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五、秘密
    罗舒有些心痛的看着陆翰墨,想了想,从空间中拿出一本修炼功法,递到陆翰墨的面前,“陆大哥,这个给你。”希望这本修炼功法,可以让他暂时忘掉那些不愉快。

    “什么?”陆翰墨知道罗舒身上有秘密,所以她突然拿出一本书,他并不感到奇怪。

    “修炼功法。”罗舒微微一笑,“陆大哥,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有那些泉水?”在陆翰墨不顾自己生命危险保护她的时候,她就已经不打算再瞒着他了。而且这辈子,她也不再是神医世家的少主了,所以没什么好顾忌的。

    陆翰墨闻言,诧异的看着罗舒,眼中有着一丝不敢置信。“难道你是想要告诉我,你的秘密吗?”一个人如果愿意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对方,那就说明着,她对对方不仅仅是信任那么简单了。而是已经完完全全的将自己的心,交给了对方。他何德何能,能得到舒儿如此的对待?

    罗舒点了点头,微微斟酌说道:“其实我身上有着一个空间,那个空间很大,差不多有一个云市那么大吧。空间里种着很多的药材,上次我给你的那株人参,其实就是来自空间中的。”

    她手一翻,一株人参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这太神奇了!”陆翰墨不可思议的看着罗舒手中的那株人参。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将人参收回空间,罗舒继续道:“我的空间中有着一条灵泉,和一座宫殿,等我以后内气突破到玄级一层的时候,我就可以带你进去看了。”

    “舒儿,这个秘密千万不要再告诉其他人了。”陆翰墨看着罗舒,一脸郑重的说道。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舒儿将会面临无穷无尽的危险。空间那么逆天的存在,谁会不想要呢?

    “当然不会啦。”罗舒笑着将修炼功法放进陆翰墨的手中,“陆大哥,你看一下这本功法。”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前世的那些家人外,陆翰墨是她唯一一个可以毫无保留的人。

    陆翰墨点了点头,翻开功法看了起来,越看越是惊喜,不知不觉的按照上面的功法修炼了起来。

    看着陆翰墨专注的样子,罗舒微微一笑,闭上双眼进入了修炼。有他在,她感到很安心。

    夜渐渐深沉,远处不时的传来野兽的叫声,使得这寂静的夜有些诡异。不过这对于罗舒和陆翰墨,却丝毫没有影响。

    当罗舒从修炼中退出来,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陆翰墨也同时抬起了头,两人相视一笑。

    “有收获吗?”罗舒微笑着问道。

    “嗯!”陆翰墨笑着点了一下头,“我感觉体内好像产生了一股热流,在这里。”他指了指自己丹田的位置。

    “太好了!”罗舒惊喜的看着陆翰墨。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产生了内气,他果然适合修炼。

    “这应该就是你说的内气吧?”陆翰墨笑着问道。

    “是的!”罗舒点了点头,手一抬,拿出一杯灵泉递到陆翰墨的面前,“陆大哥,你把这个喝了。”手中的这杯灵泉,是没有经过任何稀释的。陆翰墨现在体内已经产生了一丝内气,喝了这杯灵泉,可以助他洗经伐髓,让他体内的内气流动的更加顺畅。

    陆翰墨接过灵泉,仰头一饮而尽。

    “陆大哥,你现在闭上眼睛,按照你刚刚运行的轨迹,开始运行你体内的内气。接下来会很痛,你一定要坚持住。”罗舒说道。以陆翰墨的韧性,他绝对可以熬过那种痛苦的。

    陆翰墨依言闭上眼睛,按照罗舒所说的,开始运行自己体内的内气。

    不多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痛,就从他的体内升了起来,很快的,那种痛就涌遍了他的全身。

    冷汗不停地从陆翰墨的额角、背后渗出,他紧紧的咬着牙,努力的运行着体内那股越来越强大的内气。

    罗舒一瞬不瞬的盯着陆翰墨,看着他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和他身上不断渗出黑色的泥灰,心中即有些激动、兴奋,又有些心痛。这种痛她尝过,所以有多痛她很清楚。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当天边出现第一缕阳光时,陆翰墨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此时他的双眸深邃、迷人,仿佛一不留神就能把人卷进去。

    陆翰墨深吸了一口早晨的空气,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觉。

    转头看向身旁的罗舒,陆翰墨勾唇一笑,伸手握住了罗舒的手,“舒儿,谢谢你!”是她让他接触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陆大哥,你还是先洗个澡吧,你身上的味道实在太熏人了。”罗舒一脸嫌弃的指了指陆翰墨身上。

    陆翰墨一愣,低下头,只见自己露在外面的手臂上有着一层厚厚的黑灰,同时,一股难闻的味道传入了他的鼻间,神情顿时一囧,身体连忙向后退了一些,“怎么会这样?”

    罗舒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先洗澡,洗完澡我再跟你说。”她手一挥,从空间中祭出了一只装满水的浴盆,以及一瓶洗发水和沐浴露。

    陆翰墨摸了摸鼻子,站起身,见罗舒依然看着自己,耳垂慢慢的红了起来,“舒儿,你是打算看着我洗澡吗?”虽然他不介意,但是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我…我才没有呢!”罗舒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快步向着远处跑去。

    陆翰墨大笑看着罗舒有些慌乱的背影,脱去身上的衣服跨进浴盆。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没有衣服可以换。他的行李都留在了火车上,根本就找不到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陆翰墨拿起洗发水,看到上面的牌子,他愣了一下。虽然供销社里也有卖洗发水,但是这个牌子的洗发水,他却从来没有见过。

    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手中的洗发水瓶,看到瓶底一排黑色的小字时,陆翰墨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