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十六、感谢
    屋里,罗政几人正一脸新奇的看着电视。

    “这些人怎么会飞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吗?”罗政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电视机,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他只在同学借给他的小说上,看过有人可以飞檐走壁,没想到电视机里的人也可以飞起来。

    “我还从来没有看过这种电视呢,这可比咱们村里的露天电影好看多了。”罗珊磕着瓜子,双眼亮晶晶的盯着电视机。自从跟姐搬出来后,她发现自己的世界变得不一样了。她不再担心吃不饱肚子,更不用担心没有衣服穿。最主要的是,她见到了很多以前连想都想不到的东西,而且还学会了写字。这样的生活,真的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

    看到罗舒扶着赵爱书进屋,罗珊放下手中的瓜子,拍去手上的碎屑,上前说道:“姐,你累了吧?我帮你一起扶徐姨吧。”

    “嗯!”罗舒笑着点了点头。

    罗珊看向赵爱书,见她并没有露出不高兴的神情,走到赵爱书的左侧,怯怯的伸出了手,“徐姨,我扶你!”

    “好孩子!”赵爱书笑着拍了拍罗珊的手。罗珊不说,她倒是忘了罗舒才刚刚回来,“罗舒,你累不累?要不你去躺会儿吧。”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干妈,我不累。”就算真的累,她也只需要修炼一会儿就可以恢复了。

    “你这孩子就是这样,倔脾气!”赵爱书笑着睨了罗舒一眼,眼中满是对她的宠爱。

    将赵爱书扶进房间,让她躺在床上,“干妈,我现在再帮你扎两针。”

    “嗯!”赵爱书点头应道。她知道罗舒的脾气,她决定的事,就算劝也没用。

    罗舒走到一旁拿过医药箱,从里面拿出银针一一消毒后,对赵爱书道:“干妈,你只要像上次那样,全身放松就可以了。”

    赵爱书点了下头,闭上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气,让全身放轻松。

    罗珊一脸好奇的盯着罗舒手中的银针,看到罗舒将银针快速的刺入赵爱书的双腿,忍不住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没听见赵爱书喊痛,罗珊诧异的张开了眼睛,只见罗舒正轻轻地拈动着银针,让银针慢慢深入赵爱书的双腿,好奇又紧张的看向赵爱书,见她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神色,好像银针并没有刺入她的身体一般。

    针扎入肉中,怎么可能不痛呢?只是她不敢出声问,怕会打扰到罗舒。

    见时间差不多了,罗舒双手齐动,快速的将银针收了起来,“干妈,你先躺一会儿,等一下再起来。”这次她在施针的时候,又加入了一滴灵泉。就算干妈现在站起来,也可以正常走路了。只是她不想吓到她,所以没有告诉她。反正明天,她就能发现了。

    “好!”赵爱书笑着应道。刚刚在施针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双腿有种热热的感觉,很舒服,而且双腿好像比以前有力了。

    “姐,你那个银针刺入肉里,怎么不见徐姨喊痛啊?”罗珊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好奇。

    “人身体上有很多的穴位,只要能找准了穴位,不仅不会感到痛,反而还会有种非常舒服的感觉。”罗舒简单解释道。

    “哦!”罗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姐,那我可以学习医术吗?”她也很想成为和姐一样的人。

    “当然可以!不过你先得学会认字。”罗舒笑着揉了揉罗珊的头发。这学医也是要有天赋的,不过她并不会打击罗珊的积极性,只要她有兴趣学,她就会教。一个人学的东西越多,就越会有自信。

    周畅回到家里,只见父母都在客厅看电视,“爸!妈!”

    “回来了!”周文雍微微颔首,嘴角的一丝笑意,代表着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周母笑着对周畅招了招手,“小畅,来妈这边坐,今天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儿子昨天刚刚才出院,今天就去上班了,她怎么可能会不担心?

    周畅走到周母的身旁坐下,“妈,你不用担心,我很好。对了,我刚刚看到罗舒了。”

    “罗舒?她回来了?她现在怎么样啊?”周母关心的问道。听说罗舒被人贩子抓走后,他家也派了人去找过罗舒,只是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

    “挺好的,刚刚还陪徐姨在院子里散步呢。”想到罗舒,周畅嘴角不由的扬起了一抹微笑。

    “她在老徐家?老周,那我们要不要过去一下?”周母看向周文雍问道。罗舒可是她儿子的救命恩人,她一直都很想要当面感谢她,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那你去准备一些礼品,我们过去。”周文雍说道。对于罗舒,他还是十分欣赏的。年轻,聪明,大气,不骄傲,就算是他们周家的女孩,也没一个能够比得上罗舒的。只可惜罗舒出生在那样的家庭。

    罗舒看了一下时间,正准备向徐峰夫妇告辞,大门被人敲响了。

    保姆上前开门,见周畅一家正拎着礼品站在门外。

    徐峰微微一怔,笑着迎上前,请三人进门,“真是稀客啊!你们快请进!”

    看到周畅将手中的礼品放到桌上,徐峰有些诧异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周家的背景,他可是很清楚的。

    “听周畅说罗舒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这些是送给罗舒的谢礼。”周文雍笑着看向罗舒,“罗舒,好久不见了!”

    “你好!”罗舒勾唇对周文雍点了下头。

    周母走上前,微笑着看着罗舒,从口袋中拿出一叠票递到罗舒面前,“罗舒,上次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小畅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那些礼,还有这些票,你都拿着,算是我们的一份心意。谢谢你救了我们家小畅!”

    “伯母,上次我已经收过你们的谢礼了,这些礼还请你们带回去。”罗舒摇头拒绝道。上次她收周文雍的礼,就代表着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她自然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收对方的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