她来说简直就如同再造,这样的恩情她怎能不报?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徐姨,你好好休息,三天后我再过来帮你针灸。”若是换成马振海,她绝对会毫不客气的让他帮她办理户口。但是她却不想让徐峰帮忙,她对他们夫妻的印象很好,所以不希望双方是建立在利益上的。不然她也不会拿出一滴灵泉了。

    回到陈大妈家,陈志和并没有急着离开。

    “罗舒,昨天的事我都听说了,那个写纸条的人我们也已经查到了。我今天晚上,就带人去将那人给抓回来。”陈志和说道。

    昨天他娘跟他说,罗舒答应去帮马所长儿子看病的时候,他就派人去调查了此事。若是罗舒今天能查出,马所长的儿子是什么原因一直昏迷不醒,他立马就带人将那个人抓回来。若是她也没有办法治疗,他就当没这回事。

    不过现在,他肯定是不能当没这回事了。毕竟罗舒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不说她救了周畅,单是她和徐市长家的关系,他就必须要讨好她。

    “那就多谢陈大哥了,不过我想等明天和你一起去。”罗舒自然清楚陈志和是什么样的人。有些人可以深交,但是陈志和这种人却不能。他太过现实,是个典型的小人,只有利益才能驱使他。

    “那行,我明天早上过来接你,我就先走了。”陈志和笑呵呵的站起身。

    “好,陈大哥慢走。”罗舒笑着对陈志和挥了下手,目送着他离开了陈家。明天应该会有一场好戏吧!

    罗千羽带着陆翰墨来到停机坪,此时停机坪上已经停了一架白色的小型飞机。昨天在答应陆翰墨,要去帮他爷爷治疗后,他就安排好了今天的飞机。

    陆翰墨看着不远处的飞机,心中有些震惊。虽然他们部队也有飞机,但是绝对不会像罗家这样,想要什么时候用,就能什么时候用。必须要提前申请,不然除非是真的遇到了非常紧急的情况。

    “我们上飞机吧。”罗千羽笑着对陆翰墨做了个请的手势。

    罗家虽然是隐世家族,但是他们也要吃喝,也需要用钱,所以每一个城市里,都有着他们的势力。为了来去方便,每个城市都设有着他们的私人飞机和机场。当然,这也是经过国家高层允许的。

    历城离京城并不算远,只是一个多小时,飞机就降落了下来。

    陆翰墨看着面前,丝毫不比军事机场逊色的停机坪,心中再一次感叹罗家的富有和强大。

    “车子来了,我们上车吧。”罗千羽指着正向着他们开来的轿车,对陆翰墨说道。

    陆翰墨微微勾唇,“是因为那块令牌吗?”根据他对罗家的了解,他们即使答应了帮对方看病,所有的后续工作,也都是要由对方来负责的。而不是像这次这样,所有的一切,他们都安排的妥妥当当,根本用不着他操什么心。所以也就说明着,罗舒给他的那块令牌意义非凡。

    罗千羽挑了挑眉,笑道:“你带我去见一下给你令牌的人,我就告诉你。”父亲说给陆翰墨令牌的人,应该是二叔喜欢的那个女人的后代,所以他很有兴趣想要去见一下对方,更想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将令牌给陆翰墨?

    “我们上车吧!”陆翰墨抬步向着车子走去。见不见罗千羽,不是他能够决定的,这要看舒儿愿不愿意。

    罗千羽耸了耸肩,笑着跟上了陆翰墨。陆翰墨越是这样,他对那个人的兴趣就越大。陆翰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听说过,能让他在乎的人,又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