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七十九、方姨
    汽车在一座民居前停了下来,陆翰墨下了车,拉着罗舒走上前。

    轻轻地敲了敲门,没多久,就见到一名中年妇女上前打开了门。

    “翰墨,你怎么来了?”看到陆翰墨,中年妇女眼中露出了一丝惊喜。

    “方姨!”陆翰墨微笑着与对方打招呼道。面前的这名中年妇女是他的表姨,她嫁到云市后,他也经常会来这里看她,他与她的关系非常好。

    方梦华笑着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了陆翰墨身旁的罗舒。

    “方姨,她是我对象罗舒,舒儿,她是方姨。”陆翰墨帮两人介绍道。

    “方姨您好!”罗舒微笑着与方梦华打招呼道。

    “你好!快进去坐吧。”方梦华笑着对罗舒点了点头,将身子让到一旁让两人进门。

    “方姨,舒儿今天考试,考场正好就在这附近,所以就想着来您这蹭顿饭。”陆翰墨笑着说道。因为两人的关系好,所以他跟她说话也比较随意。

    方梦华笑着睨了陆翰墨一眼,“我家就是你家,说什么蹭饭啊。快进去坐,我今天正好买了一条大肥鱼,我给你们做去。罗舒下午应该还要考试吧?那一定得好好补补。”说着,她就已经走向了厨房。

    陆翰墨拉着罗舒走进屋,只见屋子里打扫的十分干净,虽然陈设简单,只有一张八仙桌,几张小方凳,以及一张长方形的供桌,不过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陆翰墨开口道:“方姨是我妈的表妹,在所有姐妹中,方姨跟我妈的关系是最好的。小时候,方姨常常会去我家做客,所以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后来,方姨就嫁到了云市,她的丈夫也是一名军人,只是在一次战役中牺牲了。这些年方姨一直都是一个人,我只要一有空就会来看她。所以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罗舒明了的点了点头,“看的出来!”从刚刚翰墨对方姨的说话态度,就可以他们的关系很好。只有对待自己人的时候,翰墨才会卸下他的冰冷。

    “方姨烧的菜很好吃,你吃了一定会喜欢的。”陆翰墨笑道。

    “你坐着,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罗舒站起身道。虽然翰墨和方姨的关系很好,但是她也不好意思麻烦对方。

    “我和你一起去吧!”陆翰墨站起身,拉着罗舒的手向着厨房走去。

    方梦华的手脚很利落,只是一会儿工夫,就把鱼给杀好洗干净了,看到陆翰墨和罗舒进来,笑着道:“你们怎么不去坐着?”

    “方姨,我来帮你忙吧。”罗舒走上前道。

    “不用,我一个人忙的过来的,你们去坐着就好。”方姨笑着摇了摇头,手中的动作却一点都不耽搁,将洗好的鱼放在一旁,开始洗锅子做鱼。

    “那我帮你洗菜吧。”罗舒看到水盆里的青菜说道。

    “好吧,那就麻烦你了。”方姨看着罗舒的眼中满是满意之色,她将洗干净的锅子放在煤炉上,倒上油后,等着油热。

    陆翰墨用火钳去柴房夹了几个煤球过来,放在一旁,见厨房里的事都被两个女人给包了,就只能搬了张小板凳坐在一旁,跟两人聊起了天。

    只是半个小时不到,一锅鲜美可口的鱼汤和几盘小菜就被端上了桌。

    “罗舒,多吃点,在这里不用客气,就当自己家就好。”方梦华用勺子勺了一块鱼肉,放进罗舒的碗中。

    罗舒笑着点了点头,夹起碗里的鱼肉放进口中,“方姨,您的厨艺真不错!”

    “喜欢就好,以后有空就常来。”方梦华看了陆翰墨一眼,笑道:“我一直都担心这个小子娶不到媳妇,整天冷着一张脸,像个冰碴子似的,有哪个女孩会喜欢啊?不过我现在就不担心了。”

    “方姨,您说的没错,我当初差一点就被他给吓走了呢。”罗舒笑着对陆翰墨做个鬼脸。

    陆翰墨无奈而又宠溺的一笑。

    “翰墨他就是这个性子,外冷内热,他呀以后肯定是个会疼媳妇的。”方梦华笑着看向陆翰墨,“翰墨,还不快给罗舒夹菜。”

    陆翰墨笑着点了点头,将自己刚刚挑好鱼刺的一块鱼肉,放进罗舒的碗中。

    罗舒对着陆翰墨灿然一笑。他的好,她自然明白。

    方梦华满意的看着两人,眼中满是慈爱之色。

    吃完饭,与方梦华聊了一会儿,罗舒和陆翰墨便告辞离开,再次前往了考场。

    现在正值中午最热的时候,考场更是犹如蒸笼一般。

    每个人都是满身,满头的大汗,手中不停地用草稿纸扇着风。虽然众人的心态比上午好了一些,不过却因为天气的原因,都有些烦躁不安。

    罗舒走到自己的位置,刚刚坐下,她前面的一个女生回过头来。

    对方打量罗舒一会儿,诧异的问道:“你不热吗?”整个教室的人都是满头满脸的大汗,只有罗舒依然一副清爽的样子,仿佛她和他们生活的不是一个季节一般。

    “还好。”罗舒微笑着摇了摇头。这样的温度,自然对她不会有什么影响。

    “你是不是身体有问题啊?怎么可能不热呢?”女生一脸不可思议的叫道。

    周围的众人,也都纷纷转头望了过来,看到罗舒的样子,都露出了惊讶和羡慕的神色。

    罗舒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低下头,开始准备起考试所要用的草稿纸和文具。

    监考老师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同样也是满头大汗,衣服都被汗湿了一大块,一边走,一边还在用手绢擦着脸上的汗。

    走到讲台中央,他放下手中的考卷,对着在座的众人道:“各位同学!我们现在开始数学考试,请大家准备好草稿纸和笔。天气有些炎热,大家都克服一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