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十五、离开
    罗舒起床的时候,罗珊已经整理好了她的东西。

    “姐,我要走了。”罗珊看着罗舒,紧握着包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她真的好舍不得离开姐,离开小政。

    罗舒点了点头,拿出自己买给罗珊的那块手表,和一百块钱递给她,“以后自己保重!工作找好了,我会让人通知你的。”这是她送给她的最后一份礼物,不管她留着,还是给罗建森,都已经不关自己的事了。

    既然离开是她的选择,那以后是好是坏,是苦是甜,也只能由她自己去承担。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路要走,只有经历了坎坷才会长大。

    “姐…你也要保重!”罗珊颤抖着手,接过手表和钱,她深深地看了罗舒一眼,转身快步向着外面走去。她不敢留,怕留下去,就再也没有勇气离开了。

    陈大妈和陈大爷刚刚从外面散步回来,看到罗珊拎着包裹,两人一脸诧异。

    “罗珊,你一大早拎着包裹去哪里啊?”陈大妈问道。昨天罗建森来家里的事,她听老头子说了。

    “大爷,大妈,谢谢你们这些日子的照顾,我回罗家村了,以后再来看你们。”罗珊对着陈大妈夫妇鞠了一躬,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回罗家村?”陈大妈和陈大爷面面相觑,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罗珊已经出了院子。

    转头看到罗舒正站在房间门口,陈大妈问道:“罗舒,罗珊她怎么突然要回罗家村啊?”

    “她不放心她爹。”罗舒的语气中带着无奈。

    “那孩子是不是傻呀?她难道不清楚,她那个爹是什么人吗?”陈大妈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大爷,大妈,下午我可能要搬家。”罗舒现在并不想多谈罗珊的事。虽然她不是原主,但是与罗珊相处了这么久,多少也是有些感情的。

    “你真的打算要买那房子了?”陈大妈惊讶道。罗舒真有那么多钱吗?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嗯!”罗舒点了点头。她总是需要有个家的。

    “罗舒,你等等!”陈大妈说完,转身走进了屋。

    不一会儿,她走了出来,将一块手绢递到罗舒的面前,“罗舒啊,这些钱是我和你大爷积攒下来的,你先拿去用吧。”

    看着陈大妈手中的钱,罗舒心中充满了感动,“大妈,谢谢你!你的心意我收下了,钱我真的有。”

    “你这孩子,跟大妈客气什么呀?拿着!拿着!”陈大妈将钱硬塞进罗舒的手中。

    “大妈,我真的没有和你客气,我有钱买房的,不骗你。我上次在山里挖到了一棵野山参,我昨天已经将它卖掉了。”

    罗舒将钱塞回到陈大妈的手中,从口袋中挖出一只白色的瓷瓶递给她,“还有这个,是我自己研制的擦脸霜,昨天已经预定出去了很多瓶,这瓶你拿着试试效果。”她给陈大妈的自然是不带遮瑕效果的。

    “这可是稀罕物啊,老婆子我都这么老了,用这东西不得被人说老骚啊。”陈大妈笑呵呵的拒绝道。她在供销社里,看到过雪花膏,那可都是给年轻人用的。

    “大妈,你就拿着吧,我保准你用了会喜欢。”罗舒笑着将瓷瓶放进陈大妈的手中,“我去刷牙洗脸了。”

    “你这孩子!”陈大妈笑着睨了罗舒一眼,打开瓷瓶的盖子闻了一下,“这味道还怪好闻的,老头子,你也闻闻看。”陈大妈笑着将瓷瓶递到陈大爷的面前。

    罗舒来到乌衣巷那座房子的时候,老者正一个人在院子里下棋。

    看到罗舒进来,老者笑着对罗舒招了招手,“小丫头,跟我下两盘可好?”他知道罗舒今天会来,所以大门都没有关。

    “好!”罗舒笑着走上前。她已经很久没有下过棋了。以前爷爷喜欢,她常常会陪着爷爷下棋。后来她跟在陆翰墨身边后,只是偶尔才会和陆翰墨下上几盘。因为那时的陆翰墨实在是太忙了!

    “丫头,你先选棋。”老者拿起桌上的茶杯,用茶盖轻轻拂去上面的浮茶后抿了一口。

    “我选黑棋,我比较喜欢先发制人。”罗舒勾唇笑道。下棋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气势是十分重要的。

    “好!就让老朽见识一下,你如何先发制人吧。”老者笑着放下茶杯,将装有黑棋的棋盒推到罗舒的面前。

    罗舒也没有和老者客气,伸手执起一颗黑子,放在了棋盘上,伸手对着老者做了个请的手势。

    老者呵呵一笑,拿起一颗白子放了上去。

    双方你来我往,两人似乎都不需要思考的时间,但是每一步都带着惊人的气势,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

    “痛快啊!真是很久都没有这么痛快了!小丫头不错啊!真的很不错!哈哈哈…”老者大笑着看着罗舒,将手中的余子扔回到了棋盒里,捧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是老先生承让了!”罗舒笑着对老者拱了拱手。两人的之间棋艺不相上下,几盘下来大多都是和局。这最后一盘,也是她使了一些小心机才险胜的。

    老者笑着摆了摆手,站起身道:“走吧,我们去派出所把房子做个公证。”将房子交给这丫头,他也就安心的离开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