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九、磕头
    王丽英反应过来,看着陈志和,着急的问道:“民警同志,你告诉我,我闺女诽谤谁了?我去向她道歉,请她原谅还不成吗?”反正她绝对不能让他们把闺女带去派出所,不然以后闺女就真的没人要了,那她以后还能指望谁?

    “我!”罗舒上前一步,淡笑着指了指自己。

    “罗舒,你这个黑心肠的,果然是你搞的鬼。二丫怎么说都是你姐,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呢?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王丽英愤怒地指着罗舒,恨不得上前去咬罗舒几口。

    若是没有罗舒,大丫就不会嫁给一个傻子,家里也不会背上巨债,二丫更不会被刘家人打,被村里人笑,还要被带去派出所,这一切都是罗舒这个扫把星害的。

    罗舒不屑的一笑,“我只有一个妹妹和弟弟,哪来的姐?”

    “你…你…”王丽英指着罗舒,气得差一点背过气去。

    罗二丫双拳紧紧的握着,眼底深处满是愤怒和屈辱,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放开自己紧握着的双手,缓缓爬到罗舒的脚边,哀求的看着她,“罗舒…我错了…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找你的麻烦了…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现在罗舒是她唯一的救星,等这件事过了,她绝对会让罗舒比她更惨!受千夫所指,遭万人唾骂。

    “你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了吗?”罗舒嘲讽道。即使罗二丫极力掩饰,她依然可以看到她眼底深处的仇恨。

    “罗舒…我知道你可以的…只要你愿意放过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给你磕头好不好…”说着,罗二丫就“咚咚!”的磕起头来。

    罗舒只是淡淡的看着,并没有要开口阻止罗二丫的意思。既然罗二丫喜欢磕头,那就让她磕个痛快。

    现场一片安静,只有“咚咚!”的磕头声不断的响起。

    看着罗二丫凄惨的模样,村民们不禁有些可怜她,不过想到她之前的所作所为,心中的那一点同情,立即就消失不见了。

    王丽英看到罗二丫额上磕出了血,再也忍不下去了,冲上前,抱住了还要磕头的罗二丫,“二丫,别磕了,就算你磕死在这里,这个铁石心肠的人也是不会心软的。”

    罗二丫又何尝不知道。她这么做只是在赌,赌周围的众人会出来替她说话,只要有人说话,所有的矛头就都会指向罗舒,到时罗舒在众人的压力下,就算不想放过她都不行。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从头到尾众人都是冷漠的看着。

    看着罗二丫额头上不断渗出的鲜血,王丽英的心犹如被刀子扎一般的痛,她狠狠地瞪着罗舒,通红双眼中满是浓浓的恨意,“罗舒,你有什么恨可以冲着我来!为什么你要如此狠毒,害了大丫不够,还不肯放过二丫?你这个黑心肠的害人精!你不得好死!”

    罗舒冷笑一声,看向一旁的陈志和,点了点头。

    “带走!”陈志和对着手下挥了下手。

    两名手下连忙走向王丽英母女,拽开紧紧的搂着罗二丫的王丽英。

    “不要抓我闺女!不要抓我闺女!”王丽英哭喊着抓着罗二丫的衣袖,不让民警将她带走。

    “求求你们…不要抓我…不要抓我…”罗二丫拼命的挣扎着,不过挣扎了没一会儿,她就眼睛一翻,晕了过去。不知道是吓晕的,还是因为流的血太多的缘故。

    “队长,这怎么办?”看到罗二丫晕过去,其中一名民警问道。

    “没事,只要用缝衣针在她的人中上扎一针,她保证能醒。”罗舒淡淡的说道。真晕还是装晕,可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有缝衣针,我来。”黄杜鹃走上前,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缝衣针。她可是还没教训够这个小婊砸呢,现在机会来了,她怎么可能放过?

    王丽英感觉到怀中的罗二丫身体一抖,就知道她根本没晕,连忙站起身,拦住了想要上前的黄杜鹃,“黄杜鹃,你今天敢扎我闺女,我就跟你拼命。”

    “我呸!王丽英,你这个不要脸的倒贴货,当年你怎么和罗建森搞在一起的,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再不让开,我就连你一快扎。”黄杜鹃扬了扬手中的缝衣针,威胁道。

    王丽英上前一步,挺起胸膛,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你扎呀!你扎呀!有本事你往老娘这里扎!”她今天也豁出去了,她就不信黄杜鹃真的敢扎她。

    “踏马的!你以为老娘不敢扎吗?”黄杜鹃瞪着耍无赖的王丽英,手中的缝衣针扎到一半,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正在犹豫间,她的腿上突然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脚一软,整个人向着王丽英倒了过去。

    王丽英猝不及防,被黄杜鹃撞的一个踉跄,倒退了一步,还是没有站稳,向后倒了下去。

    “啊!”两声尖叫同时响了起来。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只见黄杜鹃、王丽英和罗二丫如叠罗汉一般的叠在了一起。此时最下面的罗二丫已经面无血色,看样子这次是真的晕了过去。

    黄杜鹃缓过神来,赶紧从王丽英的身上爬了起来,她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发现刚刚还在她手中的缝衣针,已经不见了踪迹。

    难道?她连忙看向还躺在地上的王丽英,只见她此时满脸痛苦,一张脸都扭曲在了一起,仔细的查看了一番,终于在王丽英左胸口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针尖,不过大半的针都已经没入了王丽英的身体。

    这下完了!王丽英该不会出什么事吧?黄杜鹃吓得脸色一白,连忙后退几步,躲到了刘家人的身后。

    罗舒勾唇笑了笑,对着身旁的陈志和说了一句,抬步向着停车的方向走去。

    她已经没兴趣看下去了,经过这场闹剧,就算不带罗二丫去派出所,她下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至于王丽英,想来村公社已经收到了她写的举报信。在原主的记忆中,王丽英可是不止一次的,偷拿过公社的东西回家,虽然量不多,但是现在这个年代,这种事可不是小事。事情一旦查明,王丽英又怎么会有好下场?很快她们母女就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的老鼠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