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四十八、找茬
    “请各位旅客进站开始检票,开往乐山市gj605次列车就要到站了…”候车室里响起了火车即将要到站的提示音,众人纷纷提起自己脚边的行李,向着站台走去。

    罗舒也随着人流进入检票口,走向了站台。

    在站台等了没一会儿,一辆开往乐山市的绿皮火车,就从远处缓缓驶来,停在了众人的面前。

    罗舒走入自己位置所在的车厢,找到位置坐了下来。原本她是想要买卧铺的,只是她买票的时候,卧铺已经售完了。

    她所坐的位置是一个四人座,双排相对,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对小夫妻,看他们的衣着,似乎家境还不错,坐在身旁的是一名小姑娘,梳着两条麻花辫,很是俏丽,看她的年纪跟自己应该差不多。

    “姐姐,姐夫,我们还有几天才能到啊?我都快累死了。”小姑娘一脸疲惫的问道。

    “应该还有四五天吧,你要是累了就趴在桌上睡会儿。”男人说道。

    “还要四五天啊?早知道我就不跟你们过去了。”女孩一脸后悔的说道。原本她对这次的行程还是蛮期待的,毕竟她从来都没有出过远门。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耐性已经磨光了。想睡睡不好,想吃吃不好,原以为熬熬就过去了,可是竟然还要四五天,她真的快疯了!

    罗舒上车后,就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时间就在这火车隆隆的声响中,慢慢的流逝着。

    “这个人真奇怪,从上车到现在,一直都保持着这个的动作,也不吃东西,她难道都不饿吗?”俏丽女孩的声音在罗舒的耳边响起。

    罗舒并没有张开眼睛的打算。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对于发生在自己周遭的事情,却是很清楚的。

    “别去管别人!”对面的男子开口道。不过他的目光也在好奇的打量着罗舒,从昨天下午上车到现在,她就一直闭着眼,别说吃饭,就连厕所都没有去过一趟。

    “王志勇,你干嘛盯着人家姑娘看?”男子身旁的女人不高兴开口道。

    “我只是好奇,你别多想。”王志勇连忙收回视线,向自己的妻子解释道。

    “好奇也不行,谁知道你是不是觉得人家姑娘漂亮,才一直盯着人家的。王志勇,我告诉你,我肚里可是怀着你们王家的种,你要有什么歪心思,我就跟你没完!”女子如泼妇般,扯着男子的衣领警告道。

    “好了,别动气了。我不就好奇看两眼嘛,真的没有什么心思。”王志勇无奈的保证道。要不是妻子的家境好,他可以少奋斗几年,他才不会找她呢。

    徐丽莎冷哼了一声,转头看向罗舒,“你给我睁开眼睛,看你长得一脸狐媚像,就不是好东西。”

    罗舒皱了皱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向对面的徐丽莎。她没想到自己没碍谁,没惹谁,也会有麻烦找上自己。

    “我跟你说,你再勾引我丈夫,我就撕烂你的脸。”徐丽莎指着罗舒警告道。

    “你有病吧?”罗舒冷声道。她哪只眼睛看到,自己勾引她丈夫的?

    “你说什么?!”罗舒的这句话,瞬间如点燃了炸药桶一般,徐丽莎和她身旁的那名小姑娘,同时愤怒了起来。

    周围的众人发现这里的情况,也都纷纷侧目过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有病!我和你们素不相识,我睡我的觉,怎么就碍着你们了?”罗舒冷笑道。

    “你不是勾引我丈夫,你为什么从上车到现在,一直都闭着眼睛?我看你就是心思不纯。”徐丽莎插着腰,一脸愤怒的盯着罗舒。

    “真亏你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你也闭上眼睛给我勾引人试试。”罗舒冷笑着扫了王志勇一眼,“你当宝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要是不放心你丈夫,干脆拿跟绳子绑着他算了,眼睛也蒙上,这样他就看不到了。”

    周围的众人闻言,皆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在他们看来,这件事的确是徐丽莎有错在先。

    “你!”徐丽莎伸手就向着罗舒甩了过来。

    罗舒抬手一挡,看着徐丽莎冷声警告道:“如果不是看在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你这只手已经废了!”

    徐丽莎被罗舒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吓得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徐丽萍本来是想要帮着自己姐姐的,感受到罗舒身上的冷意后,便不再说话了,坐在一旁假装看风景。其实她也知道,这件事的确是她姐姐无理取闹在先的。可是谁让她是自己姐姐呢,自己不帮姐姐,难道还帮一个外人吗?

    “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对面徐丽莎突然捂着肚子,痛苦的叫了起来。

    “小莎你怎么了?别吓我!”王志勇连忙看向徐丽莎,一脸焦急的问道。

    “姐姐你怎么了?救命啊!有没有人是医生啊?”徐丽萍吓得大哭大叫了起来。

    罗舒有些烦躁的闭上了眼睛,只当身旁的三人是空气。对方只是动了胎气,并不会流产,再说流不流产,跟她也没有关系。

    她是医生没错,但是他们神医世家的人帮人看病,从来都是凭心情的。看的顺眼的,就算一分不收,他们也乐意治。看不顺眼的,就算你捧上千金也没用。

    一名老者跑了过来,“我是医生,让我看看!”

    王志勇连忙起身让开,方便老者可以帮妻子诊治。

    老者把了一会儿脉,收回手道:“没什么大碍,就是动了胎气,等一会儿就没事了。”

    “谢谢!”王志勇道谢道。幸好没事!

    “孕妇不宜多动气,这样对胎儿也不好。”老者说完,正准备离开,瞥到正坐在一旁闭目眼神的罗舒,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惊喜,“小神医!”罗舒现在在医学界可算是威名赫赫的,只要是学医的,很少有不认识她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