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七、构想
    热烈的掌声响起,一同前来的记者们,纷纷拿起手中的照相机,拍下了这值得纪念的一幕。不用想今晚的新闻联播,明天的各大报纸,都会对这件事大肆报道。

    “市长您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罗舒谦虚的笑道。

    “很好!”徐峰欣慰的拍了拍罗舒的肩膀,简单的与她说了两句,便走回椅子坐了下来。

    这次与他一同前来的,除了军区的几个领导外,各个乡镇的县长、镇长、乡长,也都一起来了。他们都是来对罗舒和罗千羽表示感谢的。

    徐峰刚刚坐下,一名秃顶的中年男人,就向着罗舒和罗千羽走了过来,他笑着伸出手,与罗舒和罗千羽分别握了握,“你们好!我是这方亭镇的镇长李长根,我代表方亭镇的所有百姓感谢两位,这两天辛苦两位了!这是我们方亭镇镇府,替全镇的百姓送给两位的锦旗。”

    他从身后跟着的秘书手中,拿过一面写着‘仁心仁术、华佗再世’的红色锦旗,递到罗舒和罗千羽面前,等到两人接过去后,又拿出两只大红包递给两人,“这是我们镇里发给两位的奖金,请两位一定要收下!”

    “谢谢!”罗舒和罗千羽伸手接过红包。在这样的场合下,他们自然是不好拒绝的。

    在场的一行人,一一上前向罗舒和罗千羽表示感谢后,便由徐峰带头离开了。随着众人的离开,刚刚还热闹万分的小院,一下子就冷清了不少。

    陆翰墨看着罗舒,深邃的眼眸中满是温柔的笑意。这几天,他每天只有来取药的时候,才能与她匆匆的见上一面,真的很想和她好好的说一会儿话,抱抱她。

    坐在陆翰墨身旁的一名威严中年男人,站起身,走到罗舒和罗千羽的面前,伸手与两人分别握了握,“你们好!我是鼓山军区师长刘长河,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两位这次的义举!”说话间,他站直身体,对着罗舒两人敬了一个军礼。

    “刘军长客气了!您请坐!”罗舒微笑着邀请刘长河坐下。军区的人既然没有与众人一起离开,肯定是有事想要单独和他们谈。

    几人坐下后,刘长河与罗舒两人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转入了正题,“我们这次来除了感谢两位外,主要是想与两位谈一笔生意。”军区的战士也是需要吃喝的,蔬菜、日用劳保品,都是由专门的供销商提供的。

    “您请说!”罗舒微笑着点头。她已经猜到了,刘长河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上次送给陆连长的,那种疗伤药的药效非常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军区想和你合作,你只需要提供我们,足够的药物就可以了。”刘长河说道。

    之前在见到那种伤药的药效后,他就已经有了一些心动。再加上这次的中毒事件,罗舒能够快速的配制出解药,更加坚定了他的这个想法。于是他就向上面提出了申请,没想到只是等了一天不到的功夫,上面便同意了他的申请。

    罗舒沉思片刻,开口道:“这件事我还需要考虑一下,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后我会给您回复。”

    她一开始给陆翰墨疗伤药的时候,她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层。现在虽然已经是和平年代了,但是大大小小的战争依然还在不断地发生。对于好的疗效药,军队自然是无比需求的。

    整个军队的系统庞大无比,若是能与军队做生意,那将来的利润绝对无法估量。

    不说军队了,单单是承包一个市政工程,整修整修公路,修理一下路灯之类的,也可以赚个盆满钵满。

    所以这个机会她是绝对不会错过的,不过现在首要条件就是,她需要有一个工厂,有了工厂,她才能将药物和化妆品同时发展起来,才能创造她的商业帝国。

    “好!那我等你的回复,我们就先告辞了!”刘长河站起身,与罗舒和罗千羽再次握了握手,便带着莫少泽一行人离开了,不过陆翰墨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等到众人走远,陆翰墨走上前,伸手握住罗舒的手,“舒儿,我们进屋去聊吧。”

    罗舒有些不好意思的瞄了罗千羽一眼。虽然父亲还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她总有种,像是在父亲的眼皮底下做坏事的感觉。

    “你们聊吧,我累了,去休息一会儿。”罗千羽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可是很识相的,才不会做他们的电灯泡。

    罗舒收回视线,娇嗔的睨了陆翰墨一眼。

    陆翰墨轻笑着刮了一下罗舒的鼻子,拉着她的手向着她的房间走去。

    关上门,陆翰墨拉着罗舒走到沙发坐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轻声问道:“严家和宋家今天来找你了?”云市是他们陆家的地盘,有什么风吹草动,自然瞒不过他的耳目。

    罗舒点了点头,“他们想要买下我雪肤霜的配方,不过爸爸已经帮我将事情解决了。”说到自己的父亲,罗舒的话语中充满了幸福和骄傲。

    陆翰墨有些酸酸的低下头,亲吻了罗舒一会儿,“媳妇,那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告诉岳父大人真相。”他知道舒儿对家人的重视,也知道她很渴望能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罗舒摇了摇头,神色有些黯然,“我也不知道。”她很想告诉父亲她重生的事,可是父亲和翰墨不一样,翰墨对于前世是知道一些的,而父亲却是一无所知的。

    比如说有个人突然跟你说,我是你前世的亲人,你肯定会觉得那个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所以即使要说,她也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才可以。

    陆翰墨爱怜的拍了拍罗舒的背,“别急,慢慢来。”

    罗舒轻轻地点了点头,想到罗千羽今早跟她说的事,抬头看向陆翰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爸爸他认了我做妹妹,还有过几天我就要跟他去神医世家做客了,到时我就可以见到我的爷爷了。”能回家看看自己的亲人,她已经很满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