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零四、李阿福
    当罗舒结束治疗,抬起头,看到外面的情景时,也是吓了一跳。什么时候病房外竟然挤了那么多人。

    看到罗舒治疗结束,院长和副院长走了进来,笑呵呵的对着罗舒伸出手,“小神医!欢迎来到力行医院。”

    “你们好!”罗舒分别与两人握了下手。

    “小神医的医术,让我辈叹为观止,若是小神医有时间,还请小神医指导我们医院的医生一二。”院长笑着道。他上次和罗舒见过一面,只是那次领导太多,他也没什么机会和她说话。

    “院长这么说,我都不好意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来看看这位工友的,其实我的医术和在场的医生都差不多。”罗舒笑着谦虚道。她自然不可能跑去指导那些医生。

    “小神医过谦了!去我的办公室坐坐吧。”院长笑着邀请道。他很想和罗舒好好的拉近一下关系。听说她和市长,还有军部的关系都很好。

    “院长,十分抱歉!这次实在不方便,我已经答应了要去帮另一名伤者治疗,等下次吧。”罗舒歉意的笑道。

    “这样啊,那好吧!你下次可一定要来啊!”院长一脸期待的笑道。

    “我会来的,这位工友就麻烦医院多照顾了,我就先告辞了,病人家属还等着我呢。”罗舒再次与院长和副院长握了握手,带着魏潇走出了病房。她担心自己再留下去,非被堵在医院出不去不可。

    “小神医,你帮我治一下吧。”

    “小神医!您什么时候有空啊?”

    “小神医…”

    好不容易从拥挤的人群中挤出来,罗舒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匆匆向着自己的车走去。

    受伤的工友李阿福住在林岗村,罗舒的车子来到村口的时候,立即就引起了村民们的关注。现在这个年代,有自行车就已经能够高昂着头走路了,更不用说汽车了。

    林岗村的村民比较多,房子建的比较密,加上前几天一直下雨,路有些泥泞,车子根本就开不进去。

    罗舒和魏潇从车里下来,问了一下围观的村民,很快就得到了李阿福家的地址,还有一名村民热情的在他们前面带着路。

    现在马上就要过年,地里也没什么活可干,这些村民每天能做的就是聊聊天,打打牌,享受这一年中难得不用忙碌的日子。

    听到外面的动静,李阿福的妻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罗舒过来,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快步上前,“小神医,快里面坐。”她以为罗舒只是说说的,所以并没有当真,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来了。

    “你带我去看看伤者吧。”罗舒道。

    “好!”李阿福的妻子连忙在前面带路。

    李阿福家不是很大,只有三间瓦房。

    院子里几只鸡鸭正在抢食,一条大黄狗看到罗舒他们进来,立即对着他们叫了起来。

    “不许叫!”正坐门口晒太阳的老头子喝斥了一声,大黄狗立即缩了缩身子,乖巧的趴在了地上。

    “你们来了!”老头子敲了敲自己手中的烟斗,笑呵呵的走上前。

    罗舒淡笑着点了点头,并不想与他多言。她不是看不起他,只是他对待事情的处理方式,让她有些不喜。

    李阿福夫妻住在最西面的一间,走进屋只见房间被隔成里外两间。李阿福夫妻住外面的一间,里面住的是李阿福的二哥李阿水和他的妻子。

    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张床外,就只有一口五斗橱。当然就算有多,也再也放不了。

    罗舒沿着只有一人能够通过的走道,来到床边。

    李阿福听到脚步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走进来的罗舒,愣了一下,“老板,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的伤。”罗舒走到床边,让李阿福的妻子将李阿福的裤腿卷起来。

    仔细的看了一下,罗舒拿出一瓶药膏递给李阿福的妻子,“早晚各涂一遍,一个星期断裂的骨头就能长好了。”她这个药膏的作用,和传说中的那个黑玉断续膏有些类似。

    “谢谢神医!谢谢神医!你真是活菩萨啊!”李阿福的妻子哭着感谢道。男人的腿能好,她以后的日子也能有依靠。

    “老板,等我腿好了我就去工地干活,我一定好好干,不再给你添麻烦了。”李阿福歉疚的看着罗舒。她身为老板能亲自来看他,帮他治病,他怎么可能不感动?现在要找一百条狗难,找一百人容易,随便一吆喝,就可以招个上百人。所以他才更感动!

    罗舒笑了笑,从口袋中拿出两百递给李阿福,“这些钱你拿着,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对你的腿有好处。”

    “不!我不能拿。”李阿福连忙将钱推回去。这件事本就是他的错,他怎么还好意思拿钱?而且这钱比他的工钱还高呢。

    “你就拿着吧,好好养病,我们先走了。”罗舒将钱往李阿福手里一塞,转身走了出去。

    李阿福的大嫂蹲在门口偷听,听到罗舒给了李阿福钱,眼睛亮了亮,向着婆婆的房间走去。不管多少钱那都是钱,只要到了婆婆的手里,就有她的份了。

    罗舒将魏潇送回工地,便去了镇上的供销社。现在时间还早,她打算去买些东西,明天一早去看看陈大妈他们。

    走进供销社,罗舒大致的逛了一下。供销社里的东西品种并不是很多,而且大多数都需要票才能买到。票她倒是不缺,只是选择实在太少。

    想了想,罗舒走向了卖罐头的柜台。罐头保质期长,过年可以自己吃,又可以招待客人。

    一名售货员正蹲在那里整理着箱子里的罐头,她将这些罐头摆上架。过年过节,罐头在供销社都是卖的最好的。

    罗舒走上前,伸手拿了两盒肉冻,又提了两瓶橘子罐头。

    正要去柜台结账,那名蹲在地上理货的售货员,拿着几瓶罐头从地上站了起来,正好与罗舒面对面。

    罗舒看到对方,诧异的挑了挑眉,没想到竟然会遇见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