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十六、坦白
    直到离陆翰墨很远,罗舒才停下来,转头看向陆翰墨所在的地方,脑中不由的闪过了陆翰墨没穿衣服的画面,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真是个色女!”罗舒摇了摇头,将那个刺激的画面从脑中挥去。

    收回视线,罗舒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斜倚在树杆上,一脸悠闲的看着天空,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怎么忘了洗发水和沐浴露上都有日期呢?这下该怎么解释啊?”

    陆翰墨愣愣的看着洗发水瓶上的日期,想到自己之前做的那个梦,嘴角缓缓地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她果然就是他的舒儿。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会成为现在的这个罗舒,但是只要是她就好。

    算算时间,陆翰墨差不多该洗完了,罗舒有些踌躇的走了回来。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陆翰墨解释自己重生的这件事。

    “舒儿!”陆翰墨清冽如醇酒一般动人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罗舒抬头望去,脸瞬间红了,此时的陆翰墨只穿着一条**的大短裤,短裤贴合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了他性感的线条。极具阳刚之美的身躯上,还布满着点点未干的水珠,水珠缓缓下滑,流过他宽厚结实,蓄满了力量的胸膛,以及没有一丝赘肉,八块腹肌的小腹,最后都流入了那条颜色洗的有些发白,却极具诱惑的大短裤中。

    努力的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的鼻血流出来,“你怎么不穿衣服啊?”他这样诱惑她,信不信她直接把他扑了。

    “我没有衣服穿。”陆翰墨被罗舒火热的目光,看到也是浑身不自在。他的舒儿真是大胆,难道她不知道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吗?

    “没衣服?哦!我想起来了。”罗舒反应慢半拍的想起了,陆翰墨的行李都留在了火车上。

    手一抬,挥出了几件男装给陆翰墨。这些衣服都是她爷爷年轻时的衣服,正好适合这个年代。

    “你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陆翰墨看着面前的衣服,心中有些酸酸的。

    “这是我爷爷的衣服,你先穿上我再跟你慢慢说。”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干脆跟他说个清楚。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她这个未来的灵魂?

    看到陆翰墨穿好衣服走过来,罗舒拍了拍自己的身旁位置,让他坐下来。

    “陆大哥,你看到了吗?”等到陆翰墨坐下,罗舒有些忐忑的看着他。心中有些希望他没有看到那些日期。可是这可能吗?

    陆翰墨点了点头,“我看到上面的日期了。”

    果然!罗舒的心一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你听说过借尸还魂吗?”

    见陆翰墨点头,罗舒继续道:“其实我的情况,应该算是借尸还魂。我不是这个年代的人,我来自未来。”

    看了看陆翰墨,见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罗舒心中有些诧异,“你不好奇吗?”一般人听到这种事,不应该露出害怕,不可思议的神情吗?

    陆翰墨伸手握住罗舒的手,笑着摇了摇头,“舒儿,你怎么会来到这里的?”他现在只庆幸自己还能与她相遇。

    罗舒奇怪的看着陆翰墨,有些想不明白他现在的想法,不过还是如实说道:“我坐的车发生了爆炸,醒来的时候,我就成为了现在的这个罗舒。”

    陆翰墨突然手一用力,将罗舒拉入了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她,“对不起!舒儿,对不起!”是他没有保护好她,才让遭受了那样的劫难。幸好他没有失去她,这辈子他一定要努力强大,不再让她有任何意外了。

    感觉到肩上传来了温热的湿润感,罗舒的心微微一紧,“陆大哥,你怎么了?”他为什么突然哭了?

    “舒儿,这辈子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好你的。”陆翰墨的语气中带着坚定和决心。

    “嗯!”罗舒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头靠在陆翰墨的胸口,听着他规则有力的心跳,心中所有的忐忑瞬间消失,脸上露出了一抹幸福的微笑。

    陆翰墨缓缓放开罗舒,深邃的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她,“从遇到你开始,我就一直都在重复做着一个梦,梦中有着另一个你,她也叫罗舒,是我的军医,她的眼睛和你一模一样。”

    罗舒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说,你知道上辈子的事?而且早已经认出了我?”这怎么可能?

    陆翰墨笑着点了下头,“是的,我早就认出了你。”她的眼睛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他确信自己不会认错。而事实也证明了他没有认错。

    罗舒娇嗔的瞪了陆翰墨一眼,伸手锤了一记他的胸膛,“那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害我胡思乱想这么久。”幸好他们没有错过彼此。

    陆翰墨笑着握住罗舒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看来你注定会成为我的小媳妇。”

    “这可不一定哦!”罗舒吐了吐舌头,俏皮地笑了开来。心中却为陆翰墨的这句话开心不已。她两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他的媳妇。

    陆翰墨宠溺的轻刮了一下罗舒的俏鼻,一脸坏笑道:“我的身体都被你看光了,你难道不想负责吗?”

    罗舒的脑中,再次闪过了陆翰墨光着身子的画面,脸瞬间变得通红。

    陆翰墨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揉了揉罗舒的秀发,“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出发吧。”他站起身,伸手拉起罗舒。

    罗舒睨了陆翰墨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我们要往哪里走?”在她看来每个方向都差不多。

    “往南走,我们现在正处于云湘山脉一带,估计要走二百多公里,我们才能走出这片山林。”陆翰墨估算了一下说道。他以前在这片山林里实战演习过,所以对这里还是有些了解的。

    云湘山脉绵延数千里,很多的地方都属于原始森林状态,里面充满了各种危险。不过再危险,他都会保护好舒儿的。

    昨夜八时五分,开往云市g1197次列车,于云岭西线段发生了严重的脱轨事故,已造成179人遇难,374人受伤,具体伤亡人数仍在调查中…

    “吧嗒!”赵爱书愣愣的看着,面前依然在播放着新闻的电视,连手中茶杯掉落在地上,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裤角也不自知。

    “罗舒坐的应该不是这列火车,一定是我记错了车次。”赵爱书摇着头,不断地自我安慰道。本来她今天是要去接罗舒的,因为腿还没有好,所以徐峰并没有同意让她一起去。说他接到罗舒后,会把罗舒带来家里的。

    保姆听到声音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到赵爱书身上的裤子湿了,连忙上前,“夫人,我推你进去换条裤子吧。”

    赵爱书摇了摇头,推着轮椅来到一旁,拿起电话打了出去,等到电话接通开口道:“帮我叫辆车,我要去火车站。”

    火车站内,众人得到g1197次列车在中途出事的消息后,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有人坐在地上大声的哭着,有人晕了过去,还有人依然在不断张望着,希望能看到自己的亲人,朋友出现。

    “姐,你别哭了,大姐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她很快就能回来了。”罗政拍着罗珊的背,不断地安慰着她。他现在心里也不好受。他希望大姐没有事,但是没有看到大姐安全,他怎么可能放的下心?

    徐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刚刚已经打电话问过了具体的情况,知道这次的事件十分严重。他不希望罗舒出事,但是他现在心中也没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