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零二、礼物
    陆翰墨强忍住自己的冲动,轻轻地放了罗舒的唇,他深吸了几口气,运转了一下内气,才终于平复了体内的那股**。现在的舒儿还太小,他不能伤害了她。就算真的要那个,他也会等到,他们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天。

    将罗舒揽入怀中,与她偎依在沙发上,“跟我说说你这几天的事吧。”虽然她的事他都知道,但是他还是很想听她说。

    罗舒浅笑着点了点头,将头靠在陆翰墨的胸口,慢慢的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他听。

    “你的这个想法很好,需要我帮忙吗?”陆翰墨看着罗舒,深邃的双眸中满是宠溺和温柔。修长的手指内敛华丽,骨节分明,此时它正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罗舒的发丝。黑与白的纠缠,是那么的融洽,仿佛天生该是如此。

    “不用,我想要靠自己的实力。陆大哥,你什么时候回部队?”罗舒抬眼问道。如果让陆翰墨帮她,即使她以后做的再成功,在陆家人的心中,也会认为她是靠了陆翰墨的关系。

    “等天亮了就回去。”既然已经回了云市,部队他是肯定要尽快回去的。

    这次能这么快的就确定,宋熙然就是那个背后的人,除了他的计划生效外,也是靠了爷爷和罗千羽的帮忙。要不是他们暗中出手,自己是绝对不会这么顺利的就与宋熙然面对面。只可惜,还是被宋熙然逃走了。

    “这么快吗?”罗舒环着陆翰墨腰的双手微微收紧,眼中充满了对他的不舍。才刚刚见面,这么快就又要分开了。

    陆翰墨低头轻吻了一下罗舒的发丝,“我的小媳妇,真想快一点把你娶回家。”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比他小那么多,想要早点娶她都不行。

    罗舒娇嗔的睨了陆翰墨一眼,“我可还没好好的享受青春呢,才不会那么快就嫁给你呢。”能成为他的媳妇,是她两辈子以来最大的愿望。

    “真的不想吗?口是心非的丫头!”陆翰墨宠溺的笑着,低头与她的鼻尖蹭了蹭。这个让他爱到心坎里的丫头啊!他真的好想把她绑在他的身上,时时刻刻的与她在一起。

    “对了,我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罗舒轻轻推开陆翰墨,从他怀中退了出来,抬手一翻,一只小盒子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这是什么?”陆翰墨勾唇浅笑,刚毅俊朗的脸,因这笑意散发出了强烈的男性魅力。

    罗舒有些痴迷的看着陆翰墨,“生日礼物!”现在离他的生日已经没几天了,她也不知道他生日那天,自己能不能与他见面,不如提早送给他。而且她记得那个任务也快要开始了。

    陆翰墨接过盒子打开,看到里面的手表,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一分,“我很喜欢!”他知道自己工作的特殊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论是过年,过节,能跟亲人聚在一起的日子,真的是少之又少。

    罗舒伸手将手表从盒子里取出来,“我给你戴上吧。”现在这个年代还没有情侣表,当时买的时候,她特意选了两只样子差不多的手表。反正在她看来,只要差不多就是情侣表。

    陆翰墨伸手将自己的袖子拉高,方便罗舒帮他戴手表。心中考虑着,他是不是也该送她一件礼物。只是该送什么好呢?

    “好了!”罗舒看着陆翰墨手上的手表,满意的点了点头。

    “真好看!”陆翰墨伸手再次将罗舒揽入了自己的怀中,与她一起看着手腕上的手表,“这辈子我都会戴着它的。”

    罗舒点了点头,将自己的袖子拉高,露出了手腕上的那只手表,“它们是一对!”

    陆翰墨扬唇一笑,伸手握住罗舒的手,与她十指紧紧的交织在了一起,“我们也是!”他早已认定了她。

    时间悄悄的流逝着,夜色渐渐褪去,天边慢慢的出现了清晨的第一缕曙光。

    陆翰墨低头亲吻了一下罗舒的额头,不舍的放开了她,“舒儿,我要走了。”

    罗舒紧握着陆翰墨的手,“陆大哥,我可以去部队看你吗?”他有纪律,不能随便离开部队,但是自己可以随时去看他。

    陆翰墨笑着点了点头,“我有空也一定会来看你的。”真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让他们多一些相处的时间。

    “好!”罗舒松开陆翰墨的手,拿出一只军绿色的背包递给陆翰墨,“这里是我给你准备的药品,还有一些攻击符箓。如果你有接到去md国的任务,一定要小心。上辈子执行这个任务时,你受了重伤,莫少泽也是在这个任务中牺牲的。”她现在的炼符水平还不高,只能炼制出低级的攻击符。不过只要遇到的不是古武修炼者,用这些符箓也是绰绰有余了。

    “我知道了!你自己也要小心。”陆翰墨接过背包,深深地看了罗舒一眼,转身向着外面走去。他怕自己再不走,就会舍不得离开她了。

    罗舒紧紧的盯着陆翰墨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她不敢挽留他,怕自己离不开他。

    陆翰墨走出屋子,看向正站在院里等着自己的付易和钱伟,“你一定要保护好她,这是命令!”

    “是!”付易和钱伟站直身体,同时行了一个军礼。

    罗舒刚刚吃过早饭,穆家派来接她的车子就到了。

    “罗舒,你准备好了吗?”穆婉笑着跑到罗舒的身旁,挽着她的手问道。能认识罗舒这个朋友,她很开心,特别是知道了罗舒的本事,她就更开心了。因为这么有本事,这么牛的她,是自己的朋友。

    罗舒笑着点了点头,拎起桌上的一个小包,“我们走吧!”

    “罗舒,你知道吗?我妈妈这两天,一直都在念叨着你,特别是你那个雪肤霜,她跟宝贝似的,连让我看一下都不行,真是太小气死了。”

    “你说谁呢?有你这么说自己妈妈的吗?”从外面走进来的何香玉,没好气的瞪了穆婉一眼,笑着看向罗舒,“小神医,车在外面等着呢,你还需要什么尽管告我,我立即叫人去准备。”她昨天已经把罗舒答应去给老太太看病的事跟家人说了,他们现在都在等着她带罗舒回去呢。

    “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罗舒笑着晃了晃手中的小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