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零三、室友
    “我是肖燕。”穿着一条红色格子连衣裙的女生率先介绍自己道。

    “陈晓梦。”

    “张琪。”

    “刘梦遥。”

    “王霏。”众人一一介绍自己道。

    “我是孟玉娟,是罗舒的朋友。”见众人看向自己,孟玉娟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小声的介绍自己道。在陌生人的面前,她还是无法控制的,会露出自己的自卑的一面。

    “刚刚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的。”

    “我很抱歉!”张琪和王霏歉意的看着孟玉娟。她们都出身在环境比较好的家庭里,家里一直都十分注重,培养她们的内在和外在的修养。刚刚她们之所以那样,实在是因为太过震惊了。

    对于京大这个众人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她们也是向往已久。更想知道与自己同样考上京大,又在同一个宿舍的有缘人会是什么样的人?从第一天住进宿舍,她们就开始期盼着,自己第一个遇见的室友会是可爱的,漂亮的,善良的,还是高雅的,清冷的,出尘的。

    当一个个室友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们也越来越期待后面的室友,会是什么模样。特别是当所有人都到了,就差最后一个的时候,那种众人一起猜测、期待的感觉是无限美好的。

    孟玉娟一出现,瞬间打破了她们所有的幻想,所以她们才会一下子失态。若是换成平时,她们最多会惊讶于孟玉娟的容貌。

    “没关系的!”孟玉娟有些宠辱若惊的摆了摆手。这是第一次有人向她道歉。她觉得自己来了京大,好像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自己有了第一个朋友,还有人破天荒的向她道歉。

    罗舒心中对自己的这些室友还是很满意的。看来翰墨为了她,可是没少费心思。心中顿时有股甜甜的感觉。

    “罗舒,你是哪里人啊?”肖燕笑着看向罗舒问道。对于这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新室友,她真的很感兴趣。

    “云市。”罗舒走上前,发现她床铺上的席子,已经有人帮她擦过了,对着众人感谢的笑了笑。

    “我有个姑妈嫁到了云市,以后去云市看姑妈的时候,就可以去看你了。”刘梦遥开心道。

    “听说云市的风景很好,山特别多,真想去看看。”

    “那我们下次一起去罗舒家做客,罗舒你欢不欢迎我们啊?”

    “欢迎之至!”罗舒笑着点头。虽然和大家还不熟悉,不过她们给她的感觉还不错。

    “我也要去。”孟玉娟举手道。

    “好!等放了寒假我们一起去。”

    “我老家是山市的,我们那里有大海,海里的海鲜最好吃了,等寒假了你们可以跟我回去吃海鲜啊。”

    “我老家也很好的…”

    众人越聊越是开心,直到肚子发出了抗议,一看时间才知道,竟然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这么晚了,食堂应该没饭了吧?”张琪摸了摸自己不断发出抗议的肚子。

    “肯定的!我好饿啊!”刘梦遥有气无力的点了点。不说还不觉得,一说肚子就更饿了。

    “对了,我包裹里有我娘做的饼子,我回去拿给你们。”孟玉娟对着众人说完,就开门跑了出去。

    众人想要叫住孟玉娟,只是她已经跑的没影了。

    孟玉娟跑的很快,脚步比起平时来要轻快了很多。今天她真的很高兴,因为罗舒的那些室友都对她很好。她们不但不嫌弃她,还愿意跟她聊天,她们还说,以后会和她一起玩。她真的有种像是在做梦般的感觉,如果这是梦,她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

    回到宿舍,孟玉娟从柜子里拿出了自己的包裹,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牛皮纸袋。这里装的是她出门时,她娘特意为她做的饼子,一路上她都没怎么舍得吃。不过她很乐意将它们分享给罗舒她们,因为她们是她的朋友。

    拿起牛皮纸袋,孟玉娟就向着外面跑去。

    “这个孟玉娟搞什么呢?”

    “谁知道呢?果然是丑人多作怪。”

    “其实她也挺可怜的,都没什么朋友,我们又这么孤立她。要是换成你们对我这样,我一定会伤心死的。”

    “你没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吗?她才不知道伤心是何物呢!”

    “不谈她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对于室友对她的议论,孟玉娟自然不知道,她只感觉现在浑身都是劲,心情非常好。

    “啊~”孟玉娟刚刚跑到二楼的楼梯,就与一名穿着水色衬衫,搭配着白色长裙的女生撞在了一起,她差一点没站稳摔下去,还好她及时扶住了楼梯的扶手。

    “你到底看不看路的?你眼睛瞎了?”

    “你这个丑八怪,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与女生一起的另外两名女生愤怒、鄙夷的看着孟玉娟,大声骂道。

    “对不起!”孟玉娟连忙道歉。

    看到自己的装有饼子的牛皮纸袋掉在了地上,她连忙蹲下身去捡。

    只是还没来得及捡起来,一只脚已经先一步,踩在了那牛皮纸袋上,还用力扭转了几下。

    “我的饼子!”孟玉娟伸手推开对方的脚,心痛的捡起还带着脚印的牛皮纸袋。

    打开纸袋,只见里面的饼子已经变成了碎屑,孟玉娟鼻子一酸,眼睛慢慢的红了起来,但是她强忍着没有哭。这是她在离开家的前一夜,娘连夜给她做的。

    她家里的条件不好,家人为了供她上学,把家里的两头猪都给卖了。而那些做饼子的面粉,就是用卖猪的钱换来的。

    还记得那一夜,她坐在娘的身旁,看着烛光下,两鬓已经变的斑白,满脸都是皱纹的娘。那时娘的神情专注而认真,她的手里不停地赶着饼子,似乎要把所有对她的担心、牵挂、叮嘱全部融入这饼子里。

    而现在这些饼子被人踩烂,对方踩的不是她的饼子,而是她的心,她的心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