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二十三、比赛(二)
    罗千青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心中越来越是焦急。

    突然,他一怔,目光顿时一亮,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连忙凝神静气,看向了那名老人。他好笨,怎么这时候才想到这个方法呢?

    看到这一幕,罗舒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罗千青仔细感受了一会儿,伸手拿起桌上的笔开始写了起来。

    “快看!神医世家的那人开始写了。”

    “神医世家这次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么让人出乎意料?”

    “萧贺师兄加油啊!你怎么能输给神医世家呢?”

    众人惊讶的同时,心中也在为自己的门派参赛者着急不已。他们已经输了一场了,这一场怎么还能输呢?要是输给(鬼医门)医谷,他们心里还好受一些,可是他们却要输给那个一直处于垫底,让他们看不起的神医世家。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啊?

    裁判席上鬼医门和医谷的裁判,收回视线,皱眉看向身旁的罗修逸两人。

    “神医世家这次的进步不小啊!真是让我等惊讶!”

    “看来神医世家在这一场又要取得头筹了。”

    “罗兄可否分享一下获胜的秘诀?”众人的语气中都带着一丝酸意。

    罗修逸呵呵一笑,“哪有什么获胜秘诀啊?还不是孩子们自己努力。”看到众人酸溜溜的样子,他心里真是爽到了极点,这么多年总是扬眉吐气了一会。

    “我完成了!”罗千青放下笔,大声的宣布道。

    医馆掌柜走上前,拿起罗千青的答案,将它呈给了裁判席的众人。

    罗千青转头看向身旁的两人,只见萧贺此时也已经开始作答了,鬼医门的那名女弟子,还在盯着那名老人看着,从她微微颤抖的手可以看出,此时她的心情。

    等了差不多一两分钟后,那名鬼医门的女弟子,也终于拿起了笔,快速的在纸上写了起来。

    医馆掌柜等到医谷和鬼医门的弟子完成,立即将他们的答案呈给了裁判们。

    裁判们看了一下答案,让那名老者上前,为老者把了一下脉后,让医馆掌柜将人带了下去。

    医谷的其中一名裁判站起身,有些意兴阑珊的宣布道:“这次获得第一名的依然是神医世家,医谷第二,鬼医门第三。名次暂时落后的两家,可要加油了!”

    神医世家的众人看到罗千青回来,开心地与他拥抱在了一起。

    “你知不知道,我当时都快急死了,幸好你这小子没给咱们神医世家丢脸。”

    “千青,你真是太厉害了!”

    “我们又赢了!大家再接再厉啊!”众人士气满满的欢呼着。

    相比于神医世家的热闹,输的那两门则安静的坐在那里,脸上有着不甘、愤怒、失落…

    “今天的比赛到此结束,明日上午九点,在这里继续。大家回去好好休息,争取明日以最好的状态进行比赛。”鬼医门的裁判站起身宣布道。

    本来今天还有第三场的,可是看鬼医门和医谷弟子的状态,显然已经不适合继续比赛了。所以经过商量,就把剩下的一场,移至了明日。当然,作出这个决定的自然是鬼医门和医谷。

    罗舒走上前,与罗修逸和鬼医门的一名长老说了一声,就和陆翰墨走出了医馆。

    大街上十分的热闹,街道两旁的摊位上,卖着各种小吃、珠花,和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神农架一带,本就充满了各种奇异的传说,所以很多的小商贩,也就借着这个噱头,卖一些所谓的仙草、符箓之类的东西。

    罗舒与陆翰墨拉着手,在街上到处逛着。

    “舒儿,你要买的是那种野果吗?”陆翰墨看到,前面不远处一名穿着兰布棉袄的大娘,面前的篮子里,正卖着一种红色的野果。

    罗舒顺着陆翰墨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篮子里的野果,立即就露出了笑容,“就是那种野果,我以前吃过,可甜了。”

    拉着陆翰墨的手,罗舒快步向着那个摊位走去。其实对于吃,她并不是很在乎,她在乎的是和翰墨一起逛街,和他一起分享,以及被他宠着的感觉。

    “大娘,你这个野果多少钱一斤?”罗舒开口问道。

    “每斤一毛钱。”大娘笑着说道。今天问野果价格的人很多,只是大家都嫌贵,所以买的人并不多。

    “你称一下,我们都要了。”陆翰墨淡声道。既然舒儿喜欢,他就全部买下来。反正放在舒儿的空间里也不会坏。

    “好嘞!”大娘开心地点了点头,拿起地上的称称了起来,“六斤半,算你们六斤。”

    “连着篮子一起。”陆翰墨拿出一块钱递给大娘,拎起地上的篮子。

    大娘点了点头,笑着接过钱,“明天我还会在这里卖野果,你们要是喜欢吃就再来。”

    罗舒和陆翰墨在街上逛了一会儿,漫步向着鬼医门所在的方向走去。他们离开医馆的时候,就已经跟鬼医门的长老说过了,他们会自己回去的。

    一路上风景宜人,两人走走停停,玩的不亦乐乎。

    陆翰墨将一颗野果递到了罗舒的嘴边,罗舒笑着张开嘴吃下了野果,同时也拿了一颗野果,递到陆翰墨的嘴边。之前他们经过小溪边的时候,已经将野果洗过了。不过就算不洗,这个年代的野果也是没有半点污染的。

    “我们从山上走吧!”陆翰墨笑着提议道。鬼医门就在山的另一头,他们走山路会快一些。而且他也想看看,山上会不会有这种野果,到时拔几棵野果树,种在舒儿的空间里。

    “好!”罗舒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们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已经不止一次走山路了。第一次他们寻找野山参,第二次火车铁轨被炸,他们也在山里走了好几天,还有在军区的后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