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八十八、忍术
    “好好的气氛,都被他给破坏了。”罗舒生气的看着远去的巫谷子。要不是那老头的警觉性高,今天她非让他交代在了这里不可。

    陆翰墨伸手握住罗舒的手,“别生气了。”他一定要努力修炼,下一次他绝对不会让对方这么轻易的走掉。

    “那你背我!”罗舒撒娇的展开手。她很喜欢他背着她的那种感觉。

    “好!”陆翰墨宠溺的一笑,转过身低下身子。

    罗舒露出灿烂的笑容,跳上陆翰墨的背。

    两人刚刚回到军区,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集合的军号声。

    陆翰墨微微皱眉,“舒儿,你先回去,我去看看。”现在吹军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嗯!”罗舒点头,目送着陆翰墨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转身向着陆翰墨宿舍的方向走去。

    “大妹子!”罗舒正要进入宿舍楼,身后传来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罗舒停下脚步,转头看去,只见张秀儿正笑呵呵的向着她这边走来。

    “是大姐啊!”张秀儿是陆翰墨手下,李顺的妻子,前阵子她刚刚带着儿子大宝来这里随军。那天她也正好过来想为陆翰墨庆生,在中途遇见了张秀儿,两人就一起坐着李顺的车来了军区。

    “听说你来了军区,就过来看看你,去俺那里坐坐吧,大宝他可想你了。”张秀儿笑着道。

    “好!”罗舒答应道。反正她也没什么事,过去坐会儿也不错。

    罗舒跟着张秀儿,来到他们所住的军属楼。

    走进屋子,只见大宝正趴在桌上玩着一只竹蜻蜓。这是他唯一的一件玩具,他一直都很喜欢。

    “大宝,姐姐来了,还不快叫人。”张秀儿对着正在玩玩具的大宝说道。

    “姐姐!”大宝看向罗舒,乖巧的喊了一声,对于罗舒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乖!”罗舒笑着点头。

    “大妹子,你坐会儿,俺去倒杯水给你。”说话间,张秀儿已经走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就见她端着一只搪瓷杯走了出来,“大妹子,喝点糖水。”这年月也没什么好东西可招待客人的,用糖水招待客人,就已经算是对客人的重视了。

    “谢谢!”罗舒接过搪瓷杯,放在桌上。

    “大妹子你快趁热喝,这大冬天的,喝点热的才会暖和。”张秀儿笑呵呵的说道。

    罗舒笑着点了下头,伸手拿起搪瓷杯放在嘴边,就着杯子喝了一口。

    “大妹子,你和陆连长感情这么好,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张秀儿笑着问道。

    “应该要过两年吧。”罗舒道。她刚刚认亲,家里人肯定不可能让她这么快就嫁给陆翰墨的。

    “也是,大妹子是城里人,哪像俺们乡下,十五六岁就嫁人了。”张秀儿笑道。

    现在这个年代,只需要举办个仪式,请亲戚吃顿饭意思意思,去村大队里登记一下就算是结婚了。

    罗舒微微一笑,再次就着茶杯喝了一口糖水。

    “大妹子,你坐会儿,俺去门口拿些东西,家里寄了些绿豆来。大宝,你陪姐姐说会儿话,娘一会儿就回来。”张秀儿说完,向着外面走去。

    罗舒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桌上的那只搪瓷杯。

    张秀儿出去没一会儿就回来了,看到罗舒正趴在桌上,脸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意。

    走进房间,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麻绳,将罗舒困了起来,对着正坐在椅子上的大宝道:“我们走吧!”

    大宝阴冷的一笑,身体抖了抖,原本小小的身体立即长大,不再是开始的小孩子模样了。他练得是忍术,忍术的训练里包括着伪装、逃跑、隐藏、击杀、熟悉地形、医学和火遁。来这里后,他已经将这里的地形都摸清楚了。

    扛起昏迷不醒的罗舒,大宝身形一闪,如一道闪电般,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张秀儿收起桌上的搪瓷杯,如平常一般,做起了家事。她当然不是张秀儿,真正的张秀儿已经被她杀了。

    她假扮成张秀儿混进来,是因为他们组织得知了这次计划失败的消息。也知道罗舒就是,让这次计划失败的罪魁祸首。若不是罗舒救治了那些中毒患者,他们的人就算全军覆没,计划依然不会失败。

    之所以选择混进军区,是因为他们组织得知了罗舒和陆翰墨的关系。混进军区不仅能获得军区的消息,而且也可以在罗舒来的时候,伺机对她动手。选择张秀儿是因为她跟罗舒认识。

    想到这里,她突然感觉到了有哪里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