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零八、秦澈
    “我为什么要答应呢?”罗舒挑眉问道。对方让她产生了一丝兴趣。特别是他眼中的那丝倔强和骄傲,这是一双不屈服,不服输的眼睛。她可以肯定,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将来注定不会平凡。

    少年认真的看着罗舒,目光与她对视着,他缓缓地开口道:“我没有钱,只要你答应救我父亲,我以后便任你差遣。”

    “你上过学?”听对方说话的方式,应该是一个上过学的孩子。

    “没有!”少年摇了摇头,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黯然。他很想要上学,可是家里的条件根本就不允许。

    “好吧,你带我去看看。”罗舒开口道。

    少年诧异的看着罗舒,眼中有着一抹惊喜和不敢置信,好半响才道:“你跟我来!”

    跟着少年七拐八弯的来到一座小院,这座小院离她住地方并不是很远。

    院子不是很大,墙角堆满了木柴,屋子的墙壁和窗户都已经因为岁月的侵袭变的斑驳不堪。风一吹,窗户发出一阵“吱呀”之声,显得有些萧条。

    跟着少年走进屋子,一股难闻的味道立即就扑鼻而来,罗舒忍不住皱了一下眉。

    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暗,不过以罗舒的视觉,还是能够看的十分清楚。

    破旧的木床上,一名瘦骨嶙峋的中年人正闭着眼睛躺在上面,他的身上盖着发黑的破旧棉被,双眼凹陷,脸色蜡黄,一看就已经病了很久。

    走上前,罗舒伸手帮对方把了一下脉,看向少年道:“你父亲是食物中毒了,他这样应该已经有几个月了吧?”这个时代的人都比较节俭,就算食物坏了,他们也是不舍得扔掉的。很多时候都是用水泡一泡,煮一煮就吃了。生了病又没有钱看病,就一直这么拖着,病就变的越来越重了。

    少年点了点头,“刚开始只是上吐下泻,也去医院看过,可是就是一直不见好。”为了帮父亲看病,他几乎将家里能卖的都卖了。

    “你有纸笔吗?”罗舒问道。

    少年点了下头,跑到一旁,找出一支只有拇指般长短的铅笔,和一本皱巴巴的本子,将本子和铅笔递到罗舒的面前。

    罗舒接过本子翻开,只见本子上已经被写满了字,虽然字迹歪歪扭扭,不过却写的很认真。

    一页页的往后翻,好不容易找出一张半空白的页面,罗舒用那支短的几乎握不住的铅笔,快速的在上面写下了药方。

    将本子和铅笔递回给少年,又拿出十块钱递给他,“你去济民药铺,让刘掌柜按照这药方给你抓药。”

    “谢谢!”少年伸手接过钱,感激的看着着罗舒。这份恩情,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加倍还给她的。

    “你去吧,你父亲交给我就好。”罗舒浅笑着看着少年。

    “好!”少年点了点头,看了床上的父亲一眼,抬步向着外面跑去。

    罗舒收回视线,拿出银针一一消毒后,掀开被子帮中年人治疗。他的病已经拖的太久了,单靠药物肯定是不行的。

    刘掌柜正在称药,看到少年进来,对着他笑了笑,“又来给你父亲抓药啊?你父亲的病现在怎么样了?好些了吗?”镇上的人他几乎都认识,也去帮少年的父亲看过病,所以对少年并不陌生。

    少年摇了摇头,拿出罗舒给他写的药方和十块钱递给刘掌柜,“刘掌柜,请你帮我抓一下药。”

    刘掌柜看了看本子上面的药方,笑道:“这是罗舒那丫头写的吧?”前些日子他听陈大妈说,罗舒自己买了房子已经搬走了,好像是搬去了乌衣巷那里。

    对于罗舒,他是真的很欣赏,虽然她的年纪不大,但是她的医术,连他都自叹不如。也不知道那丫头,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手医术。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少年说道。

    “不知道没关系,反正你找她就对了,她绝对可以治好你父亲的。”刘掌柜笑呵呵的走到药柜前,开始抓起药来。

    当时他去看这小子的父亲时,他父亲的病已经很重了,他帮他父亲针灸过,也开了药,可是就是一点起效都没有。可能是对方的病拖的太久的原因。

    听到刘掌柜的话,少年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既然刘掌柜都对那个罗舒那么有信心,他父亲这次肯定有救了。

    “来,你的药拿好。”刘掌柜将抓好的要递给少年,交代了一下煎药的注意事项。

    提着药进屋,看到父亲已经醒了过来,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快步走了过去,“爸,你醒了!”

    中年男人虚弱的点了点头,“小澈…”

    少年将手中的药放在桌上,坐在床边握紧中年男人的手,微笑着看着他,“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先不要和你父亲说话。”罗舒的声音从少年的身后传来。

    少年转头望去,只见罗舒正端着一碗粥走进来。

    他站起身,上前一步,屈膝跪在了罗舒的面前,对着她就是三个响头,“谢谢你!我秦澈以后任你差遣。”

    “起来吧!将这碗粥喂给你父亲吃。”罗舒将手中的碗递给秦澈。她刚刚去厨房看过了,秦澈家里是真的穷的连米都找不出一粒,也不知道他们平时是怎么过的?

    秦澈站起身,伸手接过罗舒手中的粥,向着父亲走去。

    “我在厨房里放了一些米和菜,等到吃完了再去我那里拿。”罗舒说道。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之所以帮秦澈,是因为秦澈的眼睛,很像她前世的弟弟罗夜,让她感觉很亲切。

    “嗯!”秦澈的眼眶有些微红,他点了点头,用勺子勺起一口粥,吹了吹,小心翼翼的喂入父亲的口中。对于罗舒,他是真的真的非常感激!

    “我先走了,有事去我住的地方找我。”罗舒将一叠钱放在桌上,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秦澈转头看向罗舒离去的背影,瞥到桌上的钱时,他的眼睛慢慢的变得湿润。他是何其有幸,能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遇见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