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六、闹
    见妻子服软,马振海心中的气也消了几分,站起身向着餐厅走去。

    晚饭过后,林玉说了声累,就早早的回房休息了。

    马振海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多问。在客厅坐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拎着礼品出了门。

    听见楼下传来关门声,林玉连忙下楼,悄悄的跟了上去。

    马振海和徐峰都住在同一个大院里,两家离的并不是很远,只是走了五六分钟,马振海就来到了徐峰家。

    将礼品放在地上,马振海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徐峰家的保姆就来开了门。

    “你好!我是马振海,请问徐市长在家吗?”马振海微笑着问道。

    保姆在徐家已经待了很多年,对于大院里的人她并不陌生,一眼就认出了马振海,笑着点了点头,“在的,您稍等一下!”

    说完,保姆转身走进了屋,来到餐厅对着正在吃饭的徐峰说道:“市长,是马所长来了。”

    徐峰闻言,与赵爱书对视了一眼。立即就明白了马振海此来的目的。

    “请马所长进来吧。”放下碗筷,徐峰站起身走向了客厅。

    马振海拎着礼品跟着保姆来到客厅,看到徐峰,笑着走上前道:“徐市长,冒昧来访,打扰您吃饭了。”

    徐峰摆了摆手,看了马振海手中的礼品一眼,皱眉问道:“马所长这是意思?”

    “徐市长,我这次来是有点事想要请您帮忙,这一点小意思还请您收下。”马振海笑呵呵将礼品放在茶几上。

    “马所长,有什么事你可以说,但是礼品你必须要拿回去,我是不会收的。”徐峰沉着脸道。他有他的原则。

    “徐市长,我听说您认了罗舒做干女儿,我想请您帮我说句话,让罗舒去帮我家一帆看一下病。”马振海满脸期盼的看着徐峰,等着他的回答。

    “砰砰砰!”正在这时,大门被人拍响了。

    保姆连忙上前开门,只见林玉正满脸怒容的站在门口。

    看到门打开,林玉推开保姆快步冲了进来,对着马振海就厉声骂道:“马振海,原来你送礼是为了让罗舒帮一帆看病。我告诉你,我不同意!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让罗舒帮一帆看病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刚刚她在门外听的清清楚楚,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罗舒碰她家一帆一下的。

    马振海一张脸气得的通红,颤着手指着林玉,“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是你自己失心疯吧?马振海,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让罗舒踏进我们家门一步,我就打断她的腿。”

    “够了!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们!”赵爱书冷冷地看着两人,表情如冰般寒冷,隐含着可怕的怒意。

    马振海这才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在自己家里,歉意的对着徐峰夫妇鞠了一躬,“我很抱歉!先告辞了!”说完,他转身走出了徐家。这次,他无论如何都要和林玉离婚。

    看着马振海离去的背影,林玉恼怒的跺了跺脚,转过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徐峰夫妇,“我告诉你们,若是你们敢让罗舒去我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狠狠地瞪了赵爱书一眼,转身就走。以他们林家的势力,要对付徐峰绰绰有余。

    “等一下!”徐峰沉声喊道。

    林玉阴沉着脸停了下脚步,冷笑着看着徐峰,“怎么害怕了?”

    “把你的东西带走!”徐峰冷冷的指着桌上的礼品。林家是势力强大,但是他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林玉转回身,拎起东西,哼了一声,抬步走出了徐家。

    马振海回到家,就打电话将刚刚的事跟林前生说了一遍。

    林前生听完便挂上了电话,只是此时他的脸色,早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李香琴小心翼翼的问道。

    “砰!”林前生愤怒的一拍桌子,“还不是你的好女儿,以后她的事我再也不会管了,你也不许管,就当没她这个女儿!”说完,他起身拂袖而去。好不容易想到了办法,这下子全被那个没脑子的给破坏了。

    关上大门,林玉将手中的东西扔在了马振海的面前,“马振海,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

    马振海抬起头,冷冷地看着林玉,“林玉,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离婚?”林玉不屑的一笑,“你觉得我爸会同意吗?”只要有她父亲在,马振海这辈子也休想离婚。

    马振海嘲讽的一笑,“你爸已经同意了。”他之前在电话里,就已经跟林前生说过这件事了,这次他只是说了一句“随便你”就挂上了电话。

    “不可能!我爸不会不管我的。”林玉气愤的反驳道。父亲有多疼她,她最清楚。

    “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去问你爸。林玉,我累了,我们明天民政局见吧。”马振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林玉一眼,开门走了出去。

    林玉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她疾步跑到电话旁边,颤着手拨着那个熟悉无比的号码。她绝对不相信,父亲会不管她的事。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然而这短暂的等待,却让林玉感觉无比的漫长。

    终于电话被人接了起来,“我是林前生!”

    “爸…”林玉刚刚开口喊了一声,那边电话就被“啪!”的一声挂掉了。

    林玉愣愣的握着电话,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盲音,脸上满是惊愕、恐惧和不敢置信。爸真的不再管我了吗?不!不可能的。

    回过神,她再次拨打起电话,可是无论她打多少遍,电话始终没有再被人接听过。

    “啪!”电话从林玉的手中滑落,掉落在了地上。

    林玉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马振海要跟她离婚,现在连父亲都不再管她了,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不!她没错,错的是那个罗舒。若是没有罗舒,她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她依然还会是那个丈夫对她言听计从,父母对她宠爱有加的幸福小女人。

    林玉缓缓地握紧双拳,阴冷的双眼中充满了浓烈的恨意。这一切都是被罗舒毁掉的!她绝对要让罗舒付出惨痛的代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