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十九、偷吃
    看到同事拿着菜单下来,之前那名服务员走了过来,“李姐,那几个是什么人啊?牛逼哄哄的,一来就要包厢。”

    “我只知道有一个是派出所的,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我去厨房叫菜了。”李姐拿着菜单向着厨房走去。楼上那几个可是有钱的主,她得好好的招待才行。

    服务员想了想,也跟着李姐进了厨房,看到李姐正拿着菜单给主厨报菜名,心中一阵郁闷。没想到那几个还挺有钱的,一下子点了这么多菜。要是自己不把这个生意让给李姐,那这笔生意的奖金不都是她的了吗?

    想到这里,她打算等李姐从厨房出来,跟她好好谈谈奖金的分配问题。她大哥可是这迎宾饭店的副主任,要是李姐不答应把奖金分给她一半,她就让她大哥把她开除了。

    李姐报完菜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的服务员,有些诧异,“小金,你在这里干啥呢?”她是从村里来的,本来是没有资格进入这迎宾饭店工作的。

    有一次她来镇上看姑姑,在路上扶了一个跌倒在马路上的老人。那个老人的儿子正好是这家迎宾饭店的主任,为了感谢她,就开了后门,让她来这里当了服务员。她一直都很珍惜这个机会。

    “李姐,刚刚那笔生意本来应该是我的,我让给了你,你是不是应该把奖金分我一半呢?”小金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她刚刚算了算,那些菜加起来要一百多块,奖金的一半也要一块多呢。

    “小金,不是李姐不给你,你也知道李姐家的情况。”她家有六口人,现在都指着她一个人的工资过生活,能多一块钱就能多减轻一份负担。而且每个月的工资,都是她丈夫亲自来领的。那些钱根本就不会过她的手。就算她想给小金,也没办法给。

    “我可不管这些,要是你不给我,我就去告诉我大哥,让他来给我们评评理。”小金趾高气扬的说道。

    李姐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谁让她胳膊拧不过大腿呢。

    听到李姐同意,小金顿时眉开眼笑,“那几个客人接下来交给我就好。”对方点了那么多菜,她多少也能占点便宜。

    菜上的速度很快,只是十多分钟就已经上来了一大半。

    听到陈大妈说罗珊回了村里,赵爱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罗珊那孩子孝顺倒是孝顺,只是她那个爹太不像话了。”

    “可不是嘛!当初他还要将罗舒卖给一个傻子做媳妇呢,要不是罗舒机灵,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要我说,那种男人根本就不配当爹。就罗珊那个孩子傻,还一心惦挂着他。”想到当初罗舒从家里搬出来的原因,陈大妈就有些生气。

    周畅眼中的怒气一闪而过。他只知道罗舒是罗家村的人,并没有去调查过罗舒的家人,想不到她竟有那么一个极品的父亲。

    “什么?还有这种事?”赵爱书也怒了。她只知道罗舒的父亲娶了别的女人,对他们姐弟不好,但是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

    “大家吃菜,别再谈那些事了。”罗舒对众人笑道,伸手夹了一块鸡肉,放进赵爱书的碗里,“干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别生气了。今天我搬新家,应该高兴才是嘛!”若不是看在罗建森和罗珊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份上,她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放过他?

    “是啊,今天应该高兴才是。”陈大妈也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志和,你知道厕所在哪吗?”

    “出门右转,到底就能看到了。”陈志和说道。

    “好!”陈大妈点了点头,向着外面走去。

    “干妈,你看能不能让干爹,给罗珊安排一个工作?”罗舒问道。她心里很明白,即使给罗珊安排了工作,也不过就是罗建森的一个赚钱工具。

    但是罗珊如果没有工作,她的下场会更惨。很有可能会被罗建森,逼着卖给别人做老婆。

    当时听到罗珊说要回罗家村时,她也有想过要阻止她。但是罗珊的个性她知道,虽然单纯,但是有的时候也很固执,自己越是阻止她,就越会让她产生逆反心理。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等她吃了苦,自然就能明白了。

    而自己现在能帮她的,就是给她一份稳定的工作,让她不至于吃那么多的苦。至于她将来如何,就只能看她自己了。

    赵爱书想了想说道:“要不让罗珊去供销社工作吧。供销社的工资高一些,人又不会太累。”

    罗舒正想要说话,外面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我去看看!”罗舒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样?你怎么可以偷吃我们的菜呢?”陈大妈一脸气愤的指着小金。她刚刚上厕所回来,正好看到小金端着菜上来,看四下无人,她就偷吃了一块肉。

    “你不要胡说冤枉我,我才没有。”小金一脸委屈的说道。很少有客人会点这么多的硬菜,她闻着那个菜香,自然就忍不住了。而且她偷吃了那么多次,从来没有被客人抓到过。没想到这次被这个老太婆看到了。真是倒霉!

    “大妈,发生什么事了?”罗舒走上前问道。

    “她偷吃我们的菜,正好被我看到了,还不肯承认。”陈大妈气愤的说道。

    罗舒皱眉看向小金。前世她就听说过,有的饭店服务员会偷吃顾客的菜。没想到今天被自己遇到了。

    “我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偷吃客人的菜呢?你们别想冤枉我。”反正菜已经被她吃下去了,她不承认,她们也拿自己没办法。

    “你没偷吃,那嘴边为什么会有油啊?”陈大妈指着小金的嘴边问道。

    小金一慌,连忙抬手用袖子去擦自己的嘴。

    “这盘菜我们不要了。”罗舒淡声说道。看到对方油腻腻的袖子,就让她有种恶心的感觉。早知道还是在家里吃的好。

    “去把你们主任叫过来。”陈志和沉声开口道。他是跟着罗舒一起出来的,自然清楚事情的原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