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十、感动的爱
    街道上人来车往,因为快要过年的原因,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喜悦的笑容。

    走路的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骑着自行车的人,车子前面后面,都挂着,载着单位发的大鱼大肉匆匆赶回家中。等到真正到了年尾,商店,供销社和商场都会关门歇业,到时就真的没有地方可以买东西了。

    陆翰墨和罗舒并肩走在街道上,边聊天,边慢悠悠的散着步。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什么娱乐场所,不过京城却有着很多的名胜古迹。只是今天已经太晚了,就算要去,也只能等到明天了。

    “舒儿,你喜欢吃鸭子吗?”陆翰墨看到对街排着长队的全聚德,转头看向罗舒问道。

    罗舒笑着点头,“我以前每次来京城的时候,几乎都会去全聚德吃烤鸭。只是那时的全聚德,已经成为了京城的一道招牌,店铺几乎到了一位难求的地步。”而且经过了岁月的变迁,很多东西都发生了改变,那时的全聚德,味道虽然也挺好,但是她可以肯定,绝对是无法与现在相比的。

    “那我们去买吧。”陆翰墨拉着罗舒的手,抬步向着对街走去。

    罗舒的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看着陆翰墨刚毅的侧脸,眼中溢满了甜蜜和幸福。

    两人来到队伍的最后面,跟着排队的众人慢慢的向着前面移动。对于别人说,这或许有些枯燥乏味,但是他们却没有这种感觉。只要有对方在,不要说排队,就算只是静静地站着,那也是一种幸福。因为他们有彼此的陪伴。

    “小同志,你们夫妻吧?”排在罗舒和陆翰墨前面的一对老夫妻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两人。

    “不是。”罗舒笑着摇了摇头。她知道陆翰墨的性格,所以先回答道。

    “看你们眼中只有彼此的模样,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新婚了呢。”老太太笑着转过头,与自家老头相视一笑。看着这对年轻人,让她也想起了自己和老头年轻的时候。那时他们也冲动过,热血过,叛逆过…最后通过重重了考验,才一路携手走到了今天。

    只可惜,她和老头子能在一起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或许今年就是她和老头,最后过的一个年了。

    想到这里,她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老头的手。人老了,总是容易被某些事触动心弦。不过这一生,她从来没有后悔过。

    老头反手握住老太太的手,将它紧紧的握在手心。她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但是没有了她的日子,他也会了无生趣,所以他的心中早已做出了决定…

    看着前面那对老夫妻,陆翰墨伸手握住罗舒的手,深邃的目光认真的注视着罗舒。

    罗舒勾唇一笑。她明白他的意思。有一天他们也会如这对老夫妻一般满头白发,但是不管如何,他们都不会放开彼此的手,就像前面的这对老夫妻一样,平凡、幸福,无怨无悔。

    队伍慢慢的减少,轮到了前面的那对老夫妻。

    “同志!我要一只鸭腿。”老头对着全聚德的售货员说道。

    “好的老同志!”售货员笑着点了点头,拿了一只鸭腿递给老头。这一对老夫妻,他们店里的人都是认识的,因为老太太喜欢吃烤鸭,所以老头每天都会陪着她,来这里买。每次都只会买一只鸭腿。

    “梅!”老头将手里的鸭腿递给老太太。医院已经判定老伴的病无法医治,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她开心。她喜欢吃烤鸭,他就天天买给她吃。

    老太太接过鸭腿,对着老头灿烂的一笑,这一瞬间,她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很多。

    “请等一下!”罗舒开口叫住了正好离开的那对老夫妻。

    “小同志,有事吗?”老头转头看向罗舒,开口问道。

    “她的病我能治。”罗舒微笑道。她被他们的爱感动了,所以她不希望老太太就这么故去,只留下老头一个人孤苦无依。

    老夫妻住在一个四合院里,推开屋子的门,一股淡淡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

    “小同志,你们进去坐吧。”老太太笑着招呼罗舒和陆翰墨道。罗舒说能治好她的病,她是不相信的,连医院的医生都判了她的死刑,她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治的了?不过她很喜欢这对年轻人,所以邀请了他们来家里做客。

    “谢谢!”罗舒微笑着点了点头,与陆翰墨走进了屋。

    屋里打扫的很干净,陈设很简单。最吸引人注目的,是墙角的一排书架,书架上放满了书,整整齐齐的,一丝灰尘都没有。

    在书架旁的墙上,有着一只大相框,相框里一张张黑白照片整齐的排放着,有老夫妻年轻时的,中年时的,也有现在白发苍苍时的。

    照片上,两人相依而坐,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

    “我和老头子从结婚第一年开始,每年都会去照相馆拍一张照片。”老太太看着相框中的自己和老伴,脸上有着一丝怀念。

    这一辈子,她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能给老头子生上一男半女,不然现在他们也就不会无依无靠了。想到自己走了,留下老头子一个人,她的心就如撕裂了一般,一阵阵的痛。

    罗舒看向老太太,“大妈,你坐下,我帮你把一下脉。”

    老太太笑着点了点头,走到一旁坐了下来,伸出手放在桌上,等着罗舒给她把脉。她不忍看到罗舒被自己拒绝后失落的模样,既然她想看,就让她看看吧。

    罗舒伸手搭上老太太的脉搏,等了一会儿便拿开了手,“大妈,您这病我能治好。”她的病和当初陈大爷的病有些类似,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就算不用药剂,只用银针,也可以将她的病治好。

    “真的可以治吗?”一旁的老头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只要老伴的病能治好,他就算用自己的命来换,都无怨无悔。

    “可以!只要你们相信我,我就可以帮大妈治好。”罗舒自信的点头,微笑着看着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