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二十六、方衡山
    罗千羽伸手搭上病人的脉搏,只是两秒,他就收回了手,伸手从一旁助手的手中取过了银针。

    这种程度的比赛,对于另外两人来说并不困难。这场比赛,比的就是时间。谁先完成,谁就是胜利者。

    病人看到罗千羽拿起银针,要往自己身上扎,吓得连忙想要躲开,不过他的动作,怎么可能快过罗千羽。

    只见罗千羽双手各拿五根银针,手起手落间,银针已经准确无误的扎入了病人的穴道。

    与此同时,鬼行样和冷青梅也已经完成了这个步骤。

    罗千羽修长的手指轻弹,一丝丝若隐若现的内气,从他的指尖溢出,环绕着银针进入了病人的身体。自从修炼修真秘籍后,他对灵枢七星针领悟又深了一分。

    以前他运用灵枢七星针法,只是形似,并没有真正的掌握其精髓,现在虽然不敢说完全掌握,但是也已经掌握了七七八八。

    注意到环绕在罗千羽那些银针上的内气,裁判席上的鬼千山几人,都惊讶的张大了眼睛。过去神医世家之所以输,是因为他们修炼的只是普通的古武功法,就算以气运针,也达不到该有的效果。但是现在明显的不一样了,而且那环绕在银针上的内气,比起另外两人来更强大。到底是什么原因改变了神医世家?

    几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着一丝深思。

    罗千羽双手齐动,快速的收起了银针,伸手拿下绑在眼睛上的布条,走到一旁等待着比赛的结果。其实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接下来,只需要走个过程就可以了。

    鬼行样和冷青梅的也紧随而至,看到罗千羽先他们一步完成,无奈的叹了口气。又输了!他们门派从来没有输的这么惨过。

    鬼千山几人连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上前查看了一下三名病人的情况,便宣布了比赛的结果。

    回到鬼医门,神医世家的众人就庆祝了起来。

    本来明天还有着一场比赛,不过由于神医世家连胜的原因。经过鬼医门和医谷的共同决定,取消了明日的比赛。并宣布,神医世家为此次斗医比赛的第一名。

    “大姐!我们敬你一杯,我们神医世家这次终于扬眉吐气了。”

    “看到那两派输的没脾气的样子,简直太爽了!哈哈哈…”

    “是啊!今天这么开心,就让我们不醉不归吧!”

    “干杯!”罗舒举起手中的酒杯,笑着与众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屋里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叩叩叩!”门上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接着,就看到一名鬼医门的弟子走了进来。

    “抱歉!打扰各位了!”那名鬼医门的弟子对着众人歉意的鞠了一躬,看向罗舒道:“我们门主想要邀请罗舒姑娘过去一叙。”

    罗舒与陆翰墨几人对视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那你前面带路吧。”现在她在对方的地盘上,不给对方面子可不好。只是对方为什么要找她呢?

    “我跟你一起去。”陆翰墨开口道。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对舒儿怎么样,但是他还是跟去更放心一些。

    罗舒看向那名鬼医门的弟子,那名鬼医门的弟子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我们门主只邀请罗舒姑娘一个人。”

    “我必须要去!”陆翰墨强势道。

    鬼医门的弟子被陆翰墨的气势吓的倒退几步,有些战战兢兢地看了陆翰墨一眼,恳求的看着罗舒。这男人的气势,可是丝毫不输给他们的门主。

    “这样吧,他跟我一起去,到了那里你进去禀报一声,问一下你们门主的意思。若是实在不方便,我就一个人进去。”罗舒说道。有翰墨陪在身边,她也会更安心一些。

    “好吧,那两位跟我来吧。”那名鬼医门的弟子勉为其难的答应道。

    穿过亭台楼阁,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到底,一座古香古色的庭院,出现在了罗舒几人的面前,这里同样种满了梅花,只是整座庭院,比罗舒他们住的地方大了几倍不止。

    鬼医门的弟子带着罗舒两人来到门口,“你们在这里稍等,我进去通报一声。”说完,他便抬步走入了屋里。

    等了没一会儿,就走了出来,对着罗舒两人道:“门主请你们进去。”

    罗舒微笑着颔首,与陆翰墨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屋里,只见里面坐着两名男子,两人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但是同样引人注目。

    “两位请坐吧!”方衡山指了指一旁的位置,让人给罗舒和陆翰墨上茶。

    “谢谢!”罗舒收回目光,与陆翰墨走到一旁坐了下来。这方衡山真是一个妖精。若是再过个十年,他跑去当明星的话,绝对会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

    前世,她也见过方衡山一次,不过那次只是远远的瞥了一眼。以那时神医世家在鬼医门眼中的地位,方衡山自然是不会亲自接待他们的。

    “我是鬼医门的门主方衡山,这位是医谷的谷主莫邪。今天我们请你过来,主要是在比赛中目睹了你的精湛医术,所以我们很想和你做个朋友,也方便以后大家切磋医术。不知你意下如何?”方衡山看着罗舒,如花般的红唇微微扬起,邪魅而又迷人,那双妩媚迷人的丹凤眼,眼波流转间显尽妖娆。

    陆翰墨微微皱眉。这男人是想要用美色勾引他家舒儿吗?想的美!他家舒儿才不会看上他呢。

    罗舒正在喝茶,听到方衡山的话,差一点就被茶水给呛到,清了清喉咙,“能与方门主,莫谷主成为朋友,是我的荣幸,我自然不会有意见。”反正等到回去以后,她也不会和他们多接触,何必现在下了他们的面子呢?

    “甚好!那以后你就叫我的名字吧,叫方门主就太见外了。”方衡山笑着道。

    罗舒欣然点了点头,“好!那以后我就叫你们方大哥,莫大哥吧,你们叫我罗舒就好。”不管他们的目的为何,她以后都是不会与他们多接触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