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八十九、作死
    宋熙然脸上有着一丝厌恶之色,“姑姑,我现在还有事,就不跟你多说了。”如果罗舒是那么好杀的,他怎么会等到现在?

    “熙然…”宋玉雁还想说什么,宋熙然已经挂了电话,气的她狠狠地将电话扔到了地上。

    “该死的宋熙然!你竟然那么无情,啊!”宋玉雁双眼通红,她如疯子一般的大喊大叫,将桌上的东西全部砸向了地面。

    姚家的佣人对这她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了,自从姚晴死后,宋玉雁三不五时的就会发一次疯,所以众人都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想这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

    将屋里的东西全部砸完,宋玉雁才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神情狰狞的大笑了起来,“罗舒,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我一定要你死!”

    姚武建从外面回来,看到屋里一片狼藉,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无比厌恶的看了宋玉雁一眼,抬步向着二楼走去。对于这样的妻子,他实在无法忍受了。

    “姚武建,你给我站住!”宋玉雁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到姚武建连忙站起身冲了上去。

    姚武建楼梯刚刚走到一半,就被冲上来的宋玉雁给拉住了手臂,他厌恶的抽回自己的手臂,铁青着脸看着宋玉雁,“宋玉雁,你疯够了没!”

    “姚武建,你怎么可以这样,晴晴她是你女儿啊,你怎么可以不帮她报仇?凶手现在就在京城,你派人将她杀了好不好?”宋玉雁一脸恳求的看着姚武建。

    “我们离婚吧!”姚武建无力的说完,抬步向着楼上走去。他真的无法再面对这样的宋玉雁了,哪怕宋家会因此迁怒他,他也无所谓了。

    “你说什么?!”宋玉雁不敢置信的看着姚武建,扭曲抽动的面容,显得狰狞可怖。

    “明天我们就去离婚。”姚武建脚步未停,向着二楼走去。他现在多看一眼宋玉雁,都觉得恶心。

    “我不同意!姚武建,你死了这条心吧!我绝对不会和你离婚的!”宋玉雁大叫着冲上前,发狠的拽住了姚武建的衣服。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要跟她离婚,他敢跟她离婚,她就杀了他。

    姚武建实在忍无可忍,转过身,抬手就给了宋玉雁一巴掌,“你疯够了没有?!”

    宋玉雁捂着脸,看着姚武建,通红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有不敢置信,有愤怒,有恨意,各种情绪交杂在了一起,“你打我?你竟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宋玉雁像疯子一样,手脚并用的对着姚武建又踢又打,“你这个负心汉,你这个混蛋,我就算死,也不会和你离婚的…”

    姚武建看着那长长的楼梯,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手用力向着宋玉雁一推,将她狠狠的推了下去。

    “啊!”宋玉雁想要抓住姚武建,却抓了一个空,整个人往后一倒,直接翻滚了下去。

    直到滚到最后一层,她的身体才停了下来,她张大着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站在楼梯上看着她的姚武建,“你…”他竟然想要她死,当年她为了爱他,连亲妹妹都可以不要,他怎么这样对她?

    微颤着抬起手,想要指向姚武建,伸到一般,却无力的垂下,头一歪,没有了气息,只是她的眼睛还不甘的睁着。

    罗舒放下晨报,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宋玉雁死了,是被自己的丈夫失手推下楼梯摔死的。姚武建也因此被带走审查,可以预见的,他接下来的人生绝对会是一片黑暗。

    宋玉雁是宋家的人,不管宋家人有情也好,无情也罢,这一次是绝对不会白白的让宋玉雁就这样死的。所以不管是姚武建,还是姚家,注定是要为宋玉雁的死,付出代价的。

    “果然是世事难料。”罗舒摇了摇头,拿起桌上的茶轻抿了一口,转头看向隔壁的院子。听父亲说,她的母亲就是住在那里的。原以为到了京城,她就可以和她见面了,没想到她竟然离家出走了。

    对面阳台的门,被人拉开了,一个长相精致的大男孩,从里面走了出来。

    舅舅?罗舒挑了挑眉,勾唇一笑。对于杨暮景这个舅舅,她还是印象很深刻的。前世,他常常会去神医世家看她母亲,每次都会带一大堆吃的和玩的给他们兄妹,对她尤为喜爱。

    注意到有人正看着自己,杨暮景转头望了过来,看到罗舒,他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艳,笑着对罗舒挥了挥手,“你好!我是杨暮景。”他还以为隔壁住的是一个男人呢,没想到竟然是个漂亮的女孩。

    罗舒微笑着对着杨暮景点了点头,“你好!我是罗舒。”

    “你一直住在这里吗?我怎么没有见过你?”杨暮景笑着问道。他虽然很少回来,但是只要一回来,早上他都会来阳台,做做运动,浇一下种在阳台上的花草。

    转头看了一眼那些已经枯死的花草,杨暮景的眼中有着一丝黯然。姐姐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了,她到底会去哪里呢?

    “我刚刚搬来。”罗舒微笑着回答道。

    “那你以后会一直住在这里吗?”杨暮景走到阳台上的一张藤椅上坐了下来。如果会,他就常常回来,说不定能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罗舒拿起茶喝了一口,“过几天我会搬去学校的宿舍住。”虽然这里离京大也不远,不过她更喜欢住宿舍,那样她就可以多认识几个朋友。反正她用意识修炼也一样。

    杨暮景微微有些失望,“你在哪个学校上学?”

    “京大。”罗舒道。

    “我姐也是京大的学生,只可惜…”杨暮景叹了一口气,脸色有着一丝难过的神色。

    “那你在哪所学校?”对于母亲离家出走的事,罗舒自然清楚。也知道母亲和舅舅的感情一直都很好。这次母亲离家,对于舅舅肯定是一种打击。而且杨家肯定也会在他的身上施压。因为杨家人认为,他肯定知道母亲的去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