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零七、我不稀罕
    “是罗舒打的。”宋诚毅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若是换成其他人,他根本不需要将众人叫来,甚至不需要出面,学校就可以帮他解决了。

    “是她?!”众人都一脸惊讶。罗舒他们自然都是知道的。

    宋诚毅点了点头,沉声道:“罗舒现在在京大上学。”不管是因为罗舒与他们宋家的关系,还是她和陆家的关系,他们现在都无法对罗舒做什么。而且老爷子似乎还有意,想要将罗舒招回宋家。

    “是罗舒那就难办了。”

    “是啊,罗舒再怎么说也算是半个宋家人。”

    “还有罗舒和陆翰墨的关系,虽然我们宋家不需要怕陆家,但是我们现在还不是暴露的时候。”

    “难道雪茉这次要白白挨打吗?”

    宋诚毅紧皱着浓眉,手指轻轻地扣着桌面,“若是就这么算了,我们宋家的颜面该往哪放?”可是若是找罗舒算账,那么宋家和罗舒的关系也会彻底的决裂。

    “大哥是什么意思?”众人心中其实也都是不甘心的。他们宋家人都打进医院了,要是还不声不响,忍气吞声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背后嘲笑他们。

    “我去找罗舒好好谈谈,至少也得让她给雪茉道一声歉。”宋诚毅决定道。他是罗舒母亲的大哥,是她的大舅舅,他就不信,罗舒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听说罗舒脾气挺倔的,她会同意吗?”

    “是啊,她应该知道雪茉是她的堂姐,可是她还不是下了那么重的手。”

    “我去见见她再说。”宋诚毅决定道。罗舒攀上陆翰墨还不是为了陆家的权势,她要是知道家族可以给她更多,他就不信,她不心动。

    见宋诚毅坚持,众人也不再劝。只是他们对结果并不看好。

    罗舒正躺在床上看书,宿管敲门走了进来,笑着看向罗舒道:“罗舒,下面有人要见你。”发生了昨天的事后,罗舒在她的心里,已经变成了以后不能惹的人物。

    “好!”罗舒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书,穿上鞋,跟着宿管向着楼下走去。

    来到宿舍旁的凉亭,只见一个穿着白衬衫,国字脸,满脸威严的中年男人,正坐在凉亭里。

    看到她过来,中年男人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罗舒走上前,打量了一下中年男人,“你是宋家人?”她不认识对方,不过从对方的脸部轮廓可以看出,他和宋熙然有着几分相似。而且现在来找她的,除了宋家人应该也不会有别人了。

    宋诚毅赞赏的一笑,指了指对面的石椅,“果然聪明!坐吧。”

    罗舒依言坐了下去,看着宋诚毅,等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宋诚毅,是宋家这一代的家主,也是你母亲的亲大哥,你的舅舅。”宋诚毅微笑着看着罗舒,他想知道,罗舒知道自己是她的舅舅后,会有什么反应。

    “然后呢?”罗舒挑眉看着宋诚毅。去他个舅舅!她才不想和那种家族有什么关联呢。

    宋诚毅微微皱眉,“我很希望你能回到宋家。”她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是以为宋家及不上陆家,还是觉得自己只要攀上陆家那棵大树,就可以一辈子高枕无忧了。要是她知道,宋家将给她带来的不止是权势,还有强大的实力,他就不信她还能不在乎。

    “没兴趣!”罗舒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宋诚毅的脸色沉了下来,“罗舒,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只要靠上了陆翰墨,这辈子就可以毫无所惧了?”女人就是肤浅。

    “我想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罗舒淡淡一笑,站起身,转身向着宿舍楼走去。宋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讨厌。

    宋诚毅站起身,身形一动,拦在了罗舒的面前,目光阴沉的看着她,“罗舒,我劝你不要认不清自己的位置,陆翰墨现在还没有娶你,将来娶不娶你还不一定呢。而宋家却是你母亲的娘家,只要你肯回宋家,我们给你的,只会比陆家更多。”

    “我不稀罕!”罗舒冷笑道。就算翰墨不娶她,她也不会沦落到非回宋家的地步。

    “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说话间,宋诚毅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向着罗舒直压了过去。只要让罗舒知道他的强大,她一定会求着他,让她回宋家的。

    感受到那股气势,罗舒身形一晃,脸色渐渐地转白,看着宋诚毅的眼中满是震惊之色。从宋诚毅爆发出来的气势,她就已经知道,他的实力是筑基初期。这样的实力,确实算是很强大了。不过比起她现在的实力来,还是差了一些。

    只是现在还不是她,显露出自己实力的时候。不然若是被宋家知道了,肯定使出各种手段来对付她。还有宋家背后的那个势力,究竟有多强大,她也不知道。

    她不怕宋家人,但是她怕麻烦。而且现在的确不是,她对上宋家的时候。

    “怎么样?改变主意了吗?只要你回宋家,将来也可以变得这么强大。”宋诚毅冷笑着看着罗舒,气势再次加大了一些。

    罗舒闷哼了一声,嘴角缓缓地溢出了一缕鲜血,不过她的双眼依然坚定的看着宋诚毅。

    “很好!”见罗舒不屈服,宋诚毅一次次的加大自己的气势,只是罗舒尽管已经被他压制的,七窍都流出了血液,她依然没有半点要屈服的意思。

    宋诚毅无奈的咬了咬牙,收回了自己的气势,冷哼一声,转身走出了凉亭。要不是现在还不是杀罗舒的时候,他刚刚一定会杀了她。不过她的忍耐力和韧性,的确让他刮目相看。

    看着宋诚毅渐渐远去的背影,罗舒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吞下一颗丹药,拿出手绢擦去脸上和耳边的血迹。宋家,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灭了你们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