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二十四、比赛(三)
    “我背你。”陆翰墨蹲下身,笑着对罗舒道。

    “嗯!”罗舒灿烂的一笑,伸手环上了陆翰墨的脖颈,跳上了他的背。

    陆翰墨背起罗舒,慢慢的沿着山道向着山上走去。以他的实力,这样的山路对他自然没有半点影响。

    大树郁郁葱葱,空气清新怡人。

    “翰墨,我唱首歌给你听吧。”罗舒将下巴磕在陆翰墨的肩上,笑着在他的耳边说道。

    “好!”陆翰墨刚毅的脸上,此时满是爽朗的笑容。此时的他,不再是那个让人心生畏惧的冷阎王,而是一个只为心爱女子而展现笑容的普通男人。

    她笑,他陪着她笑。她伤心,他会竭尽所能的让她开心。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美妙悦耳的歌声在山岭中回荡着…

    陆翰墨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心中想着他和她一起慢慢变老,坐在摇椅上听着音乐的情景。就算他们真的老到哪儿也去不了,他依然还是会把她当成自己手心里的宝。

    “翰墨,你看前面有野果树。”罗舒指着前面开心地笑道。

    “我去把那棵树拔下来,种进你的空间里。”陆翰墨背着罗舒向着前面走去。

    两人回到鬼医门的时候,已经快要傍晚。

    这次他们在山上,发现了不少的野果树,陆翰墨都将它们拔了下来,种进了空间里。

    “你们可算回来了,我都担心死了。”罗修逸看到两人安然无恙,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虽然他们两人的实力不俗,但是这里毕竟是神农架。在这里可是隐藏着很多的修真门派的,万一他们遇到了,那就真的危险了。

    “爸,让您担心了,对不起!这是我和翰墨给你摘的野果,可甜了你尝尝。”罗舒走上前,一脸讨好的将手中的一篮子野果,递到罗修逸的面前。

    “伯父,对不起!是我疏忽了。”陆翰墨也道歉道。

    罗修逸本来是有些生气,不过看到罗舒讨好的模样,所有气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板着脸道:“下不为例!”

    “是!”罗舒顽皮的吐了吐舌头,行了个军礼。

    她可爱的模样,让在场的两个男人,既无奈,又宠溺。

    “你们两个总算回来了。”罗千羽笑着从一旁走了过来,看到罗舒手中篮子里的野果,伸手拿了一颗放进嘴里,“还蛮甜的,哪里来的?”

    “山上摘的。”罗舒笑道。

    罗千羽点了点头,又伸手拿了几颗。

    “少拿点,这是我女儿孝敬我的。”罗修逸拿过罗舒手中的篮子,藏在身后。

    “别那么小气嘛!大不了我明天去山上摘了还你。”罗千羽说着,就要去抓。

    “去!去!去!你摘的和我家舒儿摘的能一样吗?”罗修逸一脸嫌弃道。

    “二叔,我可是你的亲侄子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罗千羽哀怨的看着罗修逸。

    “我就是不给,想吃自己摘去。”

    “不给我就抢。”

    看着像大小孩一般打闹的两人,罗舒和陆翰墨无语的摇了摇头,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众人再次坐车来到了医馆。

    这一次众人看神医世家的眼神,不再如昨天那般轻视了。

    随着众人纷纷落座,今天的比赛,也随着拉开了帷幕。

    “今天的第一场,比的是手术。我们为大家选出了三位,身体上长着瘤的病人。规则和昨天一样,谁先治好病人,谁就是胜利者。”医馆掌柜将比赛规则宣布了一下。

    “这场比赛我上吧!”罗舒看向罗千羽道。她不仅学过中医,对西医也是浸淫多年。前世做过的外科手术,更是不计其数。

    “好!”罗千羽点了点头。对于罗舒的为人他很了解,她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不会改变。

    众人看到神医世家出战的又是罗舒,微微有些皱眉。昨天,她虽然表现的平淡无奇,但是却胜的精彩绝伦。

    鬼医门这次出战的,是和罗舒有过一战的鬼不理。

    他走上前,目光的阴冷的看着罗舒,“这一次,你不会再那么幸运了。”昨天门主特意找他们几名核心弟子去谈了话,让他们小心这个罗舒。不过他却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就是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值得他们关注的。

    罗舒微微勾唇,“那就拭目以待吧!”

    医谷出战的是萧贺。昨天他在第二场中输给罗千青,这让他心里很是不甘。今天特意第一场就出战,就是想要给神医世家一个下马威的。

    随着医馆掌柜宣布开始,罗舒三人,就各自走向了自己要医治的病人。

    罗舒要医治的病人是一名年轻的女孩,她的下巴有着一颗拳头大小瘤,看上去有些渗人。

    “神医,求你一定要帮我把这颗瘤去掉。”女孩哀求着看着罗舒。因为这颗瘤,她从小被人欺负,嘲笑到大,有一次她甚至拿了镰刀,想要把这颗瘤给割掉。可是最后瘤没有割掉,她的命却差一点没有了。

    “放心!我会帮你治好的。”罗舒微笑着安慰对方道。她能明白,一个人有缺陷的痛苦。前世,她在医院工作的时候,这样的病例她遇到过很多。有人因为缺陷,将自己完全的封闭,有的人甚至直接就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谢谢你!”女孩感激的看着罗舒。

    “你先睡会儿,等你醒了,你便可以看到全新的自己了。”罗舒说话的同时,已经点上了对方的睡穴。

    等到对方沉沉睡去,她开始在女孩身上的几处穴道处按摩了起来。若是不先控制住血液流动的速度,等到割下瘤的时候,就会出现大出血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