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十八、害怕
    林玉接到赵吉的电话,便出了大院,来到与他约定的地点。

    看到满脸是伤的赵吉,林玉愣了一下,“你怎么伤成这样了?”

    “被打的,就是你要我对付的那个小姑娘。她让我带句话给你,说她会来找你的。”想到罗舒,赵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以后就是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再去招惹那个罗舒了,实在太狠了!

    “她打的?她一个人吗?”林玉诧异道。赵吉一个街头混混,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呢?肯定是有人帮忙的。

    “两个人,不过动手只有她一个,嘶!”赵吉说话的时候,不小心牵扯到了脸上的伤,痛的他直抽气。幸好打他的只有罗舒一个,要是那男人也动手,那他现在还有命在吗?

    林玉皱了皱眉,“她真的那么厉害吗?”

    “我骗你干嘛!当时也不知道那罗舒在我背后做了什么,我就像是中了邪一样,脑袋根本就不受控制。她问什么,我就回答什么,不想开口都做不到,你说可怕不可怕?”赵吉心有余悸的说道。就因为脑子清楚,嘴巴不受控制,才是最可怕的。

    “你不是在吓唬我吧?”林玉咽了咽口水,心中有些发慌。如果罗舒真如赵吉说的那么厉害,那自己不是危险了吗?要是罗舒真的来找她怎么办?

    与赵吉分开,林玉急匆匆的向着大院的方向走去。现在只有大院才是最安全的,她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去招惹罗舒了。

    刚刚转弯,一个高大,全身散发着冷意的男人突然出现,挡住了林玉的去路。

    林玉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几步,谨慎的看着对方,“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为了防止有人看到她和赵吉见面,她特意约在了这偏僻的小巷里。现在她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就算她呼救也没有用。

    “有人要见你!”付易淡淡的开口道。罗舒进大院之前,让他守在门口等着林玉。等林玉与赵吉见完面,就将林玉带去郊外的那个废弃牛棚。那个牛棚,就是当初人贩子抓走罗舒的地方。

    “我…我不去!救命啊!”林玉后退几步,转身就跑。

    还没跑出几步,她就感觉后颈一痛,接着眼前一暗,就没有了知觉。

    何香玉在穆家逗留了一会儿,就带着穆婉回了家。她还没选好,今晚自己和婉儿去生日宴要穿的衣服。

    “妈妈,我不想去。”穆婉一脸不愿意的看着,正在帮自己挑选衣服的何香玉。有时间去宴会,她还不如在家里看看电视,看看书呢。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出去应酬。

    “怎么能不去呢?你雪梅阿姨可是一直都在念叨你呢!你要是不去,你雪梅阿姨可是会不高兴的。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何香玉拿起一件高领红色毛衣裙,在穆婉面前晃了晃。

    “还行吧!”穆婉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反正她又不是主角,只要穿的得体就行了。

    “你这孩子真是!去,穿给妈妈看看,快!”何香玉将手中的衣服塞进穆婉的怀中,推着她向洗手间走去。

    “妈妈,我自己会走啦。”穆婉无奈道。

    正在这时,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去接电话,你快去换。”何香玉边说,边向着电话走去。

    电话刚刚接起,那边就传来了周雪梅的声音,“香玉在家吗?”她以为接电话的是穆家的佣人。

    “是雪梅啊!”何香玉笑道。

    “香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今天见到那个神医了,她已经答应我,今晚会来参加我的生日宴。”

    “真的!那太好了!”何香玉惊喜道。

    “等她来了,我介绍你们认识。你是不知道啊,她的医术是真的神呐!徐市长的妻子都瘫痪那么多年了,现在竟然可以自己走着去逛商城了。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都不相信呢。”

    “那我婆婆的病也能治好了?”何香玉越听越是激动。

    “那是肯定的!”

    “太好了!那我要不要带些礼物给他啊?”听说那些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很怪,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

    “等她答应了你再送吧,我有事要忙了,等晚上见面再聊。”

    “好!”何香玉开心地放下电话。

    转身看到穆婉已经换好了衣服,笑着走上前道:“婉儿,妈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个神医,他已经答应你雪梅阿姨了,他今晚也会去参加雪梅阿姨的生日宴。到时我们就能见到他,请他给奶奶看病了。”她并没有问过雪梅,那个神医是男是女。在她的观念中,既然是神医,那肯定是一个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头子。

    罗舒回到徐家的时候,付易已经等在那里了。

    “事情办完了吗?”罗舒问道。

    付易淡淡的点了点头。经过今天的事,他心中对罗舒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排斥了,甚至还有了一些欣赏。

    罗舒低头看了一下时间,转头对赵爱书说道:“干妈,我先回去一趟,晚上再过来。”既然要参加生日宴,她总得回去跟罗珊他们说一声,不然他们又会以为她出事了。

    赵爱书点了点头,“那我让小张送你们。”

    罗建森在陈大妈家门口,来回的徘徊着,犹豫着要不要去敲门。他已经跟王丽英离婚了,因为受了王丽英的影响,他被厂里辞退了。

    再加上这阵子,二傻子家天天追着他还债,他都快被逼疯了。

    家里能卖的都卖掉了,现在他连吃都成了问题。这几天,他都是去大哥家里吃的。

    可是这年代谁家也不宽裕,吃一顿两顿还行,吃多了就算大哥没意见,大嫂也会不高兴。所以除了开始的两天,大哥家里的伙食,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每天吃的是一些薄汤粥,连米都看不见几粒。他一个大老爷们,吃那么一点,哪会有力气啊?

    可是他又有些害怕罗舒,看了看自己刚刚才好没多久的手臂,叹了口气。要是早知道自己会落到这么一天,他当初一定会对罗舒他们好一些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