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四十七、黑竹沟
    随着工厂步入正轨,罗舒的日子也恢复了平静,不知不觉间,半个月就过去了。

    “舒儿,我明天要去京城一趟。”罗千羽开口道。有柳幕城和罗琴在,工厂的事根本就不需要他操太多的心。

    “有事吗?”罗舒回过神,看向罗千羽。都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还没有翰墨的消息,不知道他的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

    “有点小事。”罗千羽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他要去找她,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他?

    罗舒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明天若是翰墨还没有消息,她就找刘长河问问。

    “你怎么了?有心事吗?”注意到罗舒的神情,罗千羽问道。

    罗舒摇了摇头,“翰墨出任务之前跟我说,这次任务最多半个月,可是这都大半个月了,他都还没有回来。”

    “你这是关心则乱,陆翰墨他是修真者,怎么会有事呢?除非是遇到了修真者,你以为修真者是街上的大白菜啊?”罗千羽笑着打趣道。别说修真者,就是古武修炼者,平时也是极少见的。

    罗舒睨了罗千羽一眼,“我也知道啊,可是就是忍不住担心嘛!”爱一个人或许就是如此吧,他不在身边,就会忍不住挂念他,担心他的身体,担心他的安危。

    “别多想了,陆翰墨他不会有事的。”罗千羽伸手从一旁的果盘里拿过一个苹果,用水果刀削了起来。苹果在他的手中旋转着,果皮随着他的动作慢慢的变长,最后随着那长长的果皮掉落,只留下了晶莹剔透的果肉。

    “吃颗苹果吧!”笑着将削好的苹果递到罗舒的手中。

    罗舒笑着接过苹果,咬了一口打趣道:“哥,就你这一手削苹果的技术,以后准能把嫂子迷的不要不要的。”前世,她时常会看到,在父母房间的桌上放着一盘切好了小块的苹果,母亲想吃的时候,只要用牙签挑着吃就可以了。现在想来,应该是父亲的杰作了。

    罗千羽笑着轻敲了一下罗舒的额头,“难道我就只有这么一点可取之处啊?”

    罗舒睨了罗千羽一眼,狡黠的笑道:“当然不是!你可是人称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号称一枝梨花压海棠,人送绰号玉面飞狐的罗神医,怎么可能就只会削苹果呢?”

    “你这丫头!”罗千羽笑着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第二天一早,罗千羽就离开了云市,去了京城。

    罗舒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一直强忍着自己要打电话的冲动,到了下午,她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了,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你好!请问陆翰墨回来了吗?”等到那边接通,罗舒立即就开口问道。

    “是嫂子吧?连长他还没有回来。”

    “我知道了,谢谢!”罗舒的心情立即就低落了下来。

    放下电话,罗舒再次拨打了出去。

    刘长河正在看着地图,电话在此时响了起来,伸手拿起电话,“你好!”

    “刘军长!我是罗舒。”罗舒开口道。

    “是罗舒啊!有事吗?”刘长河笑着问道。

    “我想问一下,陆翰墨什么时候能回来?”她知道部队有部队的规矩,有些事即使她问了,刘长河也不会告诉她。

    “你别担心,应该快了。”刘长河安慰道。他现在也在为这件事着急,他已经派出去两队人了,可是到现在却一个都没有回来。

    罗舒咬了咬唇,犹豫片刻道:“刘军长,我知道有些事是军事机密,我不该问。我现在只是想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

    刘长河眉头皱了起来,许久开口道:“罗舒,那个地方很危险。”

    “请您告诉我!”罗舒的语气中有着一丝坚定。

    刘长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黑竹沟!”

    “谢谢!”罗舒感谢道。黑竹沟她听说过,位于乐山市境内,美姑线山18公里处的密林深处,面积约180平方公里,生态原始、物种珍稀、景观独特神奇。

    当地乡名:斯豁,即死亡之谷。曾被国内外舆论广泛称为“中国百慕大”的瑰宝。由于黑竹沟藏有不少未解开的“谜”,当地人把黑竹沟称之为南林区的“魔鬼三角洲”。

    挂掉电话,罗舒立即就收拾行装,出发前往黑竹沟。

    去镇政府开了一张介绍信,罗舒来到火车站,买了一张去乐山市的车票。神医世家在乐山市并没有势力,就算她想要坐飞机过去,也没有办法。

    火车站内人头攒动,候车里等车的旅客们,脚边放满了大包小包。不过因为刚刚过年不久的关系,人数比起平常少了很多。

    罗舒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她的身上只背着一只绿色的书包,如此少的行李,在等候的旅客中,的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小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坐在罗舒身旁,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问道。

    “乐山市。”罗舒淡声道。

    “这还真是巧了,我也正好要去乐山市,我娘家就住在那里。”妇女笑着拍了拍自己怀中,因为刚刚醒来想要哭的孩子。

    “嗯!”罗舒淡笑着点了点头,抬手看了一下手上的手表,见时间还早,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中年妇女羡慕的打量了罗舒一会儿,“小姑娘,你这样去乐山市可不行,这一路上起码要五六天的时间。看你这小包也放不了多少吃的,到时可是要饿肚子的,火车上可没有东西卖。”这小姑娘一看就是没有出过远门的,而且看她这身行头,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看来应该是去旅游的。

    “谢谢!我带的东西够吃了。”罗舒笑着道谢道。她知道对方这么说也是一片好心,她也不是一个不知道好歹的人。她所有的东西都在空间中装着,这小包不过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