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十六、探问
    姚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到家的。将自己彻底的清理了一遍后,她将自己蒙在了被子里,大声地哭着。这次丢了这么大的丑,她是真的没脸见人了。

    “晴晴,你真是…”宋玉雁推开门,走到床边,伸手想要掀起被子。刚刚她接到父亲的电话,因为晴晴今天做的事,她被父亲狠狠地骂了一顿。本来她想要教训女儿一顿的,可是看到女儿哭的这么伤心,她又有些不忍心。

    “妈…让我静一静…”姚晴带着哽咽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晴晴,究竟发生了什么回事?告诉妈妈。”宋玉雁轻轻地拍着被子里的姚晴,轻柔的问道。今天的事,她也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只知道女儿今天在白家和秦家的婚宴上丢了丑,害的宋家也没有了面子。

    “是罗舒…肯定是那个贱人…让我丢了丑…呜呜…”想到当时自己拉了一裤子的情景,姚晴想死的心都有了。严哥哥肯定也看到了,他肯定对自己很失望。

    “罗舒做了什么?”宋玉雁皱眉问道。

    “我突然拉肚子…肯定是她做的…妈…我没脸见人了…我该怎么办啊…”姚晴掀开被子,扑进宋玉雁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宋玉雁轻轻地拍着姚晴的背,微眯的双眼中有着一抹阴狠的光芒,“放心!妈妈会给你讨回公道的。”那个贱人,竟然敢这样对待她的女儿,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宋熙然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今天的事,让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不仅在众人面前丢了脸,回到家后,还被爷爷和父亲各骂了一顿。

    越想越是生气,宋熙然用力的将手中的酒杯丢了出去,“啪啦!”一声,酒杯四分五裂,酒水溅了一地。

    “该死的!”宋熙然愤怒的一拍桌子,站起身,大步向着门外走去。

    罗珊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脸上满是开心地笑容。这几天的生活,让她感觉自己就好像生活在天堂里一般。

    “叩叩叩!”房门上传来轻轻地敲门声。

    罗珊走上前,伸手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的宋熙然,她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表…表哥!”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表哥总有些畏惧。

    宋熙然点了点头,走进房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指了指身旁的位置,“你也坐吧!”

    罗珊咬了咬唇,走上前坐了下来,不过却不敢坐的离宋熙然太近。

    “你怕我?”宋熙然沉声问道。罗珊和罗舒明明是两姐妹,可是两人的性格却差了那么多,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没…没有…”罗珊连忙摇头。

    宋熙然勾起一抹笑意,一脸温和的说道:“我们是表兄妹,是一家人,你不需要怕我的。”像罗珊这样的,才更像是从乡下来的。

    “嗯!”罗珊点了点头,双手紧张的绞动着。

    “罗珊,你能跟我说说你姐吗?”宋熙然微笑着看着罗珊。只有知道对方的弱点,他才能针对性的采取行动。今天罗舒让他和他们宋家,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这个面子他必须找回来。

    罗珊点了点头,想了想道:“我姐她对我和小政很好,她将我们从村里带了出来,给了我们安定的生活。因为我爹的事,我搬了回去。姐虽然不喜欢我爹,不过她还是给我安排了一份好的工作。”想到姐,她的心里就满是愧疚。

    本来她是不想跟表哥来宋家的,表哥跟她说,只有他们回了宋家,她姐才会同意回宋家。她姐这些年过得太苦了,她希望她能够过得好一些。

    “那你姐怎么会医术的?”宋熙然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是爷爷教给姐的,我爷爷是一名走方郎中。爷爷活着的时候,他对姐是最好的。有时候上山采药,也会带着姐一起去。”罗珊说道。

    在罗珊说话的时候,宋熙然一直在盯着她的眼睛,“那你姐的功夫呢?是跟谁学的?”

    罗珊摇了摇头,“不知道!”她从来没有想过,要问这些问题。

    宋熙然皱了皱眉,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他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罗珊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还不如去问罗政来的快,那小子比罗珊可聪明多了。

    罗政正在房间里练习五禽戏,听到敲门声,走上前打开了门。

    “表哥!”看到门外的宋熙然,罗政笑着与他打招呼道。

    “我想跟你谈谈可以吗?”宋熙然微笑着问道。

    罗政点了一下头,向着一旁让了让。

    宋熙然走进房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等到罗政坐下后说道:“我今天见到你姐了,她也来了京城。”

    “真的?她现在住在哪里?”罗政惊喜的问道。

    宋熙然笑着点了点头,“她现在住在陆家,和陆翰墨在一起。我劝了她好久,可是她说什么都不肯回来。”

    “我大姐决定的事,没人能够改变的。表哥,我过几天也要回去了。”罗政说道。他答应来宋家,只是想要看看自己母亲的家,想要知道,母亲当初为什么会被送到乡下。

    “待在这里不好吗?”宋熙然诧异的看着罗政。这里的生活,可比他原来的好太多了。

    “很好啊!可是却不是我想要的。”罗政说道。他已经跟大姐说好了,等他高中毕业了,他就去当兵。当兵才是他最大的理想。而且秦澈也有这个想法,到时他可以和秦澈一起去。

    “那你想要什么?”宋熙然笑着问道。这小子果然比罗珊要有想法的多。

    “当兵!等我高中毕业了,我就去当兵。”罗政的脸上有着一丝向往。他也要像未来姐夫一样,保家卫国。

    “当兵可是要有强劲的体魄的,没有功夫可不行。”宋熙然微笑着打量着罗政。

    “我现在正…”罗政差一点脱口而出,连忙止住了话。他是不会把自己,正在练习五禽戏的事说出去的。就算宋熙然是他的表哥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