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零二、银鞭
    罗舒拿出一枚通讯符递给云韩,“这个通讯符你拿好,有事可以找我。”或许刚刚是她的错觉吧!

    “好!”云韩接过通讯符,想了想,拿出一根银鞭递给罗舒,“留着防身。”这条银鞭是他自己炼制的,他那天炼制完自己的武器后,突然想到了她,就炼制了这一条银鞭。

    “好漂亮!”罗舒一脸惊喜的接过银鞭,眼中满是欢喜之色,“这是法器吗?”她不会炼器,但是知道修真界的修真武器可分为:法器、灵器、仙器、神器、圣器…有主攻类、主防类、辅助类、和攻防相辅的。

    “那天我看材料还多,就炼制了这一条银鞭。”看到罗舒脸上的笑容,云韩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只要她喜欢就好!

    “谢谢你云韩!”罗舒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跟我还客气什么?我的命还是你救的。”云韩笑道。他真的不希望罗舒跟他这么见外。

    罗舒拿出一大块火云晶递给云韩,“这个给你。”上次她只给了他一小块,估计他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你一定要跟我这么见外吗?”云韩看着罗舒递过来的火云晶苦笑着问道。

    “我不是见外,只是觉得火云晶对你会比较有用,你要是不要,就跟我见外了。”罗舒狡黠的一笑,将火云晶放到云韩的手中。

    云韩无奈的摇头一笑,“好吧!那我就收下了。”只是他的心中微微有些苦涩,罗舒的态度,已经表明了她的意思。他和她永远不可能,像她和陆翰墨那样不分彼此。

    罗舒取出一杯灵泉水递给云韩,站起身道:“我去做晚饭。”不管之前是不是她的错觉,她都不希望云韩对她产生友情以外的感情。那样,他们的关系必将也将走到尽头,因为她的心早已被翰墨填满了,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等到云韩离开,罗舒也提着行李,坐上公交车去了学校。

    “罗舒!”罗舒刚刚走进宿舍区,就听到了孟玉娟正在叫她。

    罗舒抬头望去,只见孟玉娟正站在二楼对着她挥手。

    看到罗舒看向自己,孟玉娟对着罗舒展颜一笑,虽然笑容不是很美,但是却十分的真诚。

    “你等我一下!我下去帮你拎行李。”孟玉娟说着,就从二楼咚咚咚的跑了下来。她不知道罗舒是今天搬过来,还是明天搬,反正她也没事,就一边在阳台上看书,一边看能不能恰巧看到罗舒过来。只是天太热了,晒的她的有些头晕。

    孟玉娟气喘吁吁的跑到罗舒的面前,伸出手道:“罗舒,我帮你拎吧。”她看罗舒娇滴滴的样子,拎这么重的一床棉被,有些于心不忍。罗舒可不像她,她是干惯农活的,很有手劲的。

    “不用,我拎得动。”罗舒摇头拒绝道。这样的重量,对她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就你这小身板,还是我来拎吧。”孟玉娟硬是从罗舒的手中抢过了那床棉被,拎在了手里,“走,我陪你去宿舍。”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孟玉娟,“先喝点水吧。”

    “谢谢!”孟玉娟也没和罗舒客气,接过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罗舒所在的宿舍在第三幢楼,走上楼梯立即就可以发现,这里与孟玉娟所在的楼层不一样,这里的楼层打扫的特别干净,而且楼层与楼层之间的隔断处,还放上了几盆翠绿的盆栽,显得很是幽静。

    “罗舒,你这里的环境真不错,比我们那里好太多了。”孟玉娟四处打量着,寻找着与自己所在楼层不同的地方。

    “对了,你是几零几宿舍啊?”孟玉娟看了看走廊里的那一排宿舍,转头看向罗舒问道。

    “306。”罗舒微笑道。和孟玉娟一路聊过来,她觉得孟玉娟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

    “那我们跑过去,预备!开始跑。”孟玉娟在说完的时候,人就已经拎着棉被冲了出去,留下了一连串开心的笑声。她不是不活泼,只是她没有朋友,所以只能将自己开朗的性格掩藏了起来。这些年如果不是她的性格,被那么多人嘲笑、鄙视,她早就疯了。

    小时候,每次受到委屈,她都会大哭一场来发泄。等到长大一些,她受到委屈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跑到山林里面,去唱歌、奔跑,对着远处的大山,大喊大叫。虽然内心还是自卑的,但是她的性格,却一天比一天更开朗。只是没有人了解过她。

    孟玉娟306宿舍前,推开宿舍门,只见宿舍里只剩下了一个空床位。由此可见,就只有罗舒一人没到了。

    看到宿舍门打开,宿舍里的众人,齐齐的将目光转了过来,看到拎着棉被的孟玉娟,众人心中一阵失望,齐齐的发出了一阵嘘声。

    “这怎么可能?学校是不是搞错了?”

    “肯定是发钥匙的那个阿姨搞错了,不然怎么会将她分配到我们宿舍呢。”

    “她以后也是我们的室友了,大家别这么说。”

    孟玉娟无所谓的笑了笑,笑容中却带着一丝苦涩,转过头对着已经跑到身旁的罗舒道:“罗舒,我先到了,我赢了!”只要罗舒不嫌弃她就好。

    “小样,下次我肯定赢你。”罗舒笑着拉住孟玉娟的手,走进了宿舍。

    众人齐齐的打量着两人,“你们谁是我们的室友啊?”

    “她!”孟玉娟走到罗舒的床铺前,将手中的棉被,放在空着的床铺上,笑着指了指一旁的罗舒。

    罗舒对着众人笑了笑,“你们好!我是罗舒。”她住宿舍是想要感受一下,与众人同住一个屋子的感觉。前世的她被家族保护的太好了,失去了很多本该属于她那个年龄,该有的一些经历。她今生若是有机会,都想尝试一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