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三十五、嫌疑人
    待到罗舒坐下,李明生等一行村干部,也纷纷落座。

    “小神医,这些都是我们泗阳村的村民特意为你准备的,有些简陋,你可别介意啊!”李明生笑着招呼罗舒道。

    泗阳村实在太穷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没什么余粮,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这一次为了欢迎罗舒,不仅村民们都尽其所能的拿出了一些食物,他也特意从大队里申请了一笔款项下来。

    当然大队里之所以同意给他打这笔款,也是有原因的。昨天他接到了大队书记的电话,从他那里知道,罗舒已经跟乡里打过了招呼,乡长对于这件事非常的支持。

    罗舒微笑着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这样已经很好了。”这些菜虽然都比较简单,不过她知道,这些村民就算是过年,也未必能吃上这些。

    抬眼望去,只见几乎每个村民身上的衣服上都有着补丁,不过他们的笑容,却都很淳朴,很真诚。

    微微一笑,罗舒站起身,举起手中的一杯白开水,对着众人道:“感谢各位今天为我做的这一切,这一杯我敬大家!谢谢!”村里大队公社自然也准备了一些酒水,不过都是一些烈酒和一些汽水,她也喝不惯。

    众村民闻言,纷纷站起身,笑着对罗舒举起了杯子。

    “小神医你不要客气!”

    “我们都愿意跟着小神医干。”

    “以后我们的好日子就靠小神医了。”当他们从报纸上知道,罗舒真的就是小神医的时候,所有的顾虑都没有了。上次在云市的那场危机中,她救了一城的百姓,可是她却分文未取。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骗他们呢?而已他们又有什么值得她骗的呢?

    “只要大家肯努力,将来肯定会有好日子的。”罗舒笑着向众人承诺道。

    “我们都相信小神医!”众人的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和向往。

    “小神医,那咱们什么时候签合同啊?”待到罗舒坐下,李明生笑呵呵的问道,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今天就可以,我已经将合同带来了。”罗舒道。昨天她已经拟好了合同,也和马丁乡的乡长打过了电话,对方知道她就是小神医后,立即就大力的支持了她的决定。看来出名也是有好处的。

    “那好,咱们先吃饭,吃过饭咱们再详谈。”李明生拿起桌上的烟斗,开心地抽了好几口。

    酒席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两点,村民们才意犹未尽的放下了筷子,每个村民的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笑容。虽然他们也都付出了一些,但是他们得到的却更多。

    罗舒在一行村干部的陪同下,来到了村大队的公社的办公室。

    拿出自己拟好的合同,递给李明生一行人每人一份,“你们先看一下合同,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提出来。”

    “好嘞!”众人笑着点了点头,拿起合同看了起来。

    “小神医,这一条我有些不太明白,若是我们把庄稼都改成了药材种植基地,那我们的村民吃啥呀?”副村长李庆问道。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庄稼人,不种粮食,他们会很没有安全感。

    “这个药材种植基地是下半年的计划,上半年你们把从山上收到的药材交给我后,我会将所有的款项都给你们结清。至于粮食,我已经和你们乡长说好了,他会从别的村调过来的。到时你们用钱,用粮票都可以购买。当然,若是你们觉得不种粮食没有保障,也可以分出一块地专门种庄稼。”罗舒说道。她在决定写这一条合约的时候,也已经考虑过了众人的顾虑。

    这些村民已经过惯了这样生活,一下子让他们改变的确不容易。就像后世,因为城市的发展,很多的农村都拆了迁,农民住进了城市,告别了他们祖祖辈辈的生活方式。

    一开始他们或许会因为,没有了农田而不习惯,但是习惯下来后,再让他们回去种田,他们会更不习惯。而且城里的人都不种农田,日子也过很好。

    最主要的还是,以后随着工厂的发展,她需要的药材也会与日俱增,单是山上的那些药材,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她也不可能,永远提供那些驱除猛兽的药粉给他们。

    众人觉得罗舒说得也有道理,便没有了意见。

    将整份合同看完,李明生和众人商议了一番,看向罗舒道:“合同上的条约,我们都没有意见,我们现在就签合同吧。”他们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这一份合同,将来的泗阳村成为了全华夏国,最富有的几个村子之一,家家汽车别墅,无数姑娘小伙,都抢着嫁入这里。当然这是后话。

    在众人一番敲锣打鼓的欢送下,罗舒驱车离开了泗阳村。村民们的热情虽然让她有些吃不消,但是也让她很感动。她离开的时候,村民们一路欢送,直到她的车子开出很远,依然还是可以从后视镜中,看到他们跟在她的车子后面,不停奔跑的为她送行。

    刚回到家不久,罗舒就接到了陈志和的电话,告诉她纵火的人已经找出来了。

    来到派出所,看到陈志和正在门口等着她,“陈大哥,你怎么不在里面等我?”

    “反正也没事,站在这里正好透透气。”陈志和笑着带引着罗舒向着里面走去。

    来到审讯室,只见一名年轻男子正低着头坐在那里。

    “他叫赵兴,是你们新招的工人,我问过他原因,他说他是抽烟不小心才引起火灾的。”陈志和将情况告知罗舒道。

    罗舒点了点头,走上前,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赵兴,“那火是你放的?”

    赵兴抬起头看向罗舒,眼中有着惊慌和害怕,他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我当时正蹲在那里抽烟,也不知道火怎么就燃了起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老板,你要相信我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