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九十一、武次郎
    惠子瞪了罗舒一眼,眼中满是冷冽和嘲讽,她冷哼一声,抬步向着外面走去。

    罗舒慢慢放开自己抱着头的手,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墙壁上插着的那把匕首,眼中一片冰寒。她知道对方不可能杀了她,因为她现在还有着利用的价值。

    走出房间,惠子三人已经站在甲板上等着她了。

    “我警告你不要耍花样,不然小心我手中的枪!”原山一郎转着手中的枪,警告的看着罗舒。他总觉得像罗舒这样性格的女人,不应该是陆翰墨喜欢的类型,可是要说罗舒伪装,他却看不出来。

    “你…你们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听你们的。”罗舒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地说道。

    “走吧!”不屑的看了罗舒一眼,惠子率先向着前面走去。若不是看她是陆翰墨的女人,她早就一刀解决她了。

    下了船,三人坐上一辆轿车,向着远处开去。

    也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一块用md国语标注着“私有土地,非请莫入!”的巨大告示牌出现在了他们的车前。

    抬眼望去,远远就可以看到一座,充满了md国风格的三层别墅。褐色的木质墙面,黑色的屋顶,简洁、大气,周围一棵棵樱花树环绕。若正好是在樱花盛放的季节,就可以看到满园花团锦簇的美景了!

    车子在一扇不锈钢锻造的雕花大门前停了下来,一名身穿黑西装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经过一番仔细的盘问和检查后,车子才被放行进入庄园。

    放缓速度开了五六分钟,车子在别墅面前的空地上停了下来。

    原山一郎从车上下来,走到后面拉开车门,将罗舒从车上拽了下来,“老实点,不要耍花样。”

    “我会听话的…”罗舒一脸害怕的说道。

    原山一郎仔细的打量了罗舒一会儿,与惠子一起押着她向着别墅走去。

    “组长呢?”原山一郎向一名小弟问道。

    那名小弟暧昧的一笑,指了指楼上,“在忙呢!”

    原山一郎明了的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他们组长最大的乐趣,就是玩成人游戏,现在也只能等组长游戏结束了。

    罗舒紧张的绷直着身体,安静的坐着,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周围。

    时间在等待中慢慢流逝,直到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原山一郎和惠子看到组长武次郎从楼上下来,连忙快速的站起来,同时拉起还坐着不动罗舒。

    “组长!”两人对着武次郎九十度鞠躬。

    武次郎微微颔首,看到站在惠子身旁的罗舒,眼中一抹淫邪的光芒闪过,“她是谁?”

    “报告组长!她是陆翰墨的女人,是一名医生,病毒就是她解开的。”原山一郎报告道。当初他们就是得知了她解决了病毒的消息,才决定使用b计划的。

    “医生?陆翰墨的女人?”武次郎再次将目光转向了罗舒,摩挲着下巴,眯着眼嘿嘿的笑着。他最喜欢玩的就是别人的女人,她是陆翰墨的女人,他就更感兴趣了。

    罗舒忍住心中的恶心,故作害怕的向着一旁移了移。

    “有趣!真是有趣!”武次郎色眯眯的笑着,收回目光看向原山一郎,“这次的任务怎么样了?”

    “报告组长!失败了!除了我们小组,另外两个小组都被陆翰墨抓起来了。我这次将陆翰墨的女人抓回来,就是想要威胁陆翰墨的。而且听忍者说,华夏军方这次可能会采取行动。”原山一郎说道。他和武次郎交流时都是用md语的。

    武次郎点了点头,看了罗舒一眼,“那你确定,陆翰墨真的会为了她不顾一切吗?”如果是,那么他就好好的利用这个女人,让陆翰墨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是的!我们是在华夏军区将她抓来的,听忍者说她和陆翰墨住在一起。”原山一郎将自己得到的讯息,详细的向武次郎报告道。

    武次郎点了点头,沉思片刻说道:“这次你们立了大功,组里会给予你们奖励的。”这件事他要跟武田将军报告一声,他们这次潜入华夏,所使用的新型武器和毒药一号,都是由武田将军提供的。他知道他们抓了陆翰墨的女人,肯定会很高兴的。

    陆翰墨站在船头的甲板上,看着离船越来越近的md国,微微的抿了抿唇。知道舒儿被绑来md国,他也立即以孟云然的身份,坐上了来md国的船。不知道舒儿现在在哪里?

    她在纸条中留言给他,约好在这个月月底的29号,在富士山下的枫林中与他会面。

    随着游轮靠岸,陆翰墨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下了船。

    刚刚从船上下来,就有一大批警察围了过来,他们用md国语对着众人大声喊道:“统统把能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拿出来,我们要检查。”

    武次郎将罗舒的事报告武田新野后,武田新野就下了命令戒严,所有到达md国的华夏人都必须经过严格检查,才能放行。他不知道罗舒对陆翰墨是否重要,但是他必须防患于未然。

    陆翰墨对他们md国来说,是一个强大的威胁。若是这个威胁来到了他们的国家,他们没有发觉的话,那对他们国家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危机。

    陆翰墨打开皮箱,将证件从里面拿了出来,递给上前检查的警察。现在这个年代的证件都比较简单,就是一本小本子,里面除了一张敲着华夏印章的黑白照片,和名字,出生年月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警察仔细的核对了一下,照片上的人和陆翰墨本人的长相是否一致后,将证件还给了陆翰墨,对着他挥了一下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陆翰墨也不迟疑,对着警察感谢的点了一下头,抬步向着远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